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準備肯特公司的課程時,跟宥娟skype做些討論,我覺得前面幾週的熱身已經夠了,想要帶入台灣的苦難,想用「微微風與她的阿公」ppt,談白色恐怖。

    宥娟的提醒,「這是育甯的公司,我們幫人家做教育訓練,員工還沒有準備好,我們就切入政治話題,員工會不會私下有聲音?好像有些不妥。」

    她又建議,「我們來放72歲韓國鼓手的影片,好嗎?那個影片也很震撼。」

    知道宥娟的意思,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但是,不想被綁手綁腳的限制,更不希望一寂在肯特的迴向,是不痛不癢、無法說出心底的話。

    可以怎麼轉圜?

    搜尋過去聞思班的教學檔案,有個ppt檔案叫「心量」:

    心量--痛就是心量不到的地方。

    金融體系崩解的痛、飢餓的痛、飢餓的世界也是危險的世界、黨派鬥爭的痛、戰爭的痛、地震的痛、無家可歸的痛、生死的痛......。

    在困難的時候,在完全無助的時候,只要我的心念純淨就什麼都不怕,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相信~~

    相信只要我們的心清淨了,就會感應到虛空中最清淨、最慈善的力量。

    力量來自於信念

    願就是禱告,禱告就是迴向

    要做世間第一人

    不管別人怎麼待你,都用正向的心待人;我們只管自己的正向,不去管別人的負向。

    用自己的對來主動帶路,來感應世間的最真最美與最善。

    一遍遍的聞思,感受世間的苦難在心底滾過幾回,心中有股說不出的篤定,這是我要讓世人看到的。深信,苦能軟堅、苦能打開心量。

    員工進休息室時,又發出訝異的聲音,「今天要看電影?」,因為佈置得太有電影院的fu。

    覺得蠻開心的,每每製造的驚喜,都有達到部份效果,可以感覺他們內心的期待,這樣的驚喜,按捺住等待網路通暢的不耐。

    先用《敲敲》、《72歲鼓手》當作暖身,從輕鬆中讓他們看到台灣的下一世代的用心,讓他們看到自己(我們平凡普通,都不是鎂光燈下的俊男美女,但是,我們的用心,終究會被看到,天公疼憨人)。

    之後,才開始進入今天的課程「心量」。

    順著投影片,一張張的講解,表面上在講世界問題,其實都是台灣現階段很嚴重的現象,......然後,帶著他們靜坐,引導著整個大環境的情境,「我就是土地被徵收的居民,一封雙掛號信,我的家就沒了,是建商帶著警察把我整個人像抬豬一樣,抬出我的家園,一切合法」,「我躺在瓦礫堆中等待救援,沒有電、沒有水、只有我一人,政府的救援在那裡?」......。

    「法要用在關鍵時刻,在關鍵時候,能不能很鬆很柔、心很安靜的呼吸,沒有逃避、我只是不浪費力氣,等待著下一次再出發的機會。」

    引導數息時,睜眼看一下他們的身姿,有些人的身姿就是很挺,有些則是彎腰駝背,感覺身姿是內心的寫照,也被挺直的脊柱所感動。

    今天的課程,有幫助他們打開心、觸到台灣的苦難嗎?比例有多少?相信應該是有,只是不知道比例,重要的是,一寂做到自己的最真的部份。

    (下課後,跟一位坐姿很挺的員工聊一下,「來上課,心態就是要調整,司機他們就很不喜歡,我是覺得有學到東西啦!)

    回程跟宥娟討論肯特的後續課程,宥娟覺得馬上要接續進階課程,不然火會停掉,「要一年或一年半,才能改造成功。」

    建議「緩一緩,不急,看看員工的主動性如何?」

    宥娟問著「一寂有帶企業的經驗嗎?」

    「有啊!我們投資鼎瀚一年半的時間。」

    慢慢跟她宥娟解釋其中因緣:企業主對法相不相應很重要,企業主不相應,勞資互動的空間不夠,聖脈進入企業體,會被認為是站在資方的角度,不容易取得勞方的信任,有些問題,不容易做到根本的處理。

    最簡單的,每週四早上四十分鐘的員工教育課程,結果是大家要延緩下班時間(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員工怎麼可能服氣?來上課,一定是抗拒在心底,在這種情況下,一寂的表達也只能含糊帶過、遮遮掩掩。

    宥娟安靜好一陣子,沒有再講話,在想什麼?「一寂都已經這樣講了。」

    同修眼中的一寂:

    「太內斂了,不夠陽光。」

    「常常傻笑,讓人不知所措。」

    「很專心在傾聽,卻沒有回應。」

    「希望能夠像親教師一樣靈活,出入自在。」

    「多講兩句話吧!」

    從同修的眼中,檢視一寂的修行與對法的體認,有著天旋地轉的驚艷,也有水到渠成的歡喜。

    那晚,師的一句話,「修行這麼多年,同修的習性都沒有脫落」,再加上師提醒一寂注意穿著。

    幾天下來,只要是外出,眼睛開始會注意身邊的女性,「原來,他們是這樣穿著的!」

    師常說我「不修邊幅(沒有入眾生心)」、「被動思考」、「不會整合資源」,真正的一寂很想跟世間結緣,卻不知如何脫穎而出?我的問題出在那裡?尋伺的精準度不夠!尋伺的火力不足!沒有綿密持續的加溫,自然找不到小精靈,身體無法成為一個。

    有心無力,綿密度不足,就等於無心,不會有結果的,而一寂一直以為自己有心。

    還有一個大發現:上座下座的路徑,一模一樣耶!

    當下有種匯流的感覺,好像一時間法全部通透,上下座、內外身、修行與托缽、我與世間,全部連結在一起,心中靜靜的歡喜。

    「下手處,就是從想改善的習性開始,才可能論及方向與進度。」

    這句話,聽聞多次,此刻聽來,分外清晰明瞭,聽懂了。

    「什麼是好的專職?」

    「人緣好,情緒成熟,做事有組織,辦活動時,能讓學員與同修相互交流。」

    「好的專職,可以吸引新同修,可以讓舊同修進步更快。」

    好的專職,是搭起師與世間的橋樑;

    好的專職,是在眾生心田裡埋下法的種子;

    好的專職,是讓眾生當下受用法,轉瞬間,心開意解。

    期許、深深的願,一寂成為好的專職,能與師「並肩作戰」。

     

    親愛的老天

    深深的感恩您指引我看到

    一條自然且單純的金剛大道

    深深的感恩您打開一寂的世界

    深信當一寂被打開時,也就是眾生開啟的時候,

    親愛的老天

    我願意以最謙卑的心,

    與世間分享您的法音,

    讓更多人走上這條金剛大道。

    這條路越多人走過,後來的人就越不容易迷路。

    深深的感恩您

    親愛的老天爺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把腳下的書抽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又活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