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在電視上看到「給雅各神父的信」這部芬蘭的影片。

    故事敘述一位被關了十二年的假釋犯蕾拉來到了偏遠鄉村的教堂,心不甘情不願的擔任盲眼的雅各神父的助理,為神父代唸許多遇到困難,請求神父代為祈禱的信。神父原本以為他是為上帝做事,讓寫信來祈求代禱的人們得到守護,獲得安慰。盲眼神父與上帝的關係彷彿就是蕾拉與神父的關係。

    但當寫信來的人愈來愈少,甚至最後沒有人再寫信來,讓生活重心在等信的雅各神父漸漸喪失信心,甚至出現類似失智的情況。於是心智漸趨軟弱的神父坦白的告訴蕾拉:「我以為我做這些事是為了祂,但或許正好相反,都是為了我自己。或許這是祂支持我,引領我回家的方法。」

    蕾拉是一位對人不再有相信的假釋犯,最初為神父唸信,她也以為她是在為神父做事。但是她對這些信嗤之以鼻,甚至不耐的把信丟掉。但是當她後來看到神父可以把一生積蓄全部送給受暴婦女,而不求回報時,她的心漸漸軟化了。她也曾起貪念,想把神父的錢偷走,一走了之。

    但想起神父對她和對世人的愛,她還是留下來了。

    最後她轉換態度,與郵差一同虛構有信送來。因為對神父有了信、有了尊敬,藉著唸信當中,講出了她從小受到的不幸。

    神父也將蕾拉的姊姊寫來給神父的信交給了蕾拉蕾拉當場淚流滿面。原來周遭的人,包括蕾拉一直拒見的姊姊一直都在支持著她,上帝也不曾遺棄她,這一切都在引領著她回家。

    神父在交給蕾拉信之後不久,被她發現倒臥地上,已氣絕身亡。

    或許身陷沮喪的神父因為看到蕾拉的重拾信心,也看到上帝的恩慈,見證了這一切之後,身心安詳喜悅的返回天家了。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  

上一篇:家中倒扁的「紅衫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財政劃分的大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