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華人社會對「淫」的態度,是近百年的現象,孟子時代講的「淫」是指富貴不能淫,指迷惑染著。我們人很容易受富貴所淫,因為真正容易犯淫的是屬於有權有勢的人,有公權力的人很容易犯淫。

    140年前,發生在浙江很有名的故事---「楊乃武與小白菜」,它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描述一位年輕的少婦綽號「小白菜」的,「小白菜」因為喜歡穿白色裙子,長得也很標緻,街坊暱稱她為「小白菜」。她跟先生和婆婆一起租住在楊乃武(房東)的家,楊乃武已有家室有小孩。

    小白菜的先生,白天去賣豆腐不在家,小白菜有空就喜歡認字讀書,楊乃武就會教她寫字讀經。

    有一次「小白菜」被縣太爺的兒子看上了,利用機會到家裡,趁其他人都不在的時候強暴了小白菜,小白菜不敢聲張,因為對方有權有勢又威脅有加,她不敢給丈夫知道,同時加上村裡流傳說她跟房東楊乃武有染,於是為了避嫌就搬出去了。

    搬出去了以後,又有一個地方小吏也看上了小白菜,來家中恐嚇說我知道你跟縣太爺兒子有染,「嘿嘿嘿嘿你也要跟我上床,不然的話…」。在拉扯中她先生剛好回來,兩個人就對罵起來,罵走了以後,先生開始罵小白菜說:「你就是這樣子,這麼賤,這麼會招蜂引蝶,以前我們還沒有搬出來之前我就有聽說你跟以前的房東眉來眼去的。」

    有一天叫她去醃菜,她忘了醃,就痛打她,這時的小白菜心灰意冷就自己落髮要出家,把自己頭髮都剃光,婆婆和媽媽就來勸和說:「還是不要出家啦還是留在這裡。」過一陣子她先生生病了,忽冷忽熱嘔吐,給他吃了藥卻暴斃,婆婆就懷疑小白菜下毒藥殺死先生,就告到縣府衙門。

    縣府衙門怕一逼問會把縣太爺兒子發生的事情抖出來,所以就唆使她說妳就去誣告那個楊乃武好了,就可以免掉謀殺親夫的罪,她不肯,給她刑求,夾她的指頭,受不了就招了,將別人寫好的自白書,她就在上面畫押了,承認說是楊乃武叫小白菜下藥的,其實不是。

    這樣子的誣陷在兩千多年來的華人社會,是很平常的事,抓楊乃武來後,一樣刑求逼供,楊乃武挺住不認:「自從她搬出去後就不曾到家裡來,我們完全沒有來往。」獄方當然不相信,就再用刑求,他還是不承認,將他折騰個半死。本來是不可以刑求他,因為他是舉人(依大清律法,舉人是不能刑求),於是就先向上級報告把他的功名除掉,然後再予以刑求,後來就判刑了,女的要凌遲處死,男的要斬立決,結果他們就再上告到北京(上告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後來有處理,平反了,但這些誣陷他們的人都沒事,女的放回來以後她就出家去了,男的就回家做他的絲織品生意。

    這個故事在說司法是不公不義的,是官官相護的,是濫權濫訴的,是隨便起訴然後製造假證據,說小白菜的先生死了是因為給他下了砒霜,事實上沒有證據,那個證據是栽贓製造出來的,這個故事很震撼,百年來到處都很流行這個戲曲。

    人類的問題不在男女關係,在你有過多的權勢,才敢去誣陷謀害人家,然後敢亂起訴人家。問題不在「淫」,問題在「權勢過大」,在政權不為基本人權而存在。

    提倡「萬惡淫為首」的人通常對權貴的「淫」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把注意力專門在管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所以他是一個非常虛偽的道德標準。

    我們一直想推動兩性教育就是因為大家對性慾有很多誤解,其實男女問題在排斥力,不在吸引力,人越親密越容易排斥。

    古人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意思是真正的親密關係,需要同質性很高,真正的性行為不是性慾,他是同一個靈魂的事情,他不是一種慾望,這是很多人不瞭解的地方。

    真正的性慾,一個人就可以滿足,完全不需要第二個人。需要第二個人是為了默契,不是為了性慾。真正的性慾是身體本身給我們的樂受,那個就是性慾的滿足。如果我們了解性慾是怎麼一回事,性慾根本不會造成干擾。不要隨便跟人家發生親密關係,因為發生親密關係很容易分手,為什麼?因為越親密的關係越容易摩擦,所以問題根本不是性慾,是親密關係之後兩個人合不來的問題。

    沒有準備好,兩個人同質性不高,不要跟人家發展親密關係,因為你一發展就很容易會分手,因為你會發現彼此是合不來的,這是兩性關係的奧秘。

    性慾一個人就可以滿足,絕對不需要第二個人,為什麼呢?因為呼吸本身它就有很大的滿足,它是根本不需要性行為的,需要性行為那是另外一個層次的意義,它已經完全超越性慾了,它是兩個人同一個靈魂的親密關係,同質性需要非常高,它是為了一種同心同事。

    一般人之所以講「萬惡淫為首」是倒果為因,是對性完全不瞭解。其實性慾從來不是問題,是人和人相處合不來才是問題。所以我們剛剛強調就是說真正性慾的滿足,一個人就可以了,光是呼吸就是很大的滿足了。我們要向身體學習,去了解身體事實上是最大受用,身體是聖殿廟堂,我們要鍛鍊我們的身息相依,就是我們這個身體跟呼吸很綿綿密密的在一起,那是一種很親密的關係,我們要懂得呼吸怎麼跟身體對話,讓這個聖殿廟堂能夠光亮起來,所以一再的在呼吸裡面尋伺就是在向身體學習什麼是自然。

    身體不會說謊,身體不會虛偽,可以向身體學到什麼是自然,什麼是尊重,每一口吸氣每一口呼氣的需求,這樣的一種生命態度要用在生活裡面的每一個地方,所以學習回到自然的呼吸也是在學習回到最自然的人與人的相處,學習自己的習慣能夠重新回到自然,學習自己的姿勢、表情能夠回到自然,學習能夠受用身體給我們的樂受,然後在裡面找到什麼是尊重。

    五禪支(尋伺喜樂一心)

    一再尋,一再去確認(伺),確認會看到我們的生命是新的,我不是過去的我,所以聖脈有五個字是註冊商標叫做「看有不看無」,全世界只要聽到這句話就知道那個人是在聖脈學習。尋伺一定要看到這樣的喜心,喜心的時候,就會看到我不是過去的我,你不會再用成見看自己,也不會用成見看別人,叫做喜心三摩地,叫做喜覺支,又叫做「喜禪支」,「喜」的意思就是你看到每一個生命都是新的,你看到了,你重生了,你覺得每一個動,每一個呼吸都是新鮮的。

    樂禪支---會聽到萬籟俱寂,會聽到天的聲音,會聽到地的聲音,透過對天對地的那種聽覺,這時候的「聲音」非常安穩,是一個很接近「一心」的狀態,這時再去聽人的聲音,你不會受到干擾,你會有一種特別的寂靜,這就是五禪支裡面的樂禪支,也是七覺支裡面的樂覺支。

    學習呼吸的五禪支,然後將這些東西用在生活上。鍛鍊上座下座打成一片,再由樂禪支容易進入空無邊識無邊,那種世間全部在裡面的身含十方無盡虛空,世間在裡面的那一種遼闊,就像自己站在天地的制高點,然後迴轉自如、動靜自在、進退自在的狀態,就叫「一心禪支」。

    喜、樂、一心都要透過呼吸、姿勢一再的尋伺,一再的尊重,一再的體會這裡面的自然是什麼,裡面的流動是什麼,當你找到以後,開始慢慢地進入喜禪支、樂禪支、一心禪支,然後在五禪支裡面反覆熟練。將五禪支的方法要領用在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用在跟人的相處、跟人的對話、跟人的來往,哇~!這樣的生命非常的精彩,這樣的生命才會了解什麼是身體,才會知道為什麼身體是聖殿廟堂。

    世界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字與句子,比如在美國也有人會說:金錢是萬惡之首,萬惡錢為首,聽起來都似是而非,萬惡淫為首也跟萬惡錢為首一樣,美國人也會講萬惡錢為首啊,問題是那有什麼意義呢?沒有意義啊!

    會說萬惡淫為首或萬惡錢為首,對慾望都是用一種防堵或逃避的態度,不是用了解的態度。比如說錢,怎麼可能防堵呢?怎麼說錢是萬惡之首呢?錢怎麼是問題呢?是善用的問題;性行為怎麼會是問題呢?是善用的問題,要知道性行為的導向是什麼?親密關係的導向是什麼?如果你不知道,輕易就跟人家發生親密關係,當然會有問題。

    所以我們絕對不鼓勵你還沒有準備好就跟人家發生親密關係,所以重點是你要準備好,不要以為說親密關係這麼簡單,不要以為性關係這麼簡單,同時要瞭解真正性慾的滿足是一個人就可以滿足,如果你還需要另外一個人才能滿足,那就不可能滿足。

    因為身體本身才是最大受用的來源,氣血流暢就完全滿足了,怎麼會有性慾呢?很多人以為跟人家發生關係就是因為有性慾,不是,親密關係不是為了性慾的滿足,親密關係是為了同一個靈魂的同心同事,所以他的要求很高,因為他會要求很高的同質性,所以當親密關係發生之後很容易有摩擦,那個摩擦不是來自於房事的不順利,是來自於不夠同質性,不夠麻吉,那你們兩個就會有很多的對礙,然後就會有摩擦,會有不愉快。

    我們從小都沒有人教我們,就傻傻地談戀愛,傻傻地跟人發生親密關係,然後又傻傻的衝突,彼此迴向傲慢,不肯承認自己錯,夫妻變成冤家---真的是冤家路窄,怎麼會跟你結婚呢?怎麼會這樣子在一起呢?小孩又有了,又有人情世故又不能隨便離婚,因為要跟很多人交代。人們說,你的配偶是非常好的配偶怎麼可以離婚呢?很多事情外人是沒有辦法知道的,這就是我們的婚姻,我們的愛情,我們在這樣社會教育養成下,所形成的戀愛跟婚姻,是一個不很健康的狀態。

    我們不瞭解愛情,然後就戀愛了;不瞭解婚姻,然後就結婚了,這就是輪迴。對性慾有太多的誤解,誤解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就像你對慾望的防堵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們需要的是透視慾望,用智慧來看穿慾望到底是什麼?

    慾望的源頭是這個身體,身體只要受用了它就沒有慾望,一切的慾望來自於身體的鬱悶,因為有鬱悶才有慾望,身體沒有鬱悶怎麼會有慾望呢?!

    來禪修就是來向身體學習五禪支,五禪支學會了,生命會非常的受用,一個人就可以很快樂,就不會隨便跟人家發生親密關係,而且完全沒有跟人家發生親密關係的欲求,如果有的話它不是為了欲求,它是為了更有品質的同心同事,為了成就更多的事情,為了更美好的默契,與更流動的生命。

    這樣子才是真正懂「慾望」,才是真正懂「感情」,這樣子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才能夠解決唐太宗的問題,才能夠解決武則天的問題,才能夠解決楊貴妃的問題,不然的話我們都還在輪迴。

    還在迷糊地讓世間的悲劇繼續發生,還會有人利用他的公權力,財大勢大的侵犯別人,不尊重別人,不僅有公權力的人如此,沒有公權力的人也會上行下效有樣學樣,像家庭暴力或諸如此類不尊重的行為,以為結婚了,有同居的義務,就有同房的義務,不尊重別人,不讓別人有做最真自己的機會,這樣就不是文明。

    真正文明的社會是允許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而最真的自己是任何法律不能侵犯的,任何人不能發表意見侵犯別人的隱私,我們需要這樣的社會,我們需要這樣的生命教育。


    兩性關係 / 三昧智

       

上一篇:中華文化的畸形人(2012年夏禪第八個晚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只有「我執」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