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那一天,我看見248名女童被強行閹割」

    印尼第3大城市萬隆一間小學的課室內,有一條「生產線」(上圖),是8張由書桌鋪上毛巾而成的床,每張床三個戴頭巾的中年女人一組,哭叫的女童被抬到床上,兩人按住女童手腳,一人用小指甲剪刀剪掉女童的一截陰蒂,女童痛入心的嘶叫。一個上午,便有248個女童這被集體閹割,她們最年長的12歲,最幼只得5個月。

    報導這事件的是六年前與美國女攝影記者史蒂芬妮.辛克雷(Stephanie Sinclair)去印尼採訪的郝渥絲(Abigail Haworth),她當時有六個月的身孕,目睹這場集體閹割後,她嚇住了,竟要在六年後才寫出報導來!

    2006年,這場女童集體被閹割,是當地回教組織Yuyasan Assalaam慶祝先知穆罕默德生日所舉辦的活動,一年一度,他們稱這做「慶典」。母親歡天喜地拖著女兒來到廣場排隊登記,每帶一個女兒來受割,家長會獲得8萬印尼盧幣(不到5.2英磅或8.4美金;相當於新臺幣243)及一袋糧食補償,這批母親當中,有些很貧困。有些地方給的補償較高,包括疫苗、穿耳洞一次處理完,可得2036英磅不等。

    這些母親說:「閹割後女性外陰才不會藏汙納垢,沒閹割的話,向阿拉禱告就無效。接受閹割會帶來好運,會情緒穩定、會更潔淨健康、更易小便、會減少陰部感染腥臊味、會守貞、會順從父母、會更擅長烹調。」

    閹割後的女孩在事隔多年後說:「彷彿給最信任的人背叛了!」

    回教教律從沒有要求女性接受閹割,但當地回教組織說「女人的性衝動必須受控」,甚至有回教組織領袖公開表示「每個回教女性都應要受割」。

    雅西(Yarsi)大學兩年前的訪問研究,施割可怕之處,除了極度痛楚、岀血丶泌尿及生殖系統感染的危險外,還有日後的強迫性頻尿、抑鬱、自我厭惡丶喪失性趣等心理創傷。

    這些女人當上母親後,大都善忘,然後把那份苦痛再強加女兒身上。有份督導施割的一名教師兼接生婆甚至笑著說:「我祖母常說,受割過的女人,煮飯更美味」。印尼2003年及2010年的全國調查顯示:逾八成半受訪家庭要女兒受割,通常是5歲前;逾九成的成年人想要延續這種殘忍做法。

    印尼衛生署2006年時,雖曾一度下令禁止醫生向女孩施割,但卻沒有嚴厲執行。醫院爲賺錢,甚至推出生產特價套餐,為出生兩個月內女嬰包施割丶防疫注射丶兼穿耳。

    去年情況更嚴重倒退。印尼政府為了回應幾宗女嬰在醫院受割致死事件,竟在年初由國會通過立法,趕急推出閹割指引。說是既禁不了,索性指示醫生如何割,以「保障女性生殖器官安全」,變相讓閹割變合法,從此,印尼「依法行政」。

    但願新一代印尼女性,能忘掉當年受割的苦痛,卻仍保住那團不平的怒火。


    兩性關係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 女攝影師 直擊印尼女童割禮

    女童接受割禮後流下眼淚。(請點選看投影片)

    這是美國女攝影記者史蒂芬妮.辛克雷(Stephanie Sinclair)的得獎作品拍攝地點在印尼的雅加達。

    對女童行割禮的儀式,目前仍盛行於中東、非洲及部分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和地區,目的是禁絕女人日後的性快感,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均指為陋習、強烈反對。 

    史蒂芬妮與文字記者於2006年深入印尼,拍攝採訪了女童割禮的實況,這組照片用影像表達了強烈的人文關懷("A Cutting Tradition: Inside an Indonesian Female Circumcision Celebration."),獲得2008CARE國際大獎。女童割禮通常在4到8歲期間施行,各地割除的大小深淺不一,有的只割去陰蒂附近的皮膚,有的把陰蒂和小陰唇全部割除,最極端的方式是割除大陰唇的部分或全部,再把外陰兩側縫合,只留小縫隙排尿和排經血。

    在完成割禮後,將來發生性行為便少有快感,俾確保女童在婚前仍是處女,如果在14歲之前沒有接受割禮,就會嫁不出去。如今世上仍有30多個國家盛行女童割禮,被視為女人一生的重大儀式,等同「成人禮」,在信仰伊斯蘭教的地區,舉行日期大多選在穆罕默德生日。 

    從醫學觀點來看,割禮毫無價值,甚至在醫療設備匱乏的部落,許多女童在施行割禮時失血過多死亡,或之後因感染而不治,但這些地區的人們仍認為割禮是一種光榮,應讓傳統繼續延續。

    據統計,世界上每年仍有200多萬女童接受割禮,例如非洲的埃及、肯亞約有半數女童行割禮,塞內加爾和坦尚尼亞約有15%女童受苦,聯合國和人權組織致力廢除割禮,但傳統文化已生根,甚至當地女性也認為這能保障婚姻,若不讓女兒施行割禮,她們在當地生存就有困難。 

上一篇:把握不舒服的機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禪修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