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台教會舉辦的《揭開司法黑幕講座》。
    羅承宗(崇右技術學院財法系助理教授):
    台灣的司法官與檢察官一起訓練,檢審不分,與包青天相同,1950年台灣的民主轉型,行政權進化,說了一個笑話,蔣介石死後遇到孫中山,孫中山問他實施的民主如何,蔣介石說,第一任總統是我,第二任照例連,第三任吾三連,第四任,余又任。
    2010年參與司改會「追緝惡檢」專案,要把惡檢驅逐出司法界,從鎖定最高法院判決無罪定讞,針對八百個判決,由律師來分析是否有問題?從偵查光碟,發覺檢察官偵辦是關起門來,行為如同流氓,罵人、恐嚇…羈押,押人取供,行徑離譜…,現在的司法審判不公,如電影,少林足球,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檢察官、司法官、、,都是我們的人),你怎麼鬥得過他們!
    期待司法是色盲- 建請裁撤特針組(黃帝穎律師):
    憲法賦予人民平等權,台灣長期審檢不分,特偵組淪為政治工具,如明朝的東廠,特偵組的辦綠不辦藍差別待遇,舉選舉最令人關注的兩個案件,宇昌案與富邦案,特偵組的不公平待遇,或諸多司法個案的比較分析(提出十個案件,辦藍不辦綠,例如台北市場郝龍斌花博弊案與雲林縣長蘇治芬垃圾掩埋場弊案,…,下場不同。)皆可證明我國司法仍有威權遺緒,未能依法行政、無力公正審判,因此要期待司法是色盲,能公平執法,公正審判,即必須建構司法透明與究責的相關機制,除法官法外,妥速審判法等先進法律的建制有其重要性,對於當前戕害司法公信力甚深的特偵組,應盡速修法予以刪除,以回歸正常檢察作業,重建司法威信。
    洪英花(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原本是士林地方法院的院長,因為替阿扁發聲,被降為地方法院法官,他說了一句台灣話,耐人尋味:「一世做官,九世做牛」。法官可以有宗教信仰與政治理念,但是辦案不分藍綠,針對政府對待阿扁前總統,國權重於人權,不重視醫療人權 ,使人不安,讓人心情沉重:
    馬總統違反自己於2009年5 月14日簽署(同年12月 10日施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0條「自由被剝奪的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第六條,「人人皆有天賦之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 ~ 健康權從此衍生出來。
    報載扁總統缺乏完善的醫療服務、及在舍房居住時間過長等問題(ps.每天放風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法務部的行政權已對扁總統已經構成濫權「殘酷與不尋常懲罰」。
    對於扁案,因為意識形態與政治信仰的不同,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是非曲直,留待歷史論斷。 
    劉幸義(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
     對台灣的司法痛心疾首,維護司法人權須要很大的道德勇氣,
    大水庫理論的不公不義,論國務機要費案 - 大水庫理論只適用於馬英九?
    ~ps.大水庫理論:把進的錢與出的錢搞在一個和稀泥的大水庫裡面,(當中還包括盜用公款被發現後,才急急忙忙捐出去給慈善團體與基金會的支出),然後據以判馬英九無罪。以同樣的標準,只要陳水扁能夠證明,他從事政府相關活動,捐做公益,從事外交等等公務總共花的錢,遠超過起訴書中條列的1億零415萬2395元,依照大水庫理論,陳水扁就應該判無罪。
    障礙台灣民主發展的三個公害:
    一、學校教育主流為統派主流。二、媒體公害,不實報導,如稻草人,先猜測事實為何。第三立法院公害,讓人有無力感。
    台灣很多人對阿扁被虐待,覺得高興,這個可做變態社會學研究。扁案要重審而不是特赦。
    知道台灣司法不公不義的問題,要如何做才能發揮力量?
    學者回答如下~ 
    黃帝穎:台灣的民主才二十幾年,要在體制內拿政權,只有反覆不斷的告訴親朋好友,演說、寫文章、走上街頭,例如美牛。
    羅承宗:這是個媒體的時代,民進黨的空軍在哪裡?如果沒有,陸軍容易被轟炸。
    國民黨強的是鉅額的非法黨產與頻頻犯規的金溥聰,他的論文是寫選舉廣告,選舉前媒體的正面消息多,就勝選,民進黨的沒有只有靠三明治(三立、民視,自由時報),要突破很困難。
    洪英花法官:馬總統要落實他簽訂的兩個受刑人權益條約,真正跟上文明國家的民主腳步,而不是畫餅充飢,阿扁的問題強過獄政管理,唯有保障人民生存權,才不貽笑國際。
    劉幸義:從自己的親朋好友開始,腳踏實地,做法官的政治力量要出來,吃到甜頭時,勿忘了正義。
    台教會會長張炎憲教授總結:
    台灣法官系統,沒有人敢出來說話,感恩洪英花法官來參加,台灣法官如果關心台灣的公民正義關心,是台灣人的幸福。
    國民黨專政,好的大法官無法進入,舉例劉幸義教授,因為敢對政府官員質詢,而未被選上大法官,對於司法正義的堅持讓人讚嘆。
    每個人從自己做起,堅持司法正義,才可改變台灣。
    台灣是寧靜革命,未經流血, 所以很多問題留下來,例如扁案沒有生命權利,結構性問題,控制台灣教育,現在台灣的思想倒退嚕,平常就要說、要做,台灣司法不公不義,有系統的說,有現代化,有人權的國家,台灣才有希望。
    針對台灣目前司法的困境,與會的學者皆認為,要從自己做起,用各種方式,向人解說司法的不公不義,需要轉型正義,就好像推廣公民教育一樣,每個人最當下因緣可以做的最真最好,會造成不可思議的連帶力量,讓我們一起努力,迴向台灣司法公義。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這不是別人的故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民記者李惠仁樹立了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