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博人與國際友人今天也在英國倫敦遊行抗暴)
    今天,是圖博抗暴53週年。用完午餐,前往忠孝復興站集合,參加圖博青年會台灣分會所舉行的紀念遊行。
    遊行傳單上寫著:
    「西藏在歷史上是一個獨立國家。半個世紀前,中共入侵西藏,強迫藏人簽訂《十七條協議》後,卻完全不遵守協議,肆無忌憚地顛覆藏人原有的政治和社會結構,迫使藏人奮起反抗。…
    1959年3月10日,中共邀請達賴喇嘛到中共軍營賞戲,…數萬名懷疑中共動機的藏人紛紛趕到夏宮諾布林卡,阻止達賴赴約,結果,遭到中國政府殘酷的鎮壓。在其後的20年中,有120萬西藏人非正常死亡,六千餘座西藏寺院被摧毀,西藏文字幾乎被全面禁絕使用,十萬名藏人流落異鄉成為難民。
    從此,和台灣『228』一樣,『310』成了西藏人民心中永遠的痛。…」
    其實,1959年達賴所領導的政府流亡至印度,隨後建立民主制度,其議會早就決議不以「西藏」、而以傳自波斯的突厥語Töbäd「圖博」一詞(英文音譯成Tibet),作為其國家的漢名,一則擺脫中原大漢沙文意識,二則恢復圖博實質的領域,包含藏、安多及康,避免圖博繼續被矮化縮小至僅有「西藏自治區」。
    本次遊行發起團體之一「台灣圖博之友會」是華文世界第一個正式以圖博稱之並命名的團體。不過,遊行活動中,為了讓一旁經過的路人了解方便,大部分還是沿用了「西藏」一詞。
    今天,透過參與310圖博和平抗暴紀念遊行,重新學習了中國共產黨非法入侵並殘害圖博人的歷史,就好像今年第一次透過參與228遊行,重新學習了中國國民黨非法接收台灣並殘害台灣人的歷史。如果,歷史無法走入我的生活,那我就主動走向歷史吧,透過遊行活動的參與,我謙虛地向歷史學習,好奇地跟歷史對話。
    前幾天與同修們開會時說到,我們應該要收集對台灣人來說真正重要的日子,透過對這些日子的紀念,來重新了解台灣的歷史,與台灣的土地連結。我們要拒絕被動接受國民黨統治集團餵養我們的,與光復、行憲、蔣公、國父有關的紀念日,也要將那些被購物、狂歡、渡假給空洞化的節日,重新賦予意義。
    我們要製作一個真正屬於台灣的月曆,讓每個日子都訴說著精彩動人、發人深省的故事,來提醒我們,我們的前人做了什麼驕傲的事、愚蠢的事,我們該如何傳承他們的精神,該如何從錯誤中學習。
    開會的那天正好是3月8日,有人馬上想到:「今晚,蔣介石調派的憲兵和陸軍,正兵分兩路,從基隆港和高雄港登陸,血腥肅殺,才正要開始…」,其實,二二八的屠殺不是只有二二八那一天,綏靖屠殺,清鄉掃蕩…,一直到5月16日政府解除戒嚴,才暫告結束。
    我們又想到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殉道之日,應該要成為台灣的「言論自由日」,還有1986年5月19日,黨外人士以「紀念台灣戒嚴日」為由,發起「519綠色行動」,要求當局「100%解嚴、100%回歸憲法」,迫使政府終於在1987年7月15日,宣佈解除長達37年的戒嚴,1992年5月15日,廢除刑法一百條「言論內亂罪」及「陰謀內亂罪」,,奠下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發展的重要里程碑。。0407, 0515,0519, 0715,都是多麼意義重大的日子,多麼豐富的人權、憲法、歷史教材!
    今日,與我們同行的,有位來自中國的交換學生,是同修們昨天在圖博影展認識的,宥娟說,播放《撥雲見日》時,看到他頻頻拭淚。他能夠勇於面對自己國家的暴行,並以行動表達自己對圖博人的支持,我很佩服。他說:追求幸福的生活,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以及自然的願望。
    遊行結束後,我們一行人在地下街喝茶、互動,他每次說到「大陸」,就好像觸到了我內心的警鈴,不得不跟他解釋,把「大陸」改口為「中國」的必要。
    「大陸」是個謬誤的稱呼,「台灣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是個謬誤的歷史觀,「台灣是中國的一省」就像「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宣示中國是其固有領土」一樣的荒唐,而「民國38年中國內戰結束後,台灣跟中國分裂」更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一句話,因為,台灣跟中國的內戰一點關係也沒有!
    台灣人若要走出晦暗不明的曖昧狀態,重塑國民主權,確保領土主權,就要從這些日常生活的瑣碎細節開始,不要再身不由己地沿用這些謬誤的辭彙與觀念了,從現在開始,使用正確的辭彙,認識正確的歷史,慶祝真正有意義的紀念日。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回到最單純的嚮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嚮往空也嚮往滿溢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