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為小,我們還聽得到每一個人的聲音,還看得見每一個人的面容;因為小,我們懂得被強權欺壓的處境,所以,我們能站在弱者的一方,能包容多元的價值觀、性別傾向、政治立場、生活選擇;因為小,我們更體會到頂天立地、獨立自主的重要。……….因為小,我們有機會是好國好民。」因為小,我們有機會…心裏同步按讚,因為深有同感。

    雖然,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秘書,但十幾年來的小秘書生涯,讓我真的見證到了:就是因為「小」,需要承擔較細節的事,反而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我經手的信/信封,一定會確認我們的國名是Taiwan,或者TAIWAN,沒有其它多餘的會讓人把我們和別的國家名字混淆的字母。「名不正則言不順」,這是少數讓我記得住的文言文(因為有經過長時期的體會印證),所以,有些「小」事,我會不厭其煩、心甘情願的堅持,因為,某些信一到了國外,至少至少會有三個人經手,假設一次十封信,那麼就在無形中把這個國家叫Taiwan的印象烙在至少三十個人的腦海裏。

    馬政府一天比一天誇張,竟然讓外交部專拍不實廣告,與此對比,我覺得我做的事實在多了。

    幾年前合作過的一個東南亞國家的政府部門,他們這計劃的負責人是部裏某處處長,但這位處長屢屢來信說經費又不夠了,又要再追加,而追加過又要再追加,到後來,我們大概清楚了,這裏頭有鬼,而也從之前和他合作過的同仁那兒得到一些確認,但,似乎除了一再找理由拒絕,也好像沒法怎樣,但又得拒絕又不能撕破臉,每次總是讓老闆很煩很傷腦筋。後來,剛好有個機會在另一個計劃的會議遇上國部長的助理,這位助理曾來台灣當過學員,我於是提了這個困擾,我說那位處長一再一再如此,給我們感覺很不好,而且我們這計劃在貴國的所有的連繫都得透過他,所以他就是貴國的代表,無形中我們會覺得所有貴國的人都是這樣。

    這只是會議的參訪活動中,跟老朋友很自然的聊天,聊天中很自然的抱怨,我也只是分享了我們真實的困難和感受。沒想到,幾個月後,老闆很如釋重負的跟我說那位處長被調離政府部門了。後來我回頭想想,會不會這不只是巧合?......

    最近所屬單位承辦一個國際會議,當然又有許多瑣碎的小事,但我能感受到自己是喜心承擔的,因為清楚那背後可能的影響,就像上禮拜接待兩位外賓,也因為我職位的小,可以很輕鬆自然沒有壓力的分享,然後,不只把這一兩年薰習的義饒益用上了,也適時幫對方建立信心,而從之後得到的回應,我知道了他們也跟我一樣受用,包括從台北陪同他們來的政府官員。

    此時想到了「嘰哩咕」,他希望變成跟一般人一樣大的身軀,爺爺告訴他:正因為你小,所以你能夠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怎能看不起「小」?

    前幾天又收到行政高層寄來的「緊急」e-mail,又是立法委員要來,又要我們穿戴整齊、注意環境之類,讓我立刻聯想到小時候的「督學要來」,所以要「加強清掃、帶手帕衛生紙、不能帶參考書」…。當時我會想:「為什麼督學來了就要這樣?督學不來就不用?」但戒嚴時代的小孩哪敢說什麼?後來,長大了,台灣民主化一些了之後,才知道:我們的教育讓孩子從小就習慣「作假」,也就難怪會有「偽善」的教育部長了。

    說到小學時,還有件事印象很深刻:課本上總說著要「選賢與能」,但每次要選家長會長,單子拿回家,爸爸總說「有錢的人才能當」,我總是不解,但真的每次都是大家公認最有錢的那位家長被選上。「課本是一套,事實又是一套」,從我們每個國民小的時候就這樣示現著,讓我們對於虛偽、造假,視為理所當然。

    於是乎,更清楚了:如果我們不從孩子「小」時候就讓他們能夠做最自然的人、最真誠的自己,那麼,三四十年後,司法出現做偽証的特偵組、辦綠不辦藍的換法官、捨不得薪水減半共體時艱的總統、黨政不分的黨主席兼總統…,一點都不奇怪呀!

    所以,也不能輕忽一個身口意的疏失,否則,它很可能成就將來許多的「大惡」。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那年我大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家的心都是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