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朋友的樂器行出來, 彎進巷口的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原本只是想買香蕉的,但剛好朋友的太太也在那裏、我們聊了起來,加上社裡剛進了好多新鮮的蔬菜,我忍不住買了很多,一待又是好幾十分鐘!

    出來上了車,已經十二點四十多分了。我們跟女兒約好三點在台北碰面的。

    原本只是要來送書,之後要直接上路去台北的,沒想到買了菜。想分成二份,一份放新竹、一份帶回台北。這下子得先回家一趟!

    我對先生發號施令,等一下你先把我送回家、我去把蔬菜分成二份,你去買午餐。

    先生:「當然是我們一起去買午餐,這樣比較順路!你就在車上分菜就好了!」

    「可是我需要菜刀ㄋㄟ!你車要加油嗎?」

    先生說是。

    我:「那你還是先把我送回家,你去買午餐和加油。我弄好了再走出來路口等你!」

    先生沒再講話!

    回到家,看到自己的急,回到呼吸,放慢速度!

    突然看到了「剛剛跟先生講話都不是用問句…」,想起一智的自我提醒,說話要用問句結束。

    先生買了午餐、加好油來接我。一上車,我笑笑跟他說:「對不起ㄟ,剛剛跟你講話都不是用問句,都是用命令句!」

    「真的歐?我都沒注意到!可能我已很習慣了,所以沒有感覺什麼不對!」

    「不要這樣嘛~好像我有虐待狂!」

    我們相視而笑!

    有學法真好!

    後來先生說:「很高興你願意面對自己的習性,感覺最近的你,對法有了深信,精進用功的力道大大地提升了。反倒是自己沒有感覺到自己說話的漏,沒有感覺到,表示自己不夠敏銳,也是精進力不足,需要再加強了。

    晚上在婆家,婆婆每隔幾分鐘就要重複一次,小叔剛滿周歲的兒子,打電話給她,和她「對話」!

    知道婆年紀大了,老是重複同樣的故事,所以只是笑笑的聽著,每次回應:「喔!怎麼這麼棒?」

    小姑回來後,婆婆又對著她講同樣的故事,只是每次都這樣開頭:阿峰(小姑名字)啊,妳足「憨慢」!佑寧(小叔兒子)都會打電話給我,妳都不會…

    看到婆婆只是在撒嬌、在討愛。

    但幾次後,小姑有點生氣,頂了幾句話。

    我跟婆開玩笑:我看是妳比較「憨慢」吧!祐寧的媽媽比較會教,所以佑寧會打電話;妳這個媽媽比較「憨慢」教,所以妳女兒才不會打ㄟ!

    婆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後來都沒聽到她再「跳針」了!

    從婆家要回舊家時,先生看我提的蔬菜很重,說要開車送我去(他在台北時都住婆家陪婆婆),我說沒關係。

    看他好像於心不忍,我說:不然你去穿外套,陪我走到公車站!

    話一出口,馬上伸舌頭,連忙陪著笑臉說:啊,對不起!又忘記用問句了

    你去拿外套,陪我走到公車站,這樣好嗎?

    我們又會心一笑!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公務員的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定課做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