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去做瑜珈代課,有五個學生,一開始請大家躺著感覺腹部的呼吸,有兩個女生,咯咯地笑了起來,感覺到自己有一點點僵硬不流動,但看到的同時,立刻就放下了自以為是的判斷,和自我防衛,直接問她們為什麼笑?她們說,感覺不到腹部在起伏,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覺得很好笑。
    還原到問題的解決本身,一切就很單純啊!後來,我們換到腹部貼地的人面獅身像的姿勢,再問她們,現在可以感覺到腹部的起伏了嗎?「可以了!」問題解決了,很開心!
    感謝境界的照見,看到自己還可以更謙虛柔軟,也深深感謝,小小的不順、不自在,其實,讓自己學習到更多。不但多了解一些不同身體的需求和限制,更鼓勵自己去開發不同的引導、切入方式。
    師開示:「修行就是認識自己、面對自己、接受自己、接受世間!修行就是心量變大、心地清淨、身口意柔軟。我們每天在面對的就是隨時隨地是不是無量心生起。 」
    「『看到』,是需要透過四無量心來檢驗的,需要透過六根清淨來檢驗的,需要透過身口意清淨來檢驗,需要透過愛人如己來檢驗的,需要透過慚愧心來檢驗。不然的話,修行是很抽象的,修行可以是很抽象的。」
    課堂中唯一的男性學員,今天剛好在做瑜珈的部落格上看到他寫的分享文。他說,自從去年九月學習瑜珈以來,有了很多收穫:在沒節食的狀況下,體重下降了5公斤,思緒更清晰,睡眠時間縮短,每日工時從接近10小時減為8小時,工作生產力不減反增,父母親回應說他變得比較體貼與能傾聽,差四歲的小弟說,他變得更好相處。
    在練習瑜珈的過程中,他體會到心結在胸口被打開的感覺,10年前初戀所留下的傷,或25年前被母親鞭打的傷,全都湧上心頭,但也都自然而然的,感謝,然後解開、放下。
    下課後,他和教室的另一位老師Tiger都分享,小時候被父母、老師體罰所造成的最痛的傷口,莫過於「總覺得自己不值得」的潛在意識。不過,在成長的過程中,學習打開了心量,而能夠看到,父母、師長們成長的背景,是白色恐怖的時代,整個社會很壓抑、封閉,每個人都帶著恐懼,無法展現自己最真的一面,所以,完全沒有被尊重經驗的他們,自然不覺得尊重下一代是必要的,更無法理解,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有不容侵犯的主權。
    看到歷史的背景,造成了整個世代的苦難,而那樣的苦難,又透過上一代的身口意,傳承給了下一代,不禁要問:我們想要傳承給下一代的,究竟是什麼?是恐懼還是尊嚴?是羞辱還是彼此榮耀?
    2011年的《國際特赦組織》全球會員代表大會,翁山蘇姬透過錄影對大會演說:「我們必須保障世界上所有角落基本人權一樣,而參與人權運動,就等於使我們的世界更文明,更溫柔,更仁慈,更幸福。」
    其實,日常生活中,以清淨柔軟的身口意來相互尊重,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人權運動,點滴匯聚,一定讓我們的世界「更文明、更溫柔、更仁慈、更幸福」!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修正慈悲心的質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知道她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