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跟瓊英商琴相約,無所不談,從相親、兩性、學校裡的資源分配不公、教室裡邊緣化的孩子...,越談越深入,「你不覺得我們的教育只是在綁住孩子的生命力,我們不會想讓孩子做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尊重,我們只要他們乖乖的當機器人,沒有感覺沒有想法,跟著做就對了....」,我很誠心的講,因為心很痛,因為我也是體制的幫兇。

    商琴很訝異的問,「全校還有誰可以談這些話題?」

    我與瓊英雙目對視,都沒搭腔,因為兩人在學校都找不到可以談的人。

    商琴說,「我在學校待那麼久了,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這些」,她又接了一句,「當然,我待在輔導室,輔導室是個很封閉的地方。」

    瓊英接著說,「坐在我旁邊的男老師,人很好,是好爸爸型的人。但是,我跟他談一些公共議題,他要我不要想太多,我想跟教務處反應班上某位老師的上課狀況,他要我不要害人......。」

    商琴聽到目瞪口呆,她看不到存在已久的教育問題,也沒人跟她聊,開啟她的眼界,雖然她在教育圈呆了十年以上。

    商琴熱情善良,認真負責,盡力完成學校交辦的事項,跟著體制的軌道走,她代表著校園裡大多數的老師。

    她不知道:學生待在學校,本身就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為教育體制裡的資源、課程、規範,並不是公平地照顧每一個學生,而是很偏頗的傾向所謂的菁英,校園裡的階級,是早已存在的事實。

    在台灣,學校教育並不能幫助學生建立信心,甚至更諷刺的,學校常是學生喪失信心之所在,而老師是其中的助長者。

    校園中的苦,一直都在,只是老師們安逸了、怯弱了、無感了、唯體制是從了。

    談話間,看著商琴,感覺她的心智尚在啟蒙,還有很多東西吸引她的目光,今晚,且丟出個重量級的話題,讓苦敲開世間塵封已久的心扉。

    (本文作者剛從國中老師退休)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點燃生命的熱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條馬路,兩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