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來禪修,就是來認識真心、認識我們的本心,認識什麼是當下,認識什麼是生死。

    在佛菩薩、神明眼中,每個人都是高貴,都是天子,都是天公子,每個人都是佛種,每個人都有佛性,是這顆心在作佛,不是他的出身高低,成不成佛,是這顆心在決定。每個人內在都是佛陀,佛成不成,都無礙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人跟動物的不同,在此。

    儘管如此,人還是很容易墮落得比動物還不如,不認識佛性、不認識佛心,就比動物還不如,怎麼說呢?動物沒有什麼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沒有什麼得失心,很快就放下了,動物要三心兩意是很少的,其實說人心猿意馬,真正心猿意馬的是人,不是猴子。絕大部分的動物是活在當下,因為牠們的本能跟大自然很契合。人呢?因為有很多的人為造作不自然,所以抓取過去、抓取未來,反而沒辦法在當下死死生生。每一個當下的死死生生,都是最好的狀態,時時刻刻都在重生,每天都在慶生,每天都願意讓過去死了,過去死的好處就是重生。我們最喜歡重生,過去死了就沒有過不去的事,過去不能死就是指過不去,過去死不了或轉不了境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也讓別人過不去。用死死生生的態度,就隨時隨地都在重生,那就沒有過不去的過去,也沒有轉不過來的悲傷。有種轉不過來的悲傷,有種過不去的懊悔,還要遠慮近憂,擔心恐懼還沒來的事,就因為我們自以為過去還沒過去,自以為所知所見都如實。

    我們在禪堂打坐,最容易體會的是這個心是不會動的,我們的本心是沒有在動的,真正的我是沒有在動的,文字上講無我也好,講真正的我也好,其實都是一樣的東西。真正的我就是無我,真正的無我就是心,真正的心就是空,空是沒有在動的,什麼東西在動,什麼東西在吸呼,知呼知吸的那都不是我,也不是心,也不是空,所有的東西都不會動,不是只有心不會動,樹也不會動,花也不會動,雲也不會動,草也不會動,海水也不會動。你看到了嗎?!

    你以為它們在動嗎?河流有沒有在流,沒有,水有沒有在動,沒有!會流會動的都不是它們的心,心不會流,風不會動,會流會動的都是來來去去的因緣。

    心臟有在跳嗎?沒有!跳的不是心臟,是種種因緣和合。你有在呼吸嗎?!沒有,心沒有在呼吸,呼吸的也是種種因緣和合。會跳的,不是我們的心,會呼吸的,不是肺部,是因緣在跳在呼吸。只要是心,沒有一個東西在動,禪修就是在體會這個,沒有一個東西在動。所有會動的都不是東西,都是因緣所生法。找到了這個不動,就是找到了心見了佛!你就會覺得什麼都是了,什麼都有了。

    剛提到,動物比人更能夠活在當下,真正心猿意馬的不是猴猿牛馬,是人。人失真了,失去了真心,沒有往內看,卻往外求,活在過去、活在未來,對現在有很多的不滿足,

    其實人的可貴在於他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人有眼睛,比任何動物都幸福,有耳朵,比任何動物都幸福,有鼻子也比任何動物都幸福,有嘴巴、有身體、皮膚...,比任何動物都幸福,人的六根都非常受用,所以我們從以前,從十幾年前禪修的第一天開始,我們就講,光是鼻子通就很好,只有人類才有的受用,所有的動物都沒有人那麼受用,但是人呢,特性就是很容易忘記鼻子通的好處,忘記有皮膚的好處,忘記有耳朵聽見的好處,光是六根的好處就可以讓我們無量幸福、無上滿足,不再有慾望,怎麼說呢?當你鼻子不通的時候你還會有什麼慾望?只有想通而已,只要鼻子通而已,當耳聾的時候,你有什麼慾望,沒有,你的慾望只想要聽得見,只要聽得見,什麼都好,可以想像貝多芬聽不見的時候,當對方講話已近乎用吼的時候,他還要請對方講話更大聲一點的難堪!

    有框框有虛偽,大家就沒辦法真,就不可能真,因為我們必須去符合那外在的框框,我們必須戴上面具,面具戴久了就拿不下來,我們失去了真,我們對人有很多的批判,就像我會去校正女兒的一隻手吃飯,因為我們家從小到大就是沒有任何一個人用一隻手吃飯,我以為這傳統是對的,偏偏我女儿吃中餐只用一手吃,而我偏偏要校正她,其實這個錯是我錯,不是她錯,她吃中餐只用一手,西餐才肯用兩手,那是她的自由,但是在華人社會傳統,這個自由通常是沒有的。

    真心沒有距離,因為世間在裡面,有距離的是身見,是心跑到外面去了。人與人之間本來是沒有距離的,因為欲望讓我們造作變得有距離。理想與現實沒有距離,都在當下的做自己的最真!最真、最好與最美,不可能在未來,因為未來不可求,最真、最好與最美一定是當下的至情至性!我們本來就是同一個心,心只有一個,同一個不動的心,任何會把我們分開的,都是造作。現實和理想本來就是一個,當下能把理想和現實分開的,是造作!

    有沒有離開中心線啊!

    在中心線呼吸,頭頂接天百會接天,額頭放鬆、臉頰放鬆,唇角放鬆,下巴放鬆,頸部放鬆,兩肩放鬆,脊椎從頸部一節節的放鬆,很認真的呼吸,在呼吸裡面感覺呼吸好安靜,會呼吸的不是心,心是不用呼吸的,會動的那不是心,不動的呼吸才是心,你有感覺呼吸裏頭的不動嗎?

    從不動的角度去看事情,一切都是不動的;從動的角度看事情,一切都是動的。樹葉有從樹上掉下來嗎?樹葉的心是不動的,掉的是因緣不是樹葉,世間所有的事情都一樣,心是不會動的,會掉的不是心,框是不會掉的,會掉的不是框,你有感覺嗎?

    打坐的時候有感覺有一個東西是沒有在動的,那沒有動的感覺真好,那就是一心,這不動的感覺要比喜樂還要進一層,喜樂還有動,到了一心是沒有動的。再從沒有動的一心再來看喜樂,在喜樂裡面又看不動,在喜樂裡再回來看尋伺的時候,連尋伺在動中都有不動,這都是心靜下來的大用,呼吸淨化以後,能量打開之後的一種覺受,不動如如。

    輕輕的覺受呼吸,品嚐每一口吸氣每一口呼氣,感覺呼吸的進出,沒有一絲一毫的雜念,有雜念就回來呼吸,回來中心線,呼吸越來越細,心也越來越清明,來禪修,你會看到,人可以沒有慾望,可以完全不動心,之所以動是因為真情流露,是因為慈悲,不是因為道德,是因為愛,是真正的愛在流動,若不是愛,根本不需要動,因為不動已經是寂樂了。這就是禪修的體會,你會有體會的,體會了呼吸,體會了中心線,就會體會不動就是寂樂了,因為不動就是寂樂,能量不受結使阻滯,能量就來了,從此,能夠輸出真正的愛,不會再輸出五蓋,因為你是過來人,經歷過了,你就會相信,是心是佛,是心作佛。

    人之所以有慾望,是因為他離開了六根,造作,太緊才需要宣洩,其實人最大的樂受,是精氣神飽滿,一個精氣神飽滿的人,不可能有慾望,有慾望是因為精氣神不足,才會缺東缺西,想要透過外在連結去滿足去彌補,禪修就看到,外求是沒有用的,世間在外面,心外求法是沒有用的。

    一個簡單的中心線呼吸,可以讓我們發現生命的秘密,發現人性最尊貴的寶,人性最尊貴的寶貝是因為這顆人人都有的不動心,人之所以為人,最尊貴的、最平等的、最自由的起點,每個人身上都有牟尼寶珠,不動心的寶,用不動心的寶看事情,就會很自然的看到世間在裡面,你根本不會想要去改變這個世間,因為這個世間什麼都有了,你之所以還會動,是因為真正的愛,因為人溺己溺人饑己饑,因為感同身受,因為你的痛就是我的痛。

    來禪修,體會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就是體會人性的尊貴。佛性不是成佛以後才有,佛性不容侵犯,就是自由平等的主權不容侵犯,不是說佛陀過去世是忍辱仙人,你就可以侵犯或凌遲,也不是說你還沒有成佛,你還沒那麼偉大,公權力就可以羞辱或霸凌。每個人都有不容侵犯的主權,不管偉大不偉大,不管有沒有犯法,都有同等的尊嚴。選舉時神聖的一票,不是只有投票時才神聖,神聖是終身的、永遠的,意思是侵犯任何一個國民,就是侵犯佛陀,因為佛陀「世間沒有別人」,因為佛陀永遠愛人如己。法律上有所謂褫奪公權,其實褫奪公權就是公權力撈過界,侵犯了個體的神聖主權!

    現代國家中,每個國民都有不容侵犯的主權,它的神聖性就是來自這裡,主權就是佛性,就是自由,就是平等,就是人性的最尊貴。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好像火的輕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準備好了嗎?(2012冬禪第六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