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禮佛+靜坐05:00~06:30

    孔萍引領禮佛,他講了五歲小女孩與爸爸的對話,說明「我是父母生的,但我不是父母的」,同樣地,父母也不是我的,身體也不是我的。禮佛前,做了好長的軟身練習,感覺跟不上。接著的禮佛,放鬆全身去觸,感覺每一個動作,反而身體很快就放鬆下來。

    接下來靜坐時,中心線很明顯,坐起來很自然,練習換鼻呼吸,沒有昏沉,也少有雜念。

    經行+靜坐:

    08:30~11:30

    師開示說:「身體是中空的,心是空的。」我們最困難的就是無法時時去覺知到心是空的。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都在想什麼?我們一直在鏡中看到內心世界的投影,所以感覺不到心是空的。李安的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裡少年跟老虎的關係在講的是什麼?我們心中的老虎是什麼?它有可能是慾望,是無法面對的缺點,或是過不去的過去。不管這老虎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它都只是我們心中的投影,最重要的是我們怎麼和這隻老虎相處。我們必須先接受老虎,走出和老虎的對立關係,才能面對它,才能改善和它的關係。

    讓我們從每一個呼吸、姿勢、動作中,去感覺空、感覺心。

    經行前先引領頂天立地的呼吸,從左腳湧泉吸氣到頭頂百會,再從百會到右腳湧泉的呼吸,連續數次,讓身體和呼吸調和。

    接著練習三步經行,提腳、移腳、落腳,練習約20步,再配合呼吸,一樣練習約20步。最後,作意無常、苦、無我,配合三步經行練習。 

    接下來一止引領靜坐,此時外面電鑽聲、敲擊聲不斷,一止請同修練習去看到聲音的空,配合磬聲一聲聲,感覺聲音從皮膚進來,又從皮膚出去,完全看不到聲音的干擾,聲音真的是空啊!

    接下來自行練習換鼻呼吸,看到腿痛不斷,雖然不是很痛,感覺是一種干擾,這樣的不能接受就是苦。內心不安,苦痛更甚。看到苦痛的根源是不謙虛,回到謙虛,去含容痛,讓全身不鬆的地方放鬆,再回到中心線,回到鼻頭的呼吸,疼痛不再干擾,身心也就安靜下來。

    靜坐13:30~16:30

    上座迴向後,很認真地調身找到坐姿的三角點,找到中心線,先做三個深呼吸,然後開始換鼻呼吸的數息,專注在數呼吸上,直到長呼吸進入短呼吸。這時隱約還有腳痛,但不會干擾,就繼續安住在觸點上,作意無常苦無我。久久,沒看到止息,回來面對腳痛,不斷地做吸緊呼鬆,腳痛就是頑固不去。感覺這個痛點就是我的小鬼,現在看到他了,他就無所遁形了。

    最後一支香,一無引領靜坐,他談到身體的水作意,當身體完全放鬆了,一杯熱湯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覺從食道到腳底的熱氣,身體鬆了,地和水會分離,不會頭重腳輕了。當他說到呼吸推拿庝痛,『不是我要呼吸來放鬆身體,這是造作,是呼吸自己來幫助身體放鬆』。哈!一語驚醒夢中人,不是我在呼吸,是讓呼吸自己運作。才放下我要的造作,一個輕輕地吸氣,再慢慢地呼出,放鬆柔軟地看著痛點,那像火一樣燒痛的感覺,一溜煙就不見了。

    18:00~19:00/20:00~21:00

    師提到打坐有想要達到什麼,就己經失去來禪修的目的。來禪修只要單純管好呼吸,看到可意境或不可意境,就去看到身體的對應點,看不到也沒關係,一樣回來好好的觀呼吸。

    慚愧這兩天的打坐,一直有想要坐到什麼樣的可意境,這樣的造作,讓觀呼吸的品質打了折扣。

    這次的禪修,雖然才七天,但是一定要做到時時觀呼吸,有中斷就回來看身體的對應點。

    第二支香聽到師開示1200年前藥山禪師打坐時都在『想不用想的事』,這一支香很單純就作意『單純不想』,將注意力放在鼻頭觸點、膻中到丹田,觀著呼吸,從頭到尾幾乎沒有想,觀呼吸也沒有被中斷。感覺這樣的單純真好,整支香的感覺真的是『天地位,萬物育』,身體回到自然的位置,所有的部位都得到最好的滋養。

    沐浴時有時間相,沒有做到放鬆。

    *今天作意平等心,要時時將注意力放在鼻頭觸點上。走路時、在齋堂、在寮房,都有注意到觸點的作意。在沐浴時,有時間相,失去對身體和鼻頭觸點的覺知。這是明天要加強用功的地方。

    *對同修的動作,習慣性要判斷時,作意回到單純、欣賞,看到每個人都是天生自然,這樣子的身心感覺好輕安。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聞聲救苦的小佛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鬆的感覺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