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星期四早上,醒來後,感覺身體還沒有醒,在為家人準備早餐時,手的動作有些遲緩,當念頭生起想要快點完成,它就會帶動呼吸的急促而生苦迫感,我只好慢下來,並微笑對自己說,注意動作的輕慢柔,慢1/8拍,才有生命的美感。

    喉嚨的附近,似乎是自己的死穴,總是不自覺地就會卡住,時常忍不住就想清清喉嚨,也會導致腦部的發脹。這樣的現象一出來,整個人是很不舒服的。

    面對身體多年來的這個毛病,我學習與它對話,去感覺喉嚨和胃、口腔、肌肉…的連動關係。同時,自然地想起了在生死搏鬥中的同修,去年冬禪後的電話中,她告訴我她的骨頭已經痛到徹夜難眠了,但只要想著親教師,就有信心做到「身苦心不苦」。

    內心靜靜地默禱,願您的眷顧,讓她有更大的勇氣與智慧來走過如是的艱苦。

    想起了她,我感受自己的苦微不足道,而且願意更謙卑地和身體的每個境界好好相處。

    下午,到秋惠文庫參加法務會議。感恩一寂的巧思,在這裡,先經由工作人員的導覽,欣賞一件件有關台灣人文、歷史的收藏品,各式各樣的文物,可說是琳瑯滿目,有的是日據時代的用品,幫我瞭解當時人的生活方式;有些則是自己小時候看過用過的,和過往的生活重新連結,親切的情由然而生。

    今天的開會,能量很強,大家各抒己見,托缽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談到陌生托缽,這幾天,我試著到公園,想找機會認識人,看到陌生人,讓自己放鬆微笑地向人打招呼問候,這個自己可以做得到,但是要進一步開口與對方聊天,乃至代禱,仍是一個有壓力的頻頸。

    同修們提議,代禱要很小心,不要讓人有被侵犯的感覺,一寂想到的話術是「可以跟您借二分鐘嗎?我想分享一種很有效的身心放鬆方法。」師說:真正的話術是引人先開口問。現階段可以從舉幡做起,寫上醒目的法語,找到人來人往的街口,以最自然的微笑吸引人…。感覺這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下手處,心裡有躍躍欲試的期待!

    晚上,陪先生去台大做肺部斷層掃瞄,鼓勵他放鬆,喜心活在當下,不讓想蘊帶來不必要的恐懼。接著,去樓上的病房和大哥大嫂討論明天出院的事宜。以往被婆家視為「無知」、「高傲」的大嫂,這一次的境界對她而言,實在太大了,但也讓她學會謙虛務實地與人溝通了。

    大嫂把大哥的用品都帶回家了,大哥體力看來還不錯,他說明天他可以自己辦出院、坐計程車回家,星期二再回診。一切都安排妥,和先生就離開了。

    半路上,先生卻又建議我:「明天你還是過來帶大哥回家,比較安全…。」

    這時,我想起了勇者玉鳳,她幾乎每次化療,都獨自一人來去,沒有要家人陪,記得有次,剛化療完的她十分虛弱,走過天橋時,差點就昏過去,就靠著意志力回到了家。

    她不把自己看為病人而自憐,反而時常散發喜樂幫助身邊的人也笑得陽光…。相信只要我們以信心呼喚大哥,他也一樣可以和玉鳳一樣,勇敢地面對生病的考驗,而不是以我們的脆弱投射而以為他需要的是依賴。

    先生聽了,注意力回正了,他看到了大哥的有!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瑕瑜悠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腳的動作連上了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