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學期開始時,渼娟跟我說她有一堂關於人權的課,不知可邀誰來分享,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蔡焜霖大哥,於是促成了今天下午的因緣。

    西裝筆挺的蔡大哥,提早到達台北護裡健康大學。他早上才在景美人權園區參加一個會議,下午又趕來此上課。已經81歲的他,看起來滿面春風,他不開口,誰看得出他是生命充滿苦難的白色恐怖受難者?

    課堂上約20位女學生,洋溢著青春的笑容,就在這個年紀,正是蔡大哥被關進綠島的時候。心想著:她們這麼年輕,能懂得台灣那段慘痛歷史的悲情嗎?懂得蔡大哥的痛嗎?沒想到,下課時,熱情的同學有的過來與蔡大哥擁抱、有的握手,她們以行動來表達她們的感動。

    蔡大哥是有備而來的,他講得太精采,從他出生時是日本人講起,1930年剛好是世界經濟大恐慌、10月爆發「霧社事件」;中學時,他變成了中國人,台中一中畢業後,因莫須有的叛亂罪,被判十年…。他說他是一個書呆子,當年一起被關的手無寸鐵的台灣青年,多少人只因愛國、愛讀書而慘遭毒手。

    這些故事,蔡大哥已經講了一次又一次,他說只要還活著,就要見證這些歷史的真相,讓後人不再重蹈覆轍。但它真的太痛了,好幾次講到難過處,聽得見蔡大哥的哽咽聲!

    最令人動容的是,蔡炳紅的故事,一位和蔡大哥很要好的「同學」。

    蔡炳紅,從台南師範畢業後,剛入公園國小教書不久,就因案被抓進監獄。他是一個很陽光的男孩,人緣很好,服刑五年即將期滿要出獄了,因為寫了一張有「歌唱祖國」的歌詞的紙條,鼓勵在女生分隊的女友,就這樣被關進了碉堡,受盡炎熱的酷刑。

    那時,蔡大哥趁著衛兵不注意,偷跑去探視,想把去福利社買來炳紅平常愛吃的糖遞給他,但聽到他說:「我要水!」仔細一看,他身上流著血,那時真的恨自己好呆,在這酷熱的碉堡裡,誰有閒情吃糖?遺憾的是,再也沒機會送水了。

    後來,蔡炳紅又被送回台北重審,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決是:等刑期滿後交付感訓。但是,軍法官的判決仍要最高審判長蔣介石點頭,經過國防部長俞大維、參謀總長彭孟緝、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參軍長孫立人,層層簽擬加重罪刑後,蔣總統下令嚴予複審,最後保安司令部只好重新判決,包括蔡炳紅等全部20多歲的年輕政治犯,全都被處以死刑。(臨刑前,蔡炳紅等人面帶著微笑,從容赴死。)

    蔡炳紅的父親去認屍時,看到心愛的兒子身上有十幾個彈孔,十分心疼,他馬上脫下外套,蓋在兒子的身上。兒子在台北火化後,他帶著兒子的骨灰回台南。一進門,對著屋內喊著:「兒子回家了!」媽媽看到回來的兒子,竟是一壇骨灰,當場昏厥過去。本來不是過不久就要回家團圓的,怎一張關懷的紙條,就奪走一條人命?錯亂的年代,荒謬的黨國司法啊!

    蔡炳紅妹妹的回憶說:「哥哥長相像媽媽,身材高挺像爸爸。他喜愛寫文章、彈琴、唱歌、打籃球和網球。雖不是什麼國手,但都表現很好。在週末,他燙制服、洗運動鞋時,總會順便燙洗我和妹妹的,他很疼他的兩個妹妹。」

    看著照片中的蔡炳紅,他炯炯發亮的眼神,看得出是一位清秀有為的青年,只可惜優秀的人才不容於當時恐懼失去政權的蔣介石。蔡大哥說,蔡炳紅已經變成了一隻蝴蝶,自由自在的在長滿了透紅杜鵑花的山野裡飛翔。「靈魂的世界無礙」,相信蔡大哥與蔡炳紅之間的情義深重的知交,已超越了時空,夢裡常相會,也相信蔡炳紅前輩在天之靈必守護著他心愛的台灣!

    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柏楊寫著:「在那個年代,不知多少母親,為他們被囚禁在綠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那段苦難,就是台灣島國共同的印記。

    數十年已經過去了,但台灣的黨國體制還沒真正過去、民主自由也還沒真的到來,為了不讓那些母親的淚水白流、為了不讓白色恐怖再次發生,我們願追隨蔡大哥的精神,將苦難的歷史真相傳下去。

    看到孩子們聽課時收攝、專注的神情,就知道每個孩子都熱愛公理與正義、都嚮往最真最美的生命,冷漠、無感,不是他們真正的要,他們需要認得路的大人的呼喚,我們義無反顧要成為孩子可以信靠的大人。感恩渼娟老師用心良苦的安排,讓北護學生有一堂這麼精采感人的生命教育課程。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禪修功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推動更多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