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去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欣賞彭明敏基金會主辦的<唱台灣歌,說台灣史>,全場至少一千個座位,座無虛席,兩個小時半的節目,從頭到尾都沒有冷場,好久沒有看這麼精彩的演出,也從沒上過那麼精彩的歷史課!

    全場的靈魂人物就是研究台灣史的學者,李筱峰教授,這既是演唱會又是演講的演出形式,就是他的創意。他準備了豐富的資料、圖片,用輕鬆又幽默的方式講歷史,並穿插不同時期民間傳唱的歌曲。透過曲調和歌詞,使我們對不同時期的生活樣貌,更有感覺。

    故事從台灣最早的原住民──平埔族群和高山族群──的歷史開始說起。

    大家對於台灣原住民的認識,大半停留在高山族,對於平埔族的認識卻很少,因為平埔族漢化較早。遲至2001年開始,平埔族才展開正名運動,比如:噶瑪蘭族,邵族,西拉雅族。李教授說:「知道平埔族到哪裡去了?燈打開看看身邊的人,或者回家照照鏡子。」

    聽到這裡,我不禁想到,小時候戶籍資料上填籍貫,填的都是爸爸的浙江鄞縣,而不是媽媽的宜蘭。媽媽也會說,阿公的祖先是從福州來的,卻不說阿媽的祖先從哪來。年輕的阿媽,明明長得就很像著名的鄒族音樂家高一生

    男性霸權的思想,真的是滲透到我自己都沒有察覺。

    姑且不論台灣到底是不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但台灣平埔族、高山族和南島語族的緊密關聯,是不容否認的。然而,後來進入的強勢漢文化,不但切斷了台灣人與南島文化的連結,也將台灣人的胸襟,從海洋的寬闊,限縮為大陸的邊陲。

    台灣這個名稱,怎麼來的呢?以前在學校聽到的是「埋冤」的版本,今晚聽到的不一樣。

    航海大發現時代,台灣島因荷蘭人的殖民而成了當時的「亞太營運中心」,東印度公司在大員沙洲上(今安平)建立熱蘭遮城(Zeelandia),作為商館與統治行政中心,「大員」(河洛發音為「台灣」)就成了全島的代稱。

    講到地名,大員,是由平埔族台窩灣社(Teyowan)之名轉化而來的,今日仍沿用的斗六,西螺,玉井,苑裡,通霄,新港,麻豆,也都是從平埔族群的社名演變而來的。明鄭時期的軍營開墾,則留下了左營、新營、舊營、查畝營、前鎮、鹽埕等地名。

    從地名來了解歷史,很有趣呢!

    經過22年的明鄭,以及清帝國212年的統治後,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接管台灣,奠定了全台現代化建設以及法治社會的基礎,也由於全島交通網的建立,「台灣意識」開始形成。

    不過,半世紀以後,日本戰敗,國民黨政府代表盟軍接管台灣。這之後的歷史,聽過了好幾次,再聽一遍,還是一樣心痛。政治腐敗,民不聊生,於是爆發了228事件,以及接下來的血腥屠殺,台灣人的「祖國」夢碎。

    那之後,蔣政權開始對不分省籍的台灣人民,進行長達38年的嚴密思想控制。那時候,書會被禁,人會被抓,流行歌曲發表了幾天以後,會突然不能唱了。

    楊三郎譜曲、納卡諾寫詞的<望你早歸>時,我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以前不懂這些台語歌在悲情什麼,今天突然看見了,這正是在白色恐怖下的生活寫照啊,對親人、愛人莫名其妙的消失,根本無處申訴,只能問天空裡的月亮!

    根據資料統計,戒嚴期間,有近三萬宗平民受軍法審判的政治案件,受難者人數多達14萬、甚至20萬以上,槍決死難者至少有1,059名,影響台灣社會至鉅。那也就是為什麼表面上戒嚴雖然解除了,許許多多台灣人的心中,仍住著警總。

    聽到陳明章寫給彭明敏博士的<阿爸的心肝寶貝>,現場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掉下了淚。獨裁的政權,逼人離開心愛的家人、心愛的土地,流落他鄉。

    今天,還是有很多生活在海外的台灣人,多麼渴望回到這塊土地奉獻心力,卻因為教育封閉、司法不公、公權力的濫權侵權,言論自由限縮、資源分配扭曲,而選擇生活在他鄉。

    親愛的老天爺,我虔誠、謙卑地向您禱告,

    願台灣人心裡的警總,永永遠遠的消失,有勇氣做自己的最真最美與最嚮往。

    願我們從過去的歷史,看見未來的方向,

    不論我們的祖先來自何方,我們的子子孫孫都可以平等而尊嚴地活在這塊土地上,享用乾淨的空氣、水、土地,

    讓台灣成為一個以公平正義為價值的國度,而不是一個為統治者、權貴、資本家而存在的利益集團。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推動更多人的幸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盼望台灣可以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