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0-30-2012法談補記……

    從古到今的自然,就是允許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這是從來沒有改變過的價值。苦難來自,我們把自己的自然套用在別人身上,握有權力資源者把自己的認知套用在別人身上。

    理想的制度,會允許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人與人之間的結合,是自然、自願的,有進出、改變的自由。

    我們不能用自己的真,去判斷別人真不真,不能用自己的信仰/理想,來校正別人的信仰/理想。每個人,都要用自己的信仰,來校正自己的生活中不符合自己信仰的部分,這才是做自己的最真。

    常常去體會天、地、中心線,對準中心線,身心就會空,空了,就會轉靈活,知道如何去呼喚彼此的最真最美與最好。

    空,是需要感覺的,可以透過呼吸,天地,中心線來感覺,常常在六根上放空,直到空的感覺內化了,才能夠回到慣性反應之前的自己。

    我們之所以一直落入輪迴,是因為我們的注意力都在「有」,而不在「空」。以為境界是實在的,是死棋,但其實只要高度夠,就會看到活路。

    定課,就是在聽空,鍛鍊入境入心入息入空入流。

    ~~~~
    這一個月來,密集聽上師的開示,終於,在昨天下午的半日關,有機會把這些開示,轉化成可以體驗的練習。

    半日關,主要就是介紹聖脈的三合一定課,定課,顧名思義,是讓身心安定的功課。然而,身心為什麼會不安?我的體會是,當所做、所說、所想不一致的時候,就會不安。

    定課可以幫助我們,讓身心步調一致,生命才可以上軌道,才會心安!

    如果要再細分,定課,可以讓所想、所做一致,這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礎,讓我們可以更進一步,透過寫日記,讓所想、所做、所說一致。

    這一個月,在上師的身邊密切觀察,親眼看見,每個時刻的上師,都完全地活在當下,身口意一致!要不是因為自己有在修行,常常觀察自己、觀察別人,就不會了解,身口意一致地活在當下,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這麼地困難!明明,那才是人的自然啊,我們卻對自然那麼陌生!因為,我們真的活得很不自然。

    大禮拜,從身體的鬆緊軟硬變化,體內水分的流動感,體溫的變化,到呼吸的動靜,去感受身體地水火風自然調節的功德。經行,身體變成了一個對準天地的輪軸,呼吸和動作進入自然滾動的韻律。打坐,在最舒服、省力、又最容易保持清醒的姿勢裡,觀察呼吸、念頭、感受的生滅來去,學習用天地間最寬大的心來接納,那個最寬大的心,就是接天接地的中心線。

    結束後,簡短的討論分享,孔萍說,她不懂什麼是「不要用我來看自己,用上師的心來看自己」,她覺得很抽象,我說:我們只看得到眼前,上師卻看得很遠,看到整個因緣背景。如果我們用自己看到的來判斷,很容易迷路。每一個看到,都是不知道,都要問,上師會怎麼看。

    她接著問:以為呼吸會越來越長,卻發現,很長的吸氣之後,有憋氣的感覺,不自然了。回答:因為還在想上一個呼吸的長度,還想控制。其實,每一個呼吸都是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只能好好地看,沒有預設立場,沒有什麼可以控制的。

    這個提問,讓自己鍛鍊聽話、說話,感覺,對話中,有比以前更注意入對方的心。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留最大空間給靈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喜捨心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