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基礎定課班第二堂課,一開始靜坐收攝,先稍微調整姿勢,由下往上,一層層建立姿勢的架構,然後,就很放鬆地交給身體,交給呼吸。去觀察吸氣吸完未呼之前,和呼氣呼完未吸之前的「空」。這個「空」,是時間的「味道」,是空間的「重量」,是時間與空間的「交合密碼」。不憋氣,留待惺惺寂寂自然的發生。如果感覺到了,可以更心凝形釋地去體會,呼氣後和吸氣後的張力,有沒有不同的感覺? 「有試著去感覺,但沒有感受到不同。」 「呼之後的停留很長,吸之後幾乎沒有。」 「很認真去找空,覺得頭腦也空了,但聽老師提醒說不憋氣,才發現自己在憋氣,重新注意呼吸後,很多的念頭又進來了。」 「腿痛,但是,呼吸的引力,大過腿痛的引力。」 我們通常講的「頭腦」或「念頭」,其實是六根之一的「意根」,記得師比較早期的開示中,曾講解雜阿含的這段經文:「六根各各自求所樂(各向己餌奔去),不樂餘境界,以繫縛故,各用其力,不能脫。」 六根都各有所好,它們各自奔向自己的所好,就好像魚急急奔向魚鉤,如果沒有覺察,整個六根就像魚看到餌一樣,衝向前去吞鉤,很容易受騙上當的。 五根是屬於活在現在:眼根看是現在看,耳根聽是現在聽,鼻子嗅是現在嗅(不會是嗅過去),眼耳鼻舌身所進行的是現在式。意根就不同了,有時活在過去,有時活在未來。 要讓意根回到當下,注意力就要有導向,去觀察時時刻刻存在的呼吸,是收攝意根最重要的方法。 跟學員們分享自己的故事,七年前的春天,要去以色列工作,去機場前,在家門口跟母親道別,當時,我心底升起了一個「不希望妳太依賴我」的念頭,所以,身體有點抗拒母親給我的擁抱,不允許情感自然地流動。五個月後,接到家人傳來噩耗,母親往生了。 後來,跟師學法,聽到師說:「可以對人好的時候不對人好,就是了去了。」深深感慨,因為恐懼而吝於表達自己的情感,真的是自己最大的遺憾和損失!可是,我要如何能夠時時刻刻對人好,不把自己的恐懼、憤怒、煩躁、不安…,投射在別人的身上?尤其,是那些最親近我們的、摯愛的人身上? 才知道,真情真愛,需要極大的定力,也需要極細膩的心啊。而定力,和心細,都是可以鍛鍊的。 「呼吸是風,風的特色是導引、調和,而且生滅、起落、開合、膨縮明顯。 能調伏身、口、意的衝動而使六根收攝,進一步才能坦然或超然面對一切受是苦(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都是苦),了解到有受就有染著,對一切觸沒有抗拒、執取,只有慈悲柔軟。常常看呼吸,心的空間會擴大。」 最年輕的欣佑說,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注意呼吸時,會比較不痛,但是,真的有效!我說:「因為,呼吸把我們變成小精靈,我們可以鑽進痛的內裡,不再用『我』來抗拒痛,痛,變得不那麼實在了。」她:「從沒聽過這麼好玩的解釋!」 「面對觸境,先回到呼吸,這不叫刻意遺忘,也不是壓抑,更不是逃避,這是如法面對。…觀呼吸的過程中,身心真的可以轉化成柔軟,沒有對立,沒有逞強,沒有非要不可,真的可以進退自如。進就是承擔,只以慈悲相待,退就是安住。進退都是為了少苦、離苦。」 我們來學習打坐,絕對不是為了身體健康,或為了追求特殊體驗。我們來學習打坐,是為了找到心,找到神,是為了時時刻刻都記得生命最大的動力。 我們一起聞思著師的法語,一整頁如詩般動人心弦的雋永文字~ …痛與空… 什麼叫神? 就是你的真心。 心,就是由衷到底。 由衷不見了,愛就不見了,對人的真情真愛就不見了。台語叫「無心著(dio̍h)無神」。 什麼是痛? 不能愛人如己,是痛, 對人流露不出真情,是真正的痛! 冷漠是痛,正因冷漠,就接不到天地間的最真最美。 每個人都屬於真正的愛, 找不到,就是生命的最痛! 宗教在耳提面命提醒的就是這個,因為這個我們最容易「 失神著(dio̍h)失真 」, 一切的愛都從神開始。 一切的愛根源在哪裡,情愛從哪裡來?生命動力從哪裡來? 每一堂課都要跟這個有關係,叫做皈依, 呼吸的目的不是在解除痛,而是透過痛來練習呼吸。 練習真情流動的呼吸!在苦難裡面呼吸!在挫折裡面呼吸! 痛只是一個表症,痛不是痛,痛是穿不透、流不過的倒影。 痛來了,像子彈來,子彈怎麼接? 一顆子彈可以躲,千彈齊發、萬箭攢心,怎麼躲?交出去!投降? 色身為什麼那麼的實在呢?色身為什麼空不了? 痛的目的是在鍛鍊這個空,注意力完全在綿密的呼吸,身體就空掉了! 當身體很鬆很鬆、鬆到接天接地的時候,就覺得身體與天地同寬了。 目的不是在免痛、不是要讓身體免於疾患, 目的是在調整身心,健康不健康全交給神! 透過呼吸、透過姿勢、透過空,與至純至性的神,建立真正正向的能量。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對人性有信.對人權有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幸福的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