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汪洋大海中,一艘救生小艇,少年PI與老虎同在小艇上。如果你是少年PI,你會如何自處?」

    一心一起回溯關係補給站的種種,一心也說出了心中少年PI與老虎之間的關係。一心的架構很簡單,她以為我會跟她一樣簡單地介紹這個故事,卻沒料到一三忠於原著,竟將故事搞得很複雜。事實上,如果早些聽到一心的架構,我會馬上修正的。

    一心說她比較不擅長說法,之前和一止合作,她通常只負責帶體驗,而一止會幫忙在體驗活動中連結法義,當知道一三希望一心在體驗活動中自行引伸法義時,一心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一心的說法,超乎了我的想像,一直以為她在這方面是得心應手的。跟一心坦承,當初請她引導挾筷子體驗時,始終認為她會跟韻雅引導我們時一樣地收放自如,一心她沒參加韻雅的那一次引導,而這也是我的首聞。

    談到這裡,才發現我跟我的搭檔,還有很多細節沒說到,我們對彼此都很陌生一心說她有卡到,難道一三都沒有?事實上,當我知道來賓通通沒看過這部電影時,我就感覺到大事不妙了,如果老虎代表「卡住」,那麼第一隻老虎已經出現。除了這一隻,後面還很多隻,比方說來賓呆滯的眼神,因為沒看過而拒絕分享,還有希望老同修幫忙做球時,卻聽到一寂的老實說(對李安這部電影沒有感覺)。在台上,我只能往前走,只能積極另謀策略,不能讓負面想法盤據心頭。我想,少年PI在小艇上的感受,應該跟我是一樣的。

    一心說,當一心起身接棒,所說的第一句話竟是:「相信大家都已經聽得霧殺殺,需要透過伸展身體來舒緩….」其實,在那時候,一心的那一句話也是代表「否定前面」的老虎。後來,當知道同修們反應體驗時間過長時,我彷彿看見了溺水的老虎,而我只想伸手拉一心一把。事實上,一心會寫致歉信給我,也是在做同樣的動作--拉溺水的老虎一把。

    晚上共修,和同修們分享了這段「虎口餘生記」,也發現只要沒有做好準備,我們的每一個觸,都會像在老虎嘴中拔牙一般危險。然而,值得慶幸的是:在聖脈,我們都有機會問老虎在想些什麼,而機會就在我們回過神來,就在單純、主動、由衷、謙虛、認真、浪漫的每一個當下。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寧知世間有奸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彼此眼中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