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回婆家,看到先生和婆在打坐。85歲的老人家,中心線可是拉得很直。令人讚嘆!

    聽到我進門,她扯開嗓門問先生:「是阿玲回來ㄏㄡ?」

    先生半張眼,看到我有點吃驚!我沒告訴任何人我要回來。

    「吼~妳不專心喔!」我故作生氣狀說。婆開心的笑了!

    在天上的公公,絕對想不到他那個以前說話最大聲的大兒子~以前罵起婆婆像在罵兒子的先生,竟然可以這樣帶著婆婆靜坐!

    午飯後,帶婆去孔廟聽人唱歌。孔廟中庭裡每周日都有個小型樂團和幾個唱歌的人在那裡唱歌自娛娛人。上回帶婆婆去,她好開心!今天就是特別回來再帶她去的!

    一出大門,先生就推著坐輪椅上的婆婆快步跑。等到我和外勞進了孔廟大門,就不見他們母子蹤影。我和外勞進到中庭沒看到人,又轉進最裡面的花園,仍是沒看到他們,只好又出大門。正在門口東張西望時,先生推著婆婆從後面來。婆婆笑得合不攏嘴,先生則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男生得意的笑著!

    在天上的公公,絕對想不到他那以前好辯、動不動就罵婆「妳沒讀過書、妳『惦惦』啦」的兒子,現在可以時常把婆婆逗得呵呵笑!

    婆婆坐在輪椅上,正對著樂團,就像坐在貴賓席一樣。秋日的午後,溫柔的陽光加上微風,婆婆瞇著眼聽著音樂和歌聲,外勞在她旁邊玩著手機,我在旁經行,先生在我們身後靜坐,時間好像靜止了!

    我在經行時,偶爾看一下婆婆,發覺她笑瞇瞇的用很欣賞的眼光看著我!婆以前就說我經行時「就水ㄟ」!她真是好會欣賞!

    經行完後,我請外勞攙扶著婆繞花圃走。走完一圈後,鼓勵她再走一圈。她像個聽話的小孩,又走了一圈才坐下來。

    跟她說:等一下再走喔!

    婆說她走不動了!

    跟她撒嬌:妳偏心喔!妳都陪Selly(外勞)走二圈,就不陪我走喔!妳「就」偏心喔!妳先休息十分鐘,等一下再陪我走二圈!

    婆笑呵呵的說好!

    等婆休息時,我打了二趟拳。打完後,看到婆笑瞇瞇的用很欣賞的眼光看著我!

    我撒嬌說:有水某?

    婆笑呵呵的說:怎麼會沒水?當然水喔!

    婆就是這麼單純!

    後來我攙著她又走了三圈!

    如果我和先生沒有跟師學法,是不會有這麼溫馨的秋日午後!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違憲總統的危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夢到一場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