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才佈達說,今天開始要練習醒即起,不賴床,可是,一早醒來,窗外的雨聲滴滴答答,身體蜷縮在濕冷冷的棉被裡,胃一陣陣收縮、疼痛,全身沒力氣。想起昨天的晚餐,有幾樣都是剩菜,是不是吃進了不新鮮的東西?醃蘿葡的味道,此刻想起來,令自己作嘔!

    所以,我賴床了!在床上,呼呼惜惜自己,胃裡面,好似有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把我的身體,一層又一層、由內而外地、抓皺了。為了不要讓自己越來越緊,我試著做仰臥的英雄式,讓那些皺起來的地方伸展一下,等到稍微舒服了些,就坐起來,在床上打坐。

    脊椎,像是在被小螞蟻啃食般隱隱作痛,脊椎周圍,都緊了起來,薦骨還有頭顱骨附近的緊,特別明顯。一面打坐,一面跟我的身體說對不起,我以後一定要好好注意飲食,不要為了圖方便,或是怕浪費,而把不新鮮的剩菜吃進肚子裡。

    打坐,讓身體回暖了,有力氣起身,打開電腦,收讀日記,工作。但是,沒坐多久,實在撐不住啦,脊椎骨真的直不起來,試著去經行,再打坐,最後還是投降,回到了床上。

    一個多小時後,起床,勉強吃了一點點東西,既然頭腦發脹,在電腦前什麼都不能做,索性就擦地吧,流流汗,也比較舒服。中午過後,出門赴約。這個約,因為已經改過一次,就不想再改了。

    出門前,在心底許願:願身體的苦,將我的心打得更開。好好把握這個很不舒服的機會,來淬鍊自己,時時刻刻用正向的能量來回報世間。

    跟蔚庭見面,她一聽我生病了就說,那是流感啊,她媽媽就發高燒然後上吐下瀉,她在醫院照顧媽媽好幾天,昨天才出院。原來是流感,不是吃壞肚子啊。她很溫柔地攙扶我說:「照顧病人,我很有經驗。」

    整個世界的溫柔與善意,都透過她的雙手,傳遞到了我心底。

    跟蔚庭一起去參觀書店,坐下來談天,之後,跟三位共住開會,因為注意力有清楚的導向,常常會忘記疼痛的存在。倒是晚上回家等公車時,比較難熬。骨頭肌肉痠痛,全身無力,感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想起了師的開示:「世間的苦難,一定要經過我們的身體來過濾,世間的不淨,一定要經過眾生的身體來過濾!」

    我的身體,還承受得起,如果換成別人呢?

    願不願意代替最愛的人受苦?

    讓他的痛苦經過我的身體,過濾,蒸餾出愛的結晶。

    做得到嗎?有足夠的定力嗎?

    呼氣,吸氣,我,靜靜地感受,我的身體。

    此時此刻,全身上下所有可用的資源,都被輸送到免疫系統,參與大作戰了。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器官,都克盡職守,好認真!我也要做好我的工作,靜靜地呼吸,靜靜地感受,別讓悲觀的念頭,無聊的拉扯,白白耗損現有的資源。

    這一整天,一離的微笑,總會浮現在我心底,即使身體承受了鉅大的苦痛,她始終能夠打從心底發出微笑,身苦,心不苦。還有她頂禮師的相,深深烙印在心底,人活著,真的只是為了傳承最真最善最美的法身啊!

    我這一點點病苦,頓時間都消融了。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舉幡結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請為印尼女性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