返回列表頁

  • 大清晨在一綸的解說下,第一次了解一口氣禮佛的細節,原來,手不用舉高,直接從合掌吐氣往下,俯趴翻掌、收掌時,是止息,起身,是吸氣。練習幾次,發現,起身到最後,也會很自然地止息。有種做心肺運動的感覺,全身很快就從裡到外都發熱了。

    一口氣禮佛後,一綸請我們用回到正常的速度,然後真心誠意地對天地禱告,我跟老天爺說:親愛的老天爺啊,請您讓我能看見師所看見的,請讓我能超越表象、如實知見,永遠不要離開這個與神同在、虔誠信仰的感覺。

    用早藥石的時候,把眼睛打開,去看整個空間,我彷彿看見每個人的頭腦上方,飄著一些內心對話的雲朵,呵呵,我看到的是自己的雜念吧,真正看到心,不是你的心、我的心啦,而是我們共同的心,我們認真活在每一刻的單純的心。

    早晨才跟老天許願,馬上就收到了禮物,一個觸境。

    早晨,引領完經行,感覺自己沒有引領出感覺,到底是哪裡出問題?突然看到,我少說了一句話,因此,身的體驗,沒有銜接上心。那句話是:「當很認真地走著的時候,我們很容易感覺到那顆想要做對做好的心,自然的,也會看到每個人都有一顆想要做對做好的心,那就是我們共同的心啊,那就是不容侵犯的佛性。

    我想,當下,我就是因為沒有認得這顆心,才說不出來啊!

    下一支香在靜坐時,整個人就被卡住了,一直按到那個重複播放的開關,懊悔自己為什麼沒有說,根本無法安住在呼吸上。而且,越想把這個念頭推開,它就更緊緊地黏上來。

    我不想要這樣下去了,好痛苦!於是,把雙手合十,跟老天爺、跟最最愛的師求救:我願意讓自己完全透明,把我的軟弱、不安交出來,請您帶領。

    禱告完,我開始可以回來好好地呼吸,身體不再躁動難安。慢慢地,我可以一步步靠近那個令自己發狂的念頭,試著看清楚。我問:你到底在難過什麼呢?問了幾次,它終於回答:我怕別人不喜歡我。

    眼淚忍不住流下。昨天,前天,不是都也遇到一樣的問題嗎?原來,這個討愛的生存模式,和沒人愛的恐懼,是一個根深蒂固的制約,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解構。我看到,好多過去曾經聽到的讚美,被我給存了起來,然後,我就像是一個守財奴,守著一倉庫愛的贗品。只因我不認識什麼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愛!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準備好了嗎?(2012冬禪第六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做了戰爭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