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到美國攝影記者Stephanie Sinclair的報導「兒童新娘的祕密世界(The Secret World Of Child Brides)」,她花了8年時間,在印度、葉門、阿富汗、尼泊爾和衣索比亞,持續追蹤報導兒童新娘的問題,在一些開發中國家,因為貧窮、家庭債務或迷信(比如,跟年輕處女交媾可以帶來好運,可以治療HIV…),即使未成年婚姻被法律禁止,兒童新娘的傳統,依舊頑固地持續著。每年,全球仍有上百萬的兒童被迫進入婚姻,其中有些父母或許以為此舉可以帶家族脫貧脫困,卻往往加深了貧困與苦難的循環。

    當其他兒童在遊戲、學習時,這些兒童新娘在做家事、帶小孩,甚至被迫與年長的先生交媾。Sinclair透過攝影鏡頭,期望讓這個現象,引起世人的關注。

    我聯想到翁山蘇姬的話:「請以你的自由,來促進我們的自由。」一直覺得,幸福不是理所當然的,在物質水準相對充裕、人權受到相對保障的地方生活,我們的幸福,如何能推動更多人的幸福呢?

    我記得,當我看到在印度珍貴的水被拿來製造可口可樂的報導後,我就不太敢喝可樂了,當我看到成衣業成為中國最大的水汙染來源的報導後,我就不再被光鮮亮麗的時尚所吸引了。

    我們可以做的,其實遠比想像的多:喜歡上街購物買衣服的人,可以關心跨國時尚產業,是否有注重工廠中的勞工人權,喜歡買保養品的人,可以關心該保養品是否殘忍地以動物來實驗,喜歡旅行的人,可以關心你的旅遊是否會加重該地區資源分配的不均,環境的浩劫

    還有,曾捐錢給日本福島災後重建的人,如果住在新北市,可以現在就簽署「反對核一核二廠增設核廢料乾式眝存槽」、「反對核四廠裝填燃料棒」的公投案。

    不過,想想台灣的兒童,也不曾真正有過童年,當別的國家的兒童在遊戲中開發潛能、探索性向時,台灣的兒童,要應付讀書、考試,乖乖地符合大人的期待,透過升學競爭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而這個社會的「大人」樹立的典範是:債留子孫、破壞環境、拒絕認錯、花錢買新聞、被利益綁票、推卸責任

    就像愛因斯坦說的,「若我們想用製造問題時的思維去解決現在所面對的問題是行不通的(The significant problems we face cannot be solved at the same level of thinking we were at when we created them.)」,短視的大人們沒有能力想像的未來,需要我們來開創。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蔡炳紅已經變成蝴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精彩的歷史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