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一晚,跟同修們一起虛空禪坐,感覺整個脊椎劈劈啪啪地放電,腰椎處酸酸的,感覺從薦骨到後腦的震動,好像被水波按摩了,身體不只是昏沉,它根本想要罷工。
    坐到9點45分,離大家上Skype討論還有15分鐘,可是,無法維持坐姿了,更無法保持清醒,上床睡覺。一睡到第二天早上,睡了十一個小時,才感覺足夠。
    起床時感到微微的蔭鬱,主動做了幾回合呼吸法,然後打坐,脊柱接天接地,生命的意義重新歸位了,靈動的感覺流入身心,頭腦的運作力回來了,與所見、所感、所想之間,彷彿多了澄澈清明的空間。
    彷彿記得師開示過,「慣性」跟「自然」是不一樣的。用「我」來反應,叫作「慣性」,「無我」,才是一種「自然」的狀態。
    師示:
    「『我』是一個不自然的狀態,因為我跟你對立了才有我。...佛性是一種很自然的狀態、很自在,因為它沒有恐懼、沒有緊張。通常會有恐懼、緊張,好像有一個我在那裡,也不是我要它緊張,但它就緊張了,也不是要胡思亂想,但它就胡思亂想了…裡面有一個『我』很怕,怕受到傷害。
    我們講的無我是一個很『信』的狀態、相信因緣的狀態。他是相信的、他相信每個人想要做好,所以他不會跟人家對立。他如果看到一個人做不好,他看到是他不會做好,不是他不要做好,所以他就沒有對立。」
    無我,就不會白費力氣跟自己對立,就會知道可以做什麼。所以,無我的自然狀態,其實,是充滿動量的!
    ~~~
    下午在中心教定課班。上一堂課,介紹了呼吸的生理機制,這堂課,進入脊椎和中心線的主題。
    在投影片中,看到一節節脊椎骨所保護著的脊髓,也看到脊髓的不同區段,對應著不同的臟器…光是看到如此精密的設計,就覺得身體真的是造物者賜給我們的一份厚禮,蘊含了造物的無限美意,我們怎麼還能小看自己?
    「也許你不敢說自己的心就是佛菩薩的心,你的心就是主耶穌的心,但是你絕對有立場可以說這個身體就是上帝的身體,就是主耶穌的身體,就是佛菩薩的身體。
    我們的六根跟主耶穌跟佛菩薩沒有兩樣,把身體解剖開來,把頭蓋骨打開,胸腔打開,肚子打開,主耶穌、佛菩薩的器官跟我們長得一模一樣,我們沒有比主耶穌少一根筋,沒有比佛菩薩少一塊肉,唯一不同的是,我們常常太緊了,常常在觸境的時候,只有局部的收縮膨脹,沒有讓身體發揮它的智慧。」
    講義的標題是「能量轉化的關鍵──全觸」,乍看之下,全觸跟中心線似乎沒有關係,然而,回到身體的觸,用意是接到中心線。用全身來觸,迴歸中心線,也就是讓佛菩薩、主耶穌一體承受,接天接地。
    因為那才是本來面目,那才是細胞層次的東西。
    練習,不管有什麼肢體感覺,情緒,或念頭,試著用全身去接受,然後將訊息傳回脊柱、傳回中心線,中心線就像避雷針,將來自於內於外的各種身心衝擊,往上或往下疏導,於是,不是我在承受,而是天地。
    時時刻刻找到身體的中心線,就是最省力、最不用抗拒地心引力的姿勢。時時刻刻找到心的中心線,又是什麼意思呢?問大家的心所依準的信念是什麼?
    「無私。」
    「接受當下每一刻。」
    「真正的平靜。」
    琦珍說:「我覺得我嚮往空,但也嚮往滿溢的愛。好像是兩個互相矛盾的概念。」
    我說:「不會啊,正因要裝滿愛,才先把自己空掉。」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慶祝有生命力的紀念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人性有信.對人權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