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近幾日,失明的老狗幫個大忙,牠總是天未亮就起床,走到床頭邊,吵著我們,「帶我出去吧!」因為如此,早上總是有兩個多小時的靜坐時間,來幫助自己回到身心的自然。
    前幾天,還未適應早起後的寒冷昏沉苦,當老狗結束大小便後,我總是想重新回到溫暖的被窩中,但只要一想到親教師,就回到正確的選擇,回到定課來吧!

    經過幾天的慣性訓練,這個早起的苦,就不以為苦了。

    我常這樣想,早起可以多做點事,若是疲倦了,沒事的我,隨時可以補眠啊!

    尤其是週三早上,四點半起床,去高美濕地賞鳥,到了中午時分,身體就感受到疲憊了,當想要上床躺臥時,就想到曾經佈達的,非時昏沉的持戒。於是用上坐取代睡眠的想蘊(因為,親教師說,很多受想,不透過呼吸與安靜,無法檢試正確度)

    昨天中午的靜坐,真的看到親教師曾開示過的真諦。原本帶著想睡的身心上坐,但是,只要回到呼吸來,在坐中卻沒有出現身心的昏沉 (可見上坐前的昏沉是不太正確的反應,身體安靜後,才能去確定,身體是否真的需要睡眠),下坐後精神越來越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重要的是,增加自己對定課的信心。

    早上靜坐兩個多小時,下坐後,準備早藥石中,看到身體比念頭慢了許多。透過靜坐後,安靜許多的身體,正好用來幫助念頭安靜下來,此刻正是做身念住的最佳時機。先有念頭後有動作的定課體驗,感受到身體如同念頭的煞車。

    世間許多人的大問題,如何讓身心安靜下來?

    我用當下此刻的覺受來看,覺得,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就如同親教師說的,身體具有六度的精神,身體沒有欲望,欲望主要是心的問題,當心無法得到滿足,就會利用身體找尋出口。

    當我們的身體,透過呼吸與放鬆,回到自然(地水火風空識),就可看到親教師開示的內涵與深度了。也可以解決身心大部份的煩惱(依我的體驗,可以解決百分之七十~八十的身心煩惱,身體真是好用的法寶,難怪以前的禪師,總是對有慧根的弟子說,寶貝在你身上,幹嘛一直跟我要)

    看完同修記錄親教師的開示,於是節錄一段,當做今晚共修會的聞思內容。

    將聞思主題寄給今晚的主持人(靜淑),要先尊重她的選擇。

    靜淑同意後,再轉寄給桂春列印。

    我想,這是做事情的優先順序,是尊重的義務。若不這樣做,代誌就ㄟ大條!

    晚上共修會,我請華容報告佈達的體驗。(每天看電視一個小時,如超出一個小時,就要用定課來補看電視的時間)

    華容說:當開始認真面對自己的欲望,就看到內心的拉扯,我竟然還會想,節目中間的廣告時間,不要算在看電視的時間上,你看,當開始面對時,就會有這些滑稽的想蘊,事後,自己都覺得好笑的念頭。昨天跟今天,用減少看電視的時間來多做定課,ㄟ,這兩天的精神就很好,很受用喔!可見得,看電視,會讓腦筋越來越不靈活…。(報告已經超過三分鐘了,華容喜心的忘情分享佈達後的體驗,同修們也認真的聆聽,這才是我要的共修會)

    等華容報告完後,出現幾秒鐘的靜默,我開口說道:這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想到佈達,這是我們老同修好久以前做的事,今天華容來幫我們,讓我們能重新回到對治欲望的佈達。

    靜淑:聽到一無的講法,讓我們覺得好慚愧,嗯!好一個長江前浪推後浪。

    靖絨報告:從工作的觸境中,看到法的好處,跟同事的對待中,就看到自己從對同事的成見中脫落出來,不再用自己的過去,面對眼前的同事。

    靜淑追問:在體驗的過程中,可不可以講清楚一點。

    靖絨:當自己願意歸零後,內心就會有新的看法去面對外身,而不是再用過去的態度,面對同事。這種作意,就如同過去對同事成見的框框,從心脫離了。

    我回應說:我對成見脫落的體驗是有兩種作意,看有不看無與見苦。我個人覺得,這兩種作意最有用。

    今天秀枝的身體狀況不穩,在共修會中,看到她用呼吸在推拿身體,但沒有盡量保持不動姿,維持中心線,而是牽就身體不舒服的動作來呼吸。

    這種動作,易引發氣動。大多數氣動,都是這樣發生的。

    很想去告訴她正確的方法,免得落入氣動。

    但又怕她誤會,所以,還是保持距離,以後再視情況而說吧!

    我報告:本週發現自己兩個漏,在目前身心觀察的範圍下,看到兩個不耐煩。第一個不耐煩是,帶盲犬小熊外出,小熊不聽自已的引導,此時,就看到內心開始冒出不耐煩的用力。第二個不耐煩,去後山散步,不知如何,今天來往的車輛很多,在兩部車經過的時候,內心就生起不耐煩。這兩個不耐煩,都是透過身體緊的提醒,所以,很感謝平日定課的放鬆,讓自己看到不易看到的苦。還有,這個苦,只要有觀到,就看到苦的滅去。如果失去法的觀照,這個苦就難斷掉。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兩性關係的最自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見神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