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一個人去看了一場適合自己一個人看的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提早到華鈉威秀影城,拿到了預約票,就去美食區用晚藥石。一個人出來的好處是放鬆自在,無掛無礙。難得到鬧區來,我感覺好像進入城市叢林,突然從幽靜的一角,被丟進喧囂的夜總會,而別人看我應該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不協調。雖然週遭的人聲鼎沸,放鬆的身體變成聲音的過濾器。而以慈悲喜捨的六根去觸,感覺每一個人,每一項事物都好新奇、好美、好可愛。

    開演時,我在劇場的右前方角落,盤腿放鬆地坐著,專注地聆聽、觀賞,就好像是全場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看電影。

    因為先前看了同修有關這部電影的描述和心得,多少對它有些先入為主的想法和期待。在觀賞時,儘可能讓這樣的想法歸零。

    李安不愧是『台灣之光』,名符其實的國際知名大導演,感覺他將這本書的內涵詮釋得非常好,讓觀眾盡情享受電影情節的同時,也在內心深處升起對自身生命的意義的探索,和對至高無上的神的遐思。

    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天,感覺內心深處隨時都是在面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景象。大海不正是我們的茫茫人生嗎?老虎不就是我們的慾望嗎?在茫茫人生中,我們時時刻刻面對著我們無法滿足的慾望,稍一不注意,我們的本心(少年派)就會被吞噬了。溫馨的大地母親(紅毛猩猩),怯懦的苦難眾生(受傷的斑馬),都被貪梵的世間文明(班點鬣狗)劫掠了。而這世間文明(班點鬣狗)又被我們的慾望(孟加拉虎)給吃掉了。

    當少年派看到老虎的眼神,那麼地澄澈、無辜,他放下了斧頭,還好他沒殺了它,如果殺了它,少年派將失去活下去的鬥志和毅力。然而這慾望的老虎是無法被滿足的,少年派必須降服這隻老虎,他用適當的餵養和引導來控制它,同樣地我們必須面對內心的這慾望的老虎,讓它適度地被滿足(知量),讓它跟我們和平共處。

    我們還在人生的大海沉浮的時候,只有在面臨像暴風雨這樣的生死關頭,我們的慾望才會完全蟄服,我們也才願意向至高無上的神臣服,也只有完全交出去、完全地臣服了,我們才可能脫離生死的關頭。

    在面對美麗幻境的時候,我們讓慾望之虎盡情享受,而我們的本心也很容易迷失在這樣的幻象之島。世間到處是這樣的幻景,而世人也都是沉迷於這樣的享樂之中,最後白白消磨了這一生的福德慧命。

    當老虎看到少年派臉上喜樂俱足的微笑時,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我們的慾望在我們到達彼岸(證解脫道)時,會自然就消失不見了。

    這真的是一部值得一個人細細品嚐、深深回味的電影。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他那難以置信的神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去偽存真是自由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