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的法會,小組互動時,邀大家分享性行為的看法,你認為性行為可以離開愛嗎?靈肉可以分開嗎?性行為可以拉近內心的距離嗎?有三位組員表情尷尬,始終不肯開口,可見「性」的議題,在我們四五年級的女性心裡,是個隱晦的話題,如果不是學法,我在這部分,應該是非常保守的。

    法談一開始,再次複習上週所講的主題,兩性關係要和諧,先要懂得和自己相處,才能夠和別人相處。當自己很富足了,這時發展兩性關係,是一種喜樂的分享,而不是匱乏身心想要找尋依賴。

    性關係,絕對不是發洩,而是身體滿足之後的一種神聖儀式,身體是心的延伸,那樣飽足感的身體,很想與對方分享,很想與對方共舞,但有沒有完成,都無礙的!性慾的滿足,不一定要透過與對方身體的接觸,其實光是沐浴的沖水,都會有很舒服的感覺,那就是身體的最自然。

    床頭吵床頭和,只能消解一時的情緒,但對於情緒的消解並沒有幫助。找到對的人、有真愛的性行為,是一種身心的合一、它一定向著靈魂是同一個。在性行為上,雙方都希望彼此誠實以待,沒有人喜歡虛假。害怕失去對方,通常會委曲求全,區區性行為,要誠實都很難。。

    性關係是神聖的,這並不是唱高調,而是很基本的態度,透過修行,一定可以達到的理想。修行就是在鍛鍊自己的心量廣大、心很慈悲正向,隨時讓自己接天接地,跟天地禱告,讓每個眼神、態度、姿勢…,都活出自己的最真,心轉細了,心廣大了,就會找到靈魂的高度,就會知道什麼是自然。心地厚實,找到生命最好的質地,這是還沒有宗教之前的宗教,不需要宗教教派的框框。

    在大開大合的開示中,打破了保守的界限與束縛,讓原本有些隱晦的話題,在愉悅的討論與笑聲中,讓大家對生命的源頭上了寶貴的一課。

    法會結束後,和同事英華互動,她對法一知半解,覺得開示聽起來好宿命,經過解釋後,她才知道原來她不太懂宗教的語言,但是她卻願意謙虛地傾聽、學習。感覺她的苦逼得她不得不去尋求答案。在內心深深祈禱,願她能有此福報,能受用善知識的法,乃至終有一日可以和善知識連上線。

    另外,和從林口來的素真互動。她是看網站來報名的。她很害羞,兩次小組互動都分在我這一組,總是安靜地聽著,不發一語。

    她因為嫁入一個大家族,無法適應太大的壓力,25歲就離婚,但和先生家庭的關係卻一直藕斷絲連,痛苦不堪,直到最近幾年,才真正擺脫而稍得自由。而從年輕,為了生活,不得不到中國工作,長時間因和當地人話不投機而變得自閉(感覺中國人太講實際,很少有文化素養。)回台灣後,由於太久沒有與人相處,變得非常閉塞退怯。為了走出小小的世界,她去法鼓山做義工、聽開示。生活就這樣孤單地過。(在訴說時,幾度紅了眼眶,直說生命好苦!)

    但偶然的機緣,上週來聽開示,看到聖脈這團體裡的人都好真,又聽到開示,讓她覺得好震撼,幾乎都是在法鼓山聽不到的內容,原來佛法可以這麼活潑開闊…。她說太法喜了,回家後不斷倒帶聽當天的開示,聽的時候,感覺好幸福,總忍不住微笑。

    沒錯,她真的是忍不住微笑。接著,晚上的法談,看到坐在我對面的她,幾乎從頭到尾,臉上都是洋溢著聞法喜樂、滿足的微笑。


    兩性關係 / 三昧智

       

上一篇:當身體飽足了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把自己準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