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做了一個夢,去了一個地方,那裡關了一些人,打聽之下,原來是一處修養院,裡面的人,不是患有精神問題,就是憂鬱症的患者。去找負責人溝通,告訴負責人,我會治療有關精神問題的病症。於是負責人找來病患,請我示範治療方法。

    我請負責人準備一套桌椅,再請病患站定位置,聽我的口令動作,請病患正知步伐的走向桌椅,先有念頭,後有動作。早到桌椅前,先有念頭(坐下),再入坐,每一個動作都是如此練習。管理人看到我教導的,開心的說,就這麼簡單,就可以幫助病患了嗎?

    一早醒來,覺得空氣很糟糕,但是雨停了!盡快的用完藥石,就帶狗上山去,找一處安靜的地方打坐休息。

    今天本來想參加台北聖脈的聞思班,誰知,台北聖脈中心的聞思班,已結束了。

    打電話給一寂,她建議我去市民大道,參加遊行抗議活動!

    但是,我懶得出門,因為台北的交通路線,我不熟悉,只要出門,我的身體就變成空氣濾清器。我只想呆在岳家附近的小山中,靜靜的思維著生命!

    在岳家沒事,就跟岳父聊天,談公共議題。長久以來的互動,年齡大的岳父,也能聽進我講的話,不再自以為是的跟我抬槓了。

    當我跟岳父聊天談新聞時,岳母也站在一旁聽我們講話。

    我很高興能夠跟年老的岳父母,談公共議題,談普世價值!這是在幾年前,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可見得,自己的改善,是可以帶動家人的改變。

    第二天陪伴岳父去醫院檢查身體,我不認識路,岳父很開心的帶領我坐捷運,轉車,走捷徑。好像是岳父陪我來醫院。

    在等待看病時,我盤腿靜坐等候。
    岳父很快的看完病,看到我在靜坐,就在一旁等待。

    等我下坐後,岳父問我:你靜坐的時候,臉色好紅潤喔!
    我告訴岳父:當我們靜坐放鬆後,臉孔的微血管都通暢了,所以會顯得紅潤。
    岳父:喔!打坐那麼有用。
    一無:當然囉!你看我的血壓,三十多年來,都沒變過,都在110上下。
    岳父:喔!打坐跟血壓也有關係啊?
    一無:打坐對血壓的健康,最有幫助了。

    離開醫院,等待公車的來到,當公車停站後,岳父看了一下車號,並不是我們要的車號,但岳父還是問了司機:請問,有到捷運站嗎?

    司機:有啊!

    於是跟著岳父上了公車。

    公車開到十字路口的站牌,停了下來(捷運站在左前方的路口),司機喊著:要搭捷運的,請在這裡下車,車子要直行,不左轉。

    岳父聽到司機先生的話,開口質問司機:你不是說,會經過捷運站嗎,怎麼又趕我們下車,明明不到捷運站,卻說謊!騙我們上車,真是莫名其妙。

    司機先生被罵的莫名其妙,不知所然,只能瞪眼看著下車生氣的岳父。

    看到這個觸境,就知道這是一場誤會。

    告訴岳父:司機先生還年輕(四十歲左右),他不懂老人家,人老了,多走幾步路,都是負擔啊! (八十四歲的岳父,膝蓋與腳底神經,都不是很俐落了,雖然知道走路對退化的膝蓋與神經有幫助,但也不能走太遠)

    岳父聽到真實的話,立刻接口說:對嘛!等他老了就知道了。

    在捷運車上,看到臺灣人的可愛。只要老岳父上車,就會有人起立讓座。
    但是,也有一些不討人喜歡的可愛,有人將博愛座讓給我坐。
    我有那麼老了嗎?
    唉!歲月不饒人啊!
    雖然說,人老心不老,但是,那些不太可愛的人,還是用愛心來提醒我,老囉!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探討老天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反覆聞思的法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