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韓國音樂團體PSY的音樂影片江南Style,從今年七月中上傳至Youtube開始,至今,已有超過六億人次的點閱率,紐約客雜誌駐北京通訊員Evan Osnos,在一篇名為「為何中國會缺江南Style」的文章中分析道,當中國人看到江南Style的成功,心中最大的好奇是:「為什麼我們生產不出江南Style?」

    近年,在全球政治影響力、經濟力、市場力都與日俱增的中國,也企圖發展所謂的軟實力,去年,中國共產黨更宣布以文化發展為第一優先,勢必打造傲視全球的文化品牌,不惜砸下大筆金費,在全球各地蓋孔子書院,將電台、電視台擴展至海外。然而,這種官方推動的、以歌頌輝煌古文明和炫耀經濟發展為主的文化輸出,能夠引起共鳴嗎?

    江南Style的成功,在於它對韓國社會幽默的自我嘲諷,不管一個人對韓國、甚至所謂的亞洲文化熟不熟悉,這種自嘲,是超越語言及文化隔閡的,它甚至是一種邀請,邀請所有的人,來反省自身所處社會的種種荒謬現象。

    而不看缺點、專門隱惡揚善、自吹自擂的文化產品,誰會有興趣呢?那也就是為什麼,至今,以中國最重要文化象徵為題、也最成功的電影──「功夫熊貓」,是美國人製作的,中國本身,生產不出這樣的東西,就算有,也早就被嚴密的審查制度給封殺,或是修剪得無聊至極,沒有人要看了。

    漫畫家輕鬆家朱時毛在中國數字時代發表數格漫畫,描繪了熱鬧的紐約、巴黎、東京Style,而上海Style,則是一個被關進精神病院的「非正常人類」,診斷書勾選三個病兆:活動多,到處亂跑,豬,確定為「陽性反應」。

    這令我想起今天師開示的一句話:「華人社會沒有自我診斷和治療的能力,因為,太仰賴黨國威權。總是要等到民不聊生,忍無可忍了,才整個崩解,改朝換代。」

    是啊,結合儒家與法家的華人政治文化,打造出專為統治者、而非為人民設計的社會,所有的制度,都在便利統治、維持秩序,聽話者生命財產有保障,不聽話者,被視為社會亂源、應被教訓。這樣的制度,往往造成被統治者自求多福的自私心態,以及創造力的萎縮,國力的衰退。

    看看今日全球的文明國家,都是為保障國民的天賦人權而存在,以平等為核心價值的,反觀台灣及中國,在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統治下,人民普遍還停留在國家為統治者存在的落後思想中,對太子黨、權貴的存在,見怪不怪,於是,難以發展出蓬勃、具有自省能力的藝術創作及思想論述。

    Mia分享說,周日演出完,有朋友對她說:「戒嚴也是必要的啊。」

    站在統治者的立場,才有可能說戒嚴是必要的,台灣的戒嚴,其實可以翻譯成「台灣是蔣家/國民黨的」,就像淨空法師推崇的信仰──「國家是皇帝的」一樣。

    不相信人權、只相信威權控制的教育,至今,仍閉鎖著台灣人的生命力,而戒嚴時代的媒體人、司法人、教育者、行政官僚,在解嚴後繼續存在,繼續宣揚著黨國封建的信仰,剝奪著台灣人吸收完整資訊的權利。

    我想,這個社會整體的自我診斷能力,必須來自每一個個體的自省能力,而自省,必須來自對自身的完全接納,相信瑕不掩瑜、瑜不掩瑕,才能如實面對自己的優缺點,才有修正與進步的可能。

    就從自己開始,深深地相信,做最真最善最美的自己,是最自然的,也才是對這個社會最有幫助的。每個人的最真最自然,不是靠法律可以規定、或威權可以控制的,必須深深的內觀,才能體會。而保障這個最真最自然,才是一個國家之所以存在的唯一可能。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對的心量對的信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要再更認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