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婆婆的左膝因痛風的關係又腫又痛,一賢的二弟端了一桶熱水要讓老人家泡腳。婆腳一觸熱水就縮回腳,把腳杵在桶子邊緣,直嚷著水太燙。么弟過去說,婆怕熱,水不能太燙。二弟說水溫剛剛好!

    看二人僵持不下,我蹲在婆腳邊,用手捧起一些水,輕輕拍著她的腳背和腳掌。問婆:會不會燙?婆搖搖頭說:這樣就不會。

    於是我像個媽媽,用水輕輕拍打著要入游泳池、又嫌水太冷的小孩,重複著同樣動作,並漸漸往上移到婆的小腿肚。過了五分鐘後,哄婆婆把二腳浸到水裡。

    婆婆仍是很遲疑。我跟她撒嬌:「ㄟ,我二隻手都浸在裡面很久了,妳的腳還不敢進來?不會燙了啦!到底是妳要泡腳還是我要泡手?」

    婆笑呵呵的把右腳放進桶裡。要抬起左腳時,她又痛得唉唉叫!

    我:「很痛ㄏㄡ?來,我們呼氣時放鬆!」

    么弟在旁接腔:「對!妳要聽阿嫂的話,呼氣放輕鬆!」

    婆婆認真的吸氣呼氣。二、三個呼吸後,左腳終於浸到熱水裡了。

    我幫婆婆按摩著腳掌、腳指頭、小腿。水在腳掌和腿上像上了一層潤滑油,婆瞇著眼讓我按摩。

    不久她突然嘆了口氣:我有跟妳阿爸說,叫他不要讓我這麼痛,但他好像都沒有聽到!

    在婆婆心中,已過世七年的公公,早就「升格」變成神了!

    我:沒關係!阿爸可能沒聽到,我們再跟他講一次。

    我繼續按摩著,尋伺要如何減輕老人家的痛。

    想到了!用不太輪轉的台灣話教她:妳跟阿爸和三太子說,我知道這樣痛,是替我的兒子在痛。我這樣痛,我的兒子們就不會痛。這樣我也甘願,但是請不要讓我痛太久!

    婆婆連連點頭說好。她的眼神突然變柔和起來!

    妳最疼妳這些兒子了,對不對?如果妳這樣痛,妳的兒子們就不會痛,這樣妳一定很甘願ㄏㄡ?

    婆點點頭。

    那我們就甘願的來替兒子們受這些痛!

    婆婆溫柔的點點頭。她的眼睛因愛而亮了起來!

    半個多小時前,她還因疼痛把頭埋進雙手裡嚶嚶哭泣!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老外的身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同一個靈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