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跟June有約。她是一個很認真思考生活,面對問題的人,曾表達過想要來聖脈參加禪修,但週末通常要教課,而無法成行。於是,一週前,我主動關心她。她很開心接到我的邀請,欣然赴約。

    她生命的痛點,是和媽媽的關係。媽媽常打電話來,叫她要改行做這個、做那個,才會賺錢,又問她:聽音樂會要幹嘛?買CD要幹嘛?她說:「我真不懂她講這些要幹嘛,我是學音樂的耶。」

    我問:「妳覺得她這些話背後,真正要傳達的是什麼?」

    她:「賺錢很辛苦,不要亂花錢。」

    我:「媽媽只是想跟妳傳達她的價值觀,希望妳過得更好。」

    她:「但是她很強勢,硬把她的價值觀套在我身上。」

    我:「因為媽媽還認為她是妳的媽媽,有責任照顧妳,可是妳已經長大了,妳有責任告訴她,她不用做妳的媽媽了。」

    我想到一賢一脈昨晚共修會小組時分享的,親子之間常常都卡在親疏相,一賢練習把母親當成鄰居的老媽子,互動起來,空間就大多了,很流動,還可以撒嬌。建議June面對媽媽的時候,不要把媽當成媽,可以更輕鬆、幽默,不要太認真聽媽的話,聽她背後的用心就好。

    她說,她的確可以更放鬆一點:「有一天,我聽到媽媽說:『我沒有辦法滿足妳的要求,全世界沒有人可以滿足妳那麼高的要求。』我才恍然大悟,其實,我也在要求她。……於是,我把對別人的要求,慢慢都收回來,要求自己。」

    我:「要求兩個字,好硬喔。可以改成『接納』嗎?」

    不接納別人是表相,不接納自己才是源頭。這個觸境裡,缺了什麼?好像缺了水,缺了善巧,缺了情感的流動。

    她:「我應該對自己好一點。」

    她今天遲到了,我們原本計畫要一起打坐,但時間不夠,她說有些打坐的問題,下次再問我。理解了她的狀況以後,我想到可以如何代替她禱告:

    清澈的夜空,寂靜的大地,請讓我用最純淨的身心,對您說幾句話:

    當媽媽對我嘮叨的時候,我看到,媽媽是氣嘟嘟的狗,

    當我又開始要求媽媽的時候,我看到,我是高傲的貓咪,

    願我和媽媽,都可以像我們對待她的狗和我的貓一樣,

    不但能欣賞彼此的真,還會親熱地撒嬌。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反核就說是反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火大四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