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共修會,討論這一個月來,最大的收穫,以及未來的方向和進度。

    共修會前,花了點時間整理,因為,看到說話不夠具體,是自己的弱點。要多花點時間準備說話。

    這一個月,最大的收穫就是,更謙虛了,再也不會看不起小處的改變。過去自己的習慣,常常是眼高手低,有很多美好的憧憬或想法,卻沒有落實的步驟。

    這次去洗牙,發現了一顆蛀牙,已經蛀得很深,要做根管治療了,以往,都是等到晚上睡前才刷牙的,從來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然而,這個沒有立即清理牙縫的習慣,卻日積月累地提供了細菌殖民的溫床。

    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思考、說話、做事慣性,不也是這樣嗎?看似無礙,但是,累積到了一定程度,就變成了自己和他人交流的障礙,與人接觸的當下,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所造成的印象及影響,是不可逆轉的,甚至,可能造成傷害。

    心底升起了強大的怖畏!所以,我願意從最細微處的模式調整下手。佈達每一天,都去看到有可能障礙內外身交流的慣性模式,晚上睡前,整理出可以改進處,做為第二天要加強注意的標的物。

    像是今晚,回程路上,跟一湛講話時,發現,自己有幾次打斷了她的話,就在她字與字之間、稍微停頓處,我就假設她要說的,幫她接話了。看到自己的急躁,在晚上睡前,讓急躁的自己死去,許願,明天要誕生一個全新的、不急躁的自己。

    第二個重大發現是,之前,師說要禱告,自己總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但這幾天,突然懂了,禱告,就是要把自己的困難很具體地說出來,交給天地,而我之前之所以對禱告沒太大感覺,就是因為,我看不到自己的困難在哪裡

    現在,因為看得見自己身口意的模式,以及這些模式帶來的過患,對禱告,就很有感覺了!常常喜歡跟老天爺告解,讓自己的罪完全透明

    最後一個重大發現是,這個月,因為很忙碌,定課、聞思、和寫日記的量,都低於自己的理想狀態,然而,在短短幾分鐘空檔裡,做定課或寫日記的時候,我突然體會到一種「天啊!我完全都交給您」的空,這才發現,以前自己在做定課和寫日記,還是有很多時候,比較像是在隨順慣性、或滿足自己的慾望。

    少了虔誠的定課,只剩下呼吸配合動作的機械化,甚至,長養我慢,長養我對身體的認同及抓取。

    師說:代禱,其實是把定課包裝在禱告裡面,讓定課更平易近人,更入對方的心。所有的定課都是禱告才有用,而沒有定課的禱告,也很難有幫助。

    原來,這就是聖脈禱告的特色!

    最後,想到,大家開始練習代禱、累積了一些經驗以後,我們可以收集整理出一個代禱工作手冊,讓後來的人參考。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 恭錄師開示:

    「做法務,一定要從師的角度,才會看到每個人可以做什麼。」

    「先去做,才知道問題在哪裡,有做出經驗,再組團,再開會。」

    「師隨念的格局要大,不是只考慮我自己可以怎麼做,而是『我們』能怎麼做。過去,都在等師決定事情,就沒有練習全方位看事情,主動性不強。要先練習用師的角度看事情,師才能校正。」

    「半日禪一日禪,不一定需要很多的老同修參與,而是需要釐清什麼是集體托缽時[老同修vs.新同修]的最佳比例,而每一個老同修的能力又不太一樣,我們當然希望每個來的新人,都能夠受到最妥切的照顧。」

    「常態課程、禪修要繼續做,一領一代禱也要實際去做,然後,才能夠檢討所做的,有沒有發揮最大的功能,才能找到與世間結緣最理想的方式。」

上一篇:不被架空的靈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代禱手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