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連續幾天讀了很多關於反媒體壟斷運動的報導,在臉書上,如果有人轉貼什麼內容,我都會先讀過,再轉發,不過我也發現,很多人只是按讚,卻沒有真的讀,可以了解,在這樣一個資訊被速食化的時代,很多人不會花時間咀嚼。

    另外,也發現,當我讀到看似與自己相左的意見時,會升起抗拒,突然之間,我的判斷力,好像不管用了,我的眼睛,會把字跳著看,這時候,我就會先放著,去做別的事,過一會兒,再回來讀看看,試著去讀到那個人真正的心意。

    體會到,臉書雖然是一個快速傳播資訊,串聯同好,討論交流的平台,但因為我們常常只加入跟我們同質性高的朋友,我們還是很容易只看自己想看的意見,在自以為的大多數裡面,感覺良好。之前幾次活動,網路上好像氣勢很大,實際上都大不如預期。總覺得,要仿效那些離開鍵盤、實際下鄉,去跟農民、勞工們站在一起的年輕人的精神

    於是,決定去路上找陌生人對話。面對面的交流,至少會比起電腦或手機螢幕,多了些人的溫度,而當更多不同的感官被開啟時,互動的品質,截然不同!

    本來想到新店捷運站外,但考慮到交通樞紐附近,人們總是匆忙的,有要去的方向,所以,選擇到碧潭邊,在那裡的人,心底至少有些空間,可以接受一個陌生人的邀請

    我的動機很單純,就是希望透過簡短的討論,讓更多人主動關心媒體壟斷的問題。要不要拍照上傳以響應「反對媒體壟斷,捍衛新聞自由,319鄉站出來」的活動,都還是其次,不是目的。

    「請問你有兩分鐘嗎?」就從這裡開始。

    第一個碰到的,是一對來自新加坡的旅人,聽我簡短解釋後,馬上理解,並願意拍照。

    之二,是一位帶著自行車的年輕男子,他看了我一眼,就揮揮手說:「不要不要。」

    之三,是一對中年女子,身旁也停著兩輛自行車。年紀大的那個,從頭到尾都哀傷的臉,沒有要交談的意思,於是,我跟年紀較輕的那位對話。

    首先,自我介紹:「我是一個台灣公民,今年35歲,職業是瑜珈老師,我現在所做的,沒有透過任何人的贊助,是利用我工作的閒暇,完全志願的行為。」她點點頭。

    「請問,您知道壹傳媒併購的案子嗎?」

    「有。」

    「您知道這個案子的重要性在哪裡嗎?」

    「不太清楚。」

    「如果這個案子通過了,台灣將有一半以上的媒體,由傾中共的財團掌控,目前主流的電視和平面媒體都視若無睹...當我知道這個訊息後,就在想自己可以做什麼,我決定走出來,跟不認識的人討論,希望大家可以多多關心。電視上或許沒有報導,但是,網路上有很多的資訊可以參考。不知道您平常的閱聽習慣,是電視、平面或網路媒體?」

    「都有。」

    「其實,現在很多國際媒體也都有中文版,方便我們吸收不同的角度,希望透過公民的力量,來改善台灣的媒體環境。」

    她微笑地說:「我會多注意和關心的,辛苦了!」

    接下來,一位高挑的中年男子答應了我的邀請,仔細一看,他是穿著制服的房仲業者,他跟上一位女子一樣,原本也不清楚這個案子的重要性,他微笑著聽完,深表贊同,離去前,跟我說加油!

    一對高中男生坐在水岸邊,有一個在啃雞腿,另一個好像正準備離開,問他們有沒有兩分鐘,他們先是不回應,我再次確認說,如果沒有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啃雞腿的弟弟說:「不好意思,不方便。」我說:「沒關係!」微笑著離開。

    嗯,選擇適當的時間點,很重要。

    再來,是一對兄妹,妹妹一聽就很了解,因為有朋友在政大教書,所以,本來就很關心,哥哥剛回國,有聽過,但是沒有深入了解,他說:「現在我會開始深入了解了。」

    天色漸漸暗了,有位自行車騎士,停下來,抽根菸,我想:正在抽菸的人,身心空間如何呢?上前試試看,他說他對時事不太關心,想到蘋果日報,只想到八卦腥羶,壟斷的問題,有那麼嚴重嗎?

    跟他花了最多時間互動,關於蘋果的風格,我說:「其實,蘋果是僅存幾家具有媒體獨立、新聞自主精神的媒體了,很多事,要不是蘋果和壹週刊爆料,我們根本都無從知道。」把重點放在「資訊透明度」對台灣民主的重要性,而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希望前人的努力,不要葬送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

    至於壟斷,舉例說明,壹電視之所以虧損,早先是因為一直拿不到新聞台開播執照,只能在網站上開播,而有線電視,仍是台灣民眾主要的媒體管道,在台灣大多數的收視區,有線電視系統台,都屬於獨佔型態,消費者,只能跟一家系統業者訂購,根本沒有選擇

    「你不覺得第四台頻道那麼多,但節目都很難看嗎?」他同意。「系統業者可以決定誰上架誰不上架,可以決定要消費者看什麼樣的節目,所以,連消基會都出來反對這個併購案。媒體壟斷的厲害,就是讓你以為已有很多選擇,但實際上都沒有選擇。」

    「但我只是個普通老百姓,能做什麼?」「只要你願意開始關心,我們就有機會促成改變。」我沒有問他要不要拍照,顯然,對於反媒體壟斷的意義,他還需要再消化一下

    接著,一對情侶(或夫妻),當我問說有沒有兩分鐘時,他們繼續往前走,但眼睛瞄著我手上的標語,我主動拿出來讓他們看清楚,很快速地用半分鐘表達我的動機,我看到他們的臉上露出笑容,並點頭。

    經過出租遊船的亭子,裡面坐著一位阿伯,一位酷大哥,對面,有兩個年輕帥哥,「有沒有兩分鐘?」我直接拿出我的標語切入主題,一聽到「傾中財團將控制一半以上的媒體」,本來帶著冷漠或懷疑表情的阿伯和酷大哥,很快地關心起來,我說:「媒體壟斷的可怕就是,它會製造一種輿論的假象,公平正義的聲音,就不會被聽到了!今天,就算有689萬人選了馬英九,並不代表,這些人就同意統一,更何況還有另外沒有選它的609萬的選民。我們一定要練習發出自己的聲音,不要讓政府和媒體拿我們錢洗我們腦、填塞我們耳目,我們發聲的對象,是全世界。」

    酷大哥馬上拍了一張照片,上傳。拍照時,阿伯說:「我來給妳打氣!」我說:「不是為我打氣,是為台灣打氣!為所有的台灣人打氣!」

    走上樓梯,看到一對女生,坐著聊天。問到壹傳媒併購案的關鍵性,其中一位說,會有很多人失業吧,我說,還有更嚴重的,就是媒體壟斷的問題,一旦媒體被壟斷了,背後的老闆就可以決定我們要獲得什麼樣的訊息。

    後來知道,她們才高三。我說:其實,妳們這一代所要面臨的挑戰,比我們這個世代困難很多,因為,我們這些三、四十歲的人,只顧著自己的發展,從來沒有好好思考,要為這個社會、國家盡一份力,才只會享用前人奠下的民主與經濟的果實,不懂病蟲害肆虐的恐怖。

    一個小時的交流,帶給自己滿滿的收穫,也看到自己某些部分的資訊和理路,還需要再加強。

    媒體對於民主的重要性,就在於提供平台凝聚共識,當既有的平台已經淪為財團與公權力塗脂抹粉的工具,記者與民眾就失去了知情權、閱聽權與言論權了!

    此時此刻,走出去,創造實體上一對一的交流,是沒有財力掌握媒體資源的一般公民,還可以做的一種努力吧。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給我兩分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追隨先驅者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