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在濕冷的天氣中,到西門紅樓觀賞聲動劇場的演出「我是這麼想你──台灣!」

    提前抵達,和弟妹閒聊時,問他們知道最近大家熱烈討論的「陳為廷禮貌事件」嗎,他們倆雖有看到相關報導,但對於詳情不太清楚,藉此告訴他們,媒體斷章取義報導的失格,以及青年學生站出來反媒體壟斷的串連。就在這時候,旁邊的一位中年女子也加入了討論,表達她對馬政府嚴重傾中的不滿。雖然我們彼此都不認識,但對馬政府的失望已成全民共識,大家的心自然地凝聚在一起,也希望能為這國家做些什麼。

    上了二樓表演會場,我的工作是,負責邀請來參加的朋友寫出對台灣的期許與祝福。當來到一位年輕男士面前時,他困惑地問:「為什麼要為台灣祝福!」回他:「台灣目前遇到了很大的困難,需要大家集體正念的祝福迴向!」他問:「台灣有什麼困難?」一問之下,才知他是剛來台灣出差的中國人,來自廣東,利用出差的幾天,來欣賞表演。

    跟他分享:台灣的馬總統過渡傾中的種種政策,就是在實踐他的統一大夢,他選前口口聲聲說愛台灣,但一切都是在騙選票,選上之後,所作所為像極了臣服於中國的區長,完全不顧台灣國家的主權和人民的意願。台灣的前途,要統要獨,需要全民一起來公投決定,不是馬英九一個人就可獨斷的,這是民主最基本的精神。

    你知道中國一直用飛戰對準台灣、脅迫台灣不能獨立嗎?(他點頭)。

    其實,中國和台灣可以是兩個各自發展的兄弟之邦,彼此互相尊重,互相成全,這才是兩國人民最大的福祉。如果兩國之間,勇敢地走出過往歷史的重重糾葛,用真誠的心來對待,中國政府能尊重台灣大部分人民的意願,幫我們成為一個小而美的獨立國家,我們也以這幾十年來所走過的努力,幫助中國成為一個有文化又有民主的大國,讓人民活得更自由、更富足、更祥和。這樣的畫面,你仔細想一想,不覺得很美嗎?(他很認真地聽著,看到他的眼角泛著淚水!)

    後來,談到法輪功被中共的迫害,他提出反駁了。他說,法輪功是邪教,領導人有政治目的,大部分的信眾都是盲從者,本來就該被禁止。告訴他,生活在中國的老百姓,很多訊息都是被封鎖的,中共一開始是大力鼓勵法輪功的,認為那對全民健康有很大的幫助,但當法輪功信徒逐漸增加,甚至比共產黨黨員還多,他們開始害怕起來了,擔心這股力量會動搖其政權,態度才180度大轉變,不但禁止集會,還捕捉、迫害一些幹部,有很多被抓的信徒,還被活活摘下器官,做移植的變賣,實在很沒有人性…。

    這位年輕的男士聽到這裡,只是睜大眼睛看著我,是震撼嗎?因為表演就要開始了,只好由衷地跟他說,你不一定要相信我說的,但在停留台灣的這幾天,你可以再多跟不同的人接觸,多聽聽看其他的人怎麼說,希望那樣能幫你發現更多的真相、開展更大的視野。最後彼此祝福在各自的國家多關心政治、多付出一點自己可以做的事,並期待下次他再來台時,可以到聖脈泡茶敘舊。

    接著,帶著滿滿的歡喜,欣賞韻雅的演出,感受韻雅整個生命融入地歡唱、低吟,她的聲音,如潮水的波動,震開了身體的每個細胞。

    她這次的曲風都精準地扣住台灣的土地、民情和歷史,在她娓娓道來與輕妙的歌聲中,自然地喚起生命中曾有的記憶與濃濃的情感,台灣,一個多麼美麗的國家,身為台灣人,我們要繼承前人以血淚的耕耘,更用心護衛她永續的生命。

    「微星之光」,是獻給鄭南榕的一首歌,也是紀念台灣傳承的民主運動聖火。在韻雅一次又一次輕柔的問:「你疼嗎?」想到Nylon不惜以烈火焚身向暴政發出最大抗議的勇者無懼…,感動地潸然淚下。旁邊的位子,也不時傳來啜泣聲,那是菊蘭姊對Nylon很深的思念!

    另一首也是很感動的「鬼湖之戀」,聽得叫人全身酥麻。魯凱族的巴冷公主,不顧家人的反對,堅持選擇她的真愛,嫁給鬼湖的蛇郎君。她哀傷地告別家人,也聽到家人切切的呼喚,就這樣,慢慢地走向蛇郎君所住之處,直到頭頂終於整個沒入湖裡…。

    輕閉著眼睛,身心全然的空與鬆,此時,浮現了德瑞沙修女,她為了生命中的最愛──神,將其一生用來祀奉神,義無反顧地別了家人,來到印度加爾各達最貧窮的地方,把自己變成和窮苦的人一樣窮苦,在窮人身上看到上帝,日復一日地為他們清洗、包紮,始終以喜悅的微笑服侍。她的身影越來越遠,從此離開了所愛的家鄉,追隨至愛而去!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無我」當體即是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傾城的在地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