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寂告訴我,她曾皈依兩次。

    第一次皈依之後,她突然看見自己充滿了貪嗔癡,完全無法接受自己,師的一句「做淑芬就好」救了她。那段期間,她也曾一度對所有的法語都失去了感覺,感覺自己什麼都聽不懂。跟師求救,師問:「什麼是沒有我,只有法?」那年,隨師行,師就以「沒有我,只有法」為題,一路講到了禪修。

    禪修的某一天,她突然看到,她只是在一個收縮的狀態而已,而她一直抗拒進入那個收縮的狀態。理解了以後,她好開心,找師獨參說:「沒有我,只有法,就是只有收縮,膨脹。」禪修後,她又是一寂了。

    我想,這個午後,短短的這段路,將會永遠地烙印在我生命中。我看到,生命永遠有進有退,有力氣承擔,就進一步,無法承擔時,就退一步,不管進或退,最重要的,是守護自己的最真!一旦失真,所有的做,都是造作。

    「為什麼會失真?」

    「因為對真還不夠相信。」

    回觀這些日子,寫日記時,常感覺寫不進自己的內裡,原來,我在怕!我不敢直視自己,因為我不相信真正的我,就是至純至性!因為不相信,所以,我得用上分分秒秒,用盡所有的力氣,來防堵我自己

    師說:「法就是做自己的最真最好與最美,有什麼難嗎?」「先確保有真的品質,才能有生命力盡情施展的量,當質量勻稱,就是美。」

    跟師Skype後的那數十分鐘,感受到今天最強烈的風暴。

    最後一個話題是關於聖脈的對外活動,師說,同修看到主持人失焦了,應該及時干預,而干預的方式,是從新人的角度提出問題,幫新人整理他們的不解,或是想要聽到而沒聽到的。這就是「沒有人我,只有法」。

    Skype完,就下線了,坐在電腦前面的我,體內卻像要大爆炸,甚至,有種想對自己施暴的衝動。最近,這樣的激烈反應讓我覺得很可怕,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生病了,體內的化學反應失調了?

    坐在電腦前,我閉上眼睛,用呼吸和不動姿,陪伴身體裡面的撞擊,感覺力道被呼吸的大海一點一滴吸收了。

    起身經行,一面配合呼吸走著,一面觀察:什麼讓我離開了當下?

    我感覺到我身體裡面,有著一個很強烈的見解,她好像一頭受傷的野獸,任何時候,只要牽動了沒有獲得認同的記憶,她就會跳出來,試圖反擊。我感覺到她凶狠、躁動的底層,是抓取不得的無助與孤單。

    我繼續用極緩慢的步伐走著,帶著身體裡面那頭受傷的野獸,一起走在當下。當呼吸變慢,也變深時,突然有種水的沉落感,沉落到底後,感覺輕安、乾爽,好像浮上了水面,親吻了天空。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開心的深心信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小時候家裡開棉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