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綸明快的聲音,帶來有朝氣的一天。

    被同修們引領時,都會去仔細注意身心對文字還的反應,比如說一聽到「奧林匹克大賽」,整個人很自然就會像個運動員,整裝待發。透過觀察,試著去了解,什麼樣的描述,可以讓身心感覺打開,並且生出很自然的動力跟嚮往。

    上一次在禪修中引領,已經是一年半以前的事了,今天,要開始引領三天的經行。我試著去回想自己當時的優缺點是什麼,什麼經驗可以作為此刻的借鏡。這次,有幾件事情,是我想要克服的:一,用字要更簡潔,精準,二,留足夠的空白,讓同修們體驗,三,不要把打坐的時間拿來想要怎麼引領。

    第三點是最大的挑戰,有留時段給自己準備,不過,打坐時,還是會不小心想東想西,靈感和想蘊如何分別呢?目前的觀察是,靈感不會離開身體,而且,感覺流動放鬆,想蘊則會讓我的右手緊繃,整個下半身浮浮的,沒有接地,而且,常會一直吸氣、吸完憋住。

    這次師開示的「看想蘊在身體的藏匿點」,非常受用,回到當下的力道變強,而且很自然,終於沒有把整支香拿來想事情的離譜狀況了。

    早上,要引領前,有一點點緊張,看到自己的想蘊是──怕我的表現讓人失望。哈,偏離中心線了。看到過去的可意境,並沒有透過捨心淨化,才讓身體打結了!不過,一旦認得了,想蘊就沒有了立足點,立刻瓦解消散。

    我不是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也沒有得意和失意啊,我是當下最淋漓盡致的生命!因為我什麼都不是,我能供養的,只有這顆赤誠的心!

    要引領經行前,頂禮師,與師合一,當整個生命充滿愛,再也不想用力,不想造作了,只做最真的自己。

    想到媽媽生前,對完美形象的抓取,讓她跟過去過不去,未來也不能好好地來,最終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願這樣的苦,透過我的身心過濾,化作永恆的、對愛的淨信。

    上下午都連坐,痛的時候,有種很清晰的相信──痛是流動的,就像所有生命中的困難,它只是一個正在收縮的現象,一定會過去的。所以,根本不是我在接納痛,而是痛,讓我見證生命的流動。突然體會到,痛是一種「專心的愛」,專心去愛的時候,一定會痛的,因為看到自己還沒有全開,只會想要更開,天地密合。

    師說:「愛就愛到任何現實都分不開!」

    師的愛把我打開,再打開,繼續打開。師說每個人都沒有選擇,不活出法身,就會受苦。當下的生命,沒有苦,只有淋漓盡致的美感。

    每次上下座前,對著師的法座三頂禮時,都由衷地誓願:願生生世世皈依師,當下就做自己最真、最好與最美!最真、最好與最美不可能在未來,因為未來不可求,最真、最好與最美一定是當下的至情至性、至誠感通!

    每次頂禮,都感覺從百會到會陰全然的流動,看見師就在眼前。就如同師今晚的開示,「我們本來就在一起啊,心只有一個,同一個不動的心,任何會把我們分開的,都是造作。現實和理想本來就是一個,當下能把理想和現實分開的,是造作!」體會了無畏無藏無所造作的最真最流動,修行只可能勇往直前,永不退轉。

    下午第三支香,越坐越發現姿勢很不平,之前認為軀幹往右歪斜不可逆轉,所以總會把右臀墊高,但禪修幾天下來,地大還原,鬆了,身體自己開始歸位了,右臀無需再墊高了。下座後,在姿勢、動作間,時時注意回正,晚上上座,感覺到身體的中心線更通暢了。

    晚上恭聽師開示:

    來禪修,就是來體會,人可以沒有欲望,除了六根不通想要通以外的欲望,其餘用力都是造作。六根通本身就是滿足了。

    在禪修中體驗到,不動,才是無上的享受啊,但我們為什麼要動,動,是明白本心、真情流露,是至愛的連結!

    來禪修,就是來體會人性的尊貴。現代國家中,每個國民有不容侵犯的主權,它的神聖性就是來自這裡,主權就是佛性,就是自由,就是平等,就是人性的尊貴。

    佛性不是成佛以後才有,佛性不容侵犯,就是主權不容侵犯,不是說佛陀過去世是忍辱仙人,你就可以侵犯或凌遲,也不是說你還沒有成佛,你還沒那麼偉大,公權力就可以侵犯或凌遲。每個國民都有不容侵犯的主權,意思是侵犯任何一個國民,就是侵犯佛陀,因為佛陀「世間沒有別人」,因為佛陀永遠愛人如己。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捨心淨化能量(2012冬禪第三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越來越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