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空靈,先空,才能靈。」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生命是如何聚散、沖刷、積沉?人類智慧是如何從變遷和調節當中演繹而出?有新朋友問到師承,不禁令人深思起人類的智慧究竟是如何傳承的?當年的佛陀、蘇格拉底、老子和莊子….最接近智慧底蘊的,我想莫過於師常引述的老子的至理名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吧!

    「法就是自然,就是尊重,就是做自己的最真善美,就是允許每個人做他自己的最真善美!永遠不變的才是真正的自然,從古到今,真正的自然都是尊重每一個人做他自己的最真。」

    見證智者順乎自然的心量廣大,人類的不寬容創造了很多的限制、框框和體制來拘禁約束和綑綁自他,製造苦難,這些苦難成為累結的痛,但我們何其幸福,可以在最溫柔細膩的光和愛之中點燃心的明燈,開啟一扇又一善智慧的窗,看見天的尊貴,地的寬厚,自然的無窮盡變化與創造!

    下午的法會在自然中有如彎彎小河輕輕流淌在秋雨的節奏裡,怎麼進行的?因緣起伏巧妙無痕,師的智慧穿梭其間。

    談到有關聖脈方向和語言的轉變。

    「這幾年來生命教育的轉變都是為了更接近社會和國家的需要,為了可以利益更多眾生,可以更精準地表達出我們對國家和社會未來方向的嚮往,為了幫助每一個人更容易達到我們所嚮往的人格特質。」

    「憧憬,是你要去哪裡,有幾個關卡、已經到了哪裡都很清楚,例如吝嗇,假如不知到吝嗇是痛,就不能校正。更不能用自以為的應該來校正自以為的別人的不應該,但要會呼喚,呼喚是可以讓對方感覺到痛。要有如當年慧可向達摩求法,為求心安寧可斷臂的決心『我願意為安心放棄一切,只求心安。』」

    「由每一個人理想的信仰和意識形態來校正她自己的生命和生活符合不符合她自己的信仰和意識形態。」

    「我們沒有資格論斷人,負不負責不是任何人可以界定的,判斷別人不善良、不負責都是讓自己受苦的道德框框,肯定這樣的判斷沒有意義,能做的,就是幫助受苦的人接受無常。」

    生命的擁有與失去。有與無;我與無我;幻象與實相,馬雅與大梵;真空,妙有。生命在物質與空間的變異中辯證散滅與創造,發現新的呼吸和生命,永不重複。

    社會制度和聚落的演化總是不斷隨著人類科技、文明以及生活型態的改變而變化,然而,真理是永恆不變的,一言以蔽之的真理,只在每一個呼吸、每一個眼神、動作、表情姿勢裡,點滴實踐!

    「中國歷史最緊密的是家庭,連婚姻都是為了家族,往往要求門當戶對講究門第,屢見於達官貴族、王公卿相之間,是為了結黨的利益結合、政治婚姻;在農業社會時幾代同堂是當時社會的理想狀況,家人往往是一種生產關係,但是當社會型態改變,古代農業社會的同堂已經演變成會發生隔閡或寵溺的隔代教養,不再是一種自然。自然是自願,不是不情願、不是強迫,不是為了拉近距離而勉強湊合。而我們現在仍有許多框架是用過去在約束現在。」

    「現在的法律仍在干涉人與人的結合,美其名是保護弱者,其實是不可能的,除非有暴力和傷害。」

    「自然,給予對方的是讓對方更有心量、更有愛心、更有自信,更懂得照顧自己和別人,身心穩健成熟、情緒穩定,一個人可以很自然地幸福快樂。」

    「比較自然的是朋友,是道情,道情是沒有變過的,宗教的教徒很多都是從古到今都沒有變過,較為永恆、恆久。道情,是普世價值,是有共同的信仰和價值,彼此願意在關係中淨化和內化。」

    問:「感覺生命過得好嚴肅,要怎麼會玩?才不會那麼嚴肅?」

    「鼓勵自己做最真最好的自己,社會要你進入框框,但我們要自己沒有框框。」

    「自由,要有內涵,要做最真最美,有慈悲喜捨四無量心,要有信念。」

    問:「有時很難有心量,如何才能堅定信仰?」

    「很難有心量是信仰的力道不足,心量和信仰有關,常常感覺天、地,心就會回正,就會越來越單純、天真、相信。心量和信仰要從接天接地開始,接天接地不只是一種感覺,而是在感覺之中會越來越接近天、地的質性,心能不能很快地去感覺天地?感覺到天,就會感覺生命開始有尊貴、高尚的質地;感覺到地,就會感覺自己體會到地的寬闊、厚樸、滋養和豐饒。」

    「也可以常常去呼喚、去問自己會別人喜歡心量大或小?大家都會喜歡自己心量大,那就會開始轉正,心量大,不是軟土深掘,不是轉笨,而是因為依止中心線、接天接地而變得很靈巧很有智慧。」

    問:「如何保持最真善美?有沒有次第?」

    「一再地去練習,就會熟練,學習就是要熟練,越熟練,心量就會越大,越接近天地,一招就要熟練!能量決定我們能不能找到我們的最真最自然,找到最不用力又最有力氣的說話方式;找到我們最不用力又最有力氣的表情和姿勢。是功力而不是次第。」

    「常常去聽沒有聲音是甚麼,常常去感受天籟地籟人籟,有沒有辦法在六根放空。空,自然才會出來,沒有新招就是因為沒有空。當我們的心、注意力放在障礙,很少去注意沒有障礙的地方,就會感覺境界是實在的,但每一步棋其實都是活棋,你卻把它下成死棋,因為心沒有空間。所以高度夠,就能夠看到路,才不會迷路,當心接天接地就能找到最自然,有高度,眼界才能打開,才能入心入境入息入流!」

    問:「什麼是父母未生前的自然?」

    「父母代表社會文化裡很沉重的框框和影響力,那些陳舊的觀念和秩序,對人很多規範、不放心,對自己沒有信心的防範,例如不丹,當它開放媒體之後和制度之後,就一定保證幸福嗎?能經得起誘惑嗎?經不起誘惑的幸福是真正的幸福嗎?」

    問:「婚姻是必要的嗎?聖經說共負一軛要有相同的信仰,當我和配偶之間出現需要磨合時,怎知何時該分何時該合?」

    「愛情為何是信仰?理性就會計較,所以要放棄自以為理性的思考,為何要投入?是為了共負一軛,好比一個人蓋房子需要30天,兩個人只要15天,但兩個人在一起比較好玩,比較不會單調無聊,所以在一起,是因為相信我們的關係對世間是正向的,不會破壞環境,很舒服很環保。」

    「是社會讓婚姻變成必要而不是自然,終身伴侶是每個人都可以找自己希望的人結合,可以自由進出,不以性關係為基礎,是為了增加力量,而不是束縛,無論分合都不會有閒言閒語或是異樣的眼光看你,有始有終不是很自然,但我們的社會不允許我們做最真的自己,會影響自由人,不是自願而是妥協,絕大多數社會的一夫一妻制是統治者方便統治,因為專制統治者不喜歡自由人結合。一夫一妻制迎合了很多人對婚姻的恐懼,不是自己省思過,而是跟著潮流走,最真往往不符合社會主流,甚至是反社會的,但是婚姻真的能保障弱勢嗎?其實是做不到的!」

    好的社會應該要提供很多不同的選項,例如最近的「革命婚姻──婚姻平權,伴侶多元」遊行,倡導多數人家庭契約,家庭可以不限一夫一妻,只要成員願意做終身伴侶,就可以簽定契約,登記家庭,也可以解約,婚姻不應該以民法來決定性行為的履行或是性伴侶。終身伴侶不決定於有無性關係,性關係也不是兩個人結合的必要條件。

    「分或合,必須依自己的感覺自己負責,許多分不開是依賴,不是分開有困難,是對關係有依賴、放不下。」

    「一個不能接受自己缺點的人,當然不太可能和別人發生永久的關係,當你還需要證明、還需要爸媽,如何能與人建立正常的關係?」

    「華人常常把私領域的事當公領域的事在談論,但是卻不敢提出政府的弊端,在家庭裡,需要做的是呼喚和撒嬌,而不是管,家裡沒有所謂不公不義。許多人認為戒嚴是必要,是因為沒有人權觀念,因為長期被黨國體制洗腦,認為國家是皇帝的,所以為了維持秩序信仰戒嚴,沒有自我診斷和療癒的能力,因為太仰賴威權,當普世價值早已是權責一體的時候,華人仍然不負責任地將權責分開,甚至說民不聊生是天意,是天命不可違!人們對本心沒有信心,又讓媒體愚弄、利用,我們都不清楚國民黨不斷地利用黨產和退撫基金在操控台灣的資源,又用很多特權大開後門,再以嚴苛的制度限制人才進入體制,就算進入體制,卻也只能做沒有辦法發揮能力的事務官,華人的官僚體制會讓國家沒有出路,到最後,不是仰賴廉價勞工,就是受制於美國資本主義!」

    「中國人不敢提倡會引起反思能力的老莊,只敢到處吹捧孔子書院,但是,實際的價值在哪裡?孔子書院無法推出真正屬於人性的價值!」

    剛從希臘回台灣的新朋友說:「台灣人很焦慮,媒體的角色並沒有讓事情獲得解決,台灣的民主很脆弱,需要好好地守護,要做一個不卑不亢的台灣人,文化的本身,沒有限定人種,或許,可以從家庭和個人取得解決問題的鑰匙。」

    「台灣沒有人文教育,也沒有土地教育,我們不愛自己的土地,我們的教育沒有教我們愛這塊土地,沒有連結,為何華人崇洋?為何嚮往移民?想移民是不願意被殖民,但學佛的好處就是到處都是淨土,台灣當家作主的需求是很大的,因為一直沒有被當成『中原』,但是因為人民一直不理解資源分配的不平等,公務員的資源從何而來?許多建設是為了A錢,蓋了又放置不管,膨脹GNP,卻都是在造假!」

    智慧為苦難而存在而發光。

    在寫實主義畫家米勒的晩禱中表現的是浪漫的信仰,滴落在生命最真實的土壤中,禱告,展現的是人類的大苦與大美,因為虔誠,讓至美如光暈籠罩這苦難現實的社會,今日的開示,心在品嚐生命的咁與嘸咁中,迴盪。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在迎來送往之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為何沒有江南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