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終於看到我帶聞思班的模式:

    我常把定課分段,一開始先用定課(坐禪、臥禪),讓學員休息靜心。

    然後從定課練習體驗中帶出生活觸境討論,從討論中引申法義;討論中,面對學員的理解,一層層剝洋蔥式的反問,指出生命核心(發大心)。

    討論一個段落後,再帶定課,二合一,大部分是禮佛跟靜坐,之後,再一小段的討論,常常是欲罷不能的延到十點左右。

    整體而言,定課有做到一個小時,需要加強的,是在每個段落加強整理重點與總結法義。

    或許是因為小班,反而可以談得很深入,「原本以為週一晚上課很辛苦,因為週一上班是最忙的,現在反而覺得週一上課很好,內心有期待,上班反而不會累,而且上完課後,週二週三有可以練習的方向,讓整週的感覺變得很不一樣。」

    他們的回應,出乎我預期,原來週一晚上課有這等好處。

    晚間的聞思班,引導大家從丹田感覺呼吸,或坐或臥或聽,都從丹田開始。

    「讓聲音從身體流過,這個意境很美」,話題從容安的讚嘆開始切入。

    「這樣的意境很美,剛才大家多多少少也有體驗,如果你面對的是別人大聲的斥責、大聲的怒罵,有沒有可能讓聲音從身體流過?」

    「放空,不要聽。」

    「有沒有可能聽,很認真的聽,聲波一陣陣的穿透你的身體,打進你的心坎,面對不順心的人事物,你還是覺得好美喔!」

    哇!這下換成他們匪夷所思!

    「這就是導師強調的『上座下座打成一片』」,再問「有注意到剛才練習的重點嗎?」

    雞米很歡喜,因為找到安住注意力的下手處,「以後想發脾氣時,把注意力放在丹田就可以了。」

    丟個問題,「境界來臨時,為什麼注意力可以放在丹田?背後的動力是什麼?」

    容安說「因為不想傷害人,衝動後過去後,我一定會後悔的。」

    雞米也坦承「我是個暴衝的人,幾乎都是用文字回應,po完後,常常後悔,以後就知道要停幾個呼吸再回應。」

    覺得好棒喔!因為這是他們自己的發現,不是我「教」給他們的;我需要鍛鍊的是對法義的通透,如師所言,「千錘百鍊的摩尼寶珠」。

    週一晚的課程即將結束,雞米終於問到一個很核心的問題,「到底什麼是讀心班?來之前,以為是學習讀心術,後來發現,每堂課都有很多意外的收穫,超出我的想像。」

    反問「聖脈的宗旨是什麼?」

    「網站上有句話『要讓台灣成為很偉大的國家』。」

    「台灣是文化輸出國,台灣有什麼樣的文化可以輸出全世界?台灣可以為世界提供什麼樣的文化資產?」

    這個問題問得太大了,再轉問「來聖脈,這段時間學到什麼?」

    心安靜了、好像有些事情可以轉圜了、可以慢慢來.....。

    再問「『讀心班』的『心』是什麼樣的『心』?」

    如來如去的心,完全收縮膨脹的心,不增不減的心。」

    再加一段,「心是圓滿,下手很實際,從一個呼吸開始,如果連一個呼吸都沒辦法,那我們就從一個吸氣開始,大家一定做得到的。」

    可以跟聞思班學員談到生命深處,不管人數是多是少,歡喜的是我能夠做自己的最真。

    然後,師的一段話一直浮現,「達摩東渡弘法,只為找一個懂法的人!他只找一個人。」

    「只找一個人」,用自己的真心去印證,一個懂法求法的人!

    親愛的老天

    我終於明白「勸發菩提心」

    當說到「讀心班」的真實義時

    雞米專注凝視的眼神

    深深的印在我心

    深信那是眾生最真最美的嚮往

    親愛的老天

    我所有的準備

    只為了

    迎接「他」的到來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生命中最大的福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菅無能與馬無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