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在聖脈中心,聽洪英花法官主講台灣憲政的危機。

    對「法官」的印象,最早是來自美國電視影集,其實,再仔細想想,對於整個法庭以及檢調系統如何運作,我的知識大部分來自美國電影。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法庭上傳喚證人時,都要先請證人把手放在聖經上「發誓」,感覺,法庭中的每一個人,從坐在最高位的法官、到旁聽席裡的每一個人,都要直接面對天主,要對得起神明、天地良心。

    是的,怎能不談信仰而談司法呢?沒有信仰的司法,剩下什麼?

    之前,看過洪法官的照片和演講影片,她總是一襲套裝,上衣和外套是純白色的,袖口、衣領、口袋處有俐落的黑色條紋,很像是法官服的時裝版。直直的瀏海,洋娃娃般的齊肩捲髮,加上黑框眼鏡,總覺得洪法官像從畢卡索畫裡走出來的人物。圓滾滾的雙眼,很專注、誠懇地盯著人看,回答問題時雖然謹慎,卻流露出一股單純、天真的氣息。

    今天的演講,主要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探討受刑人的人權,以陳總統為例,第二部分,探討台灣的憲政、司法危機,憲政危機以司法院正副院長至今仍違憲在位為例,司法危機則以陳總統唯一定讞的龍潭案,在司法程序上的謬誤為例。

    其實,台灣今天之所以在人權、憲政、司法上,出現了如此嚴重的瑕疵,卻又缺乏監督制衡的力量,其根源都在於人權與法治的精神從未深入人心

    美國憲法第三條、第六修正案,及第七修正案規定:「不論民刑事案件,人民有受陪審團審判的權利」雖然我們擁有了西方的物質文明,但是,西方電影裡,警察逮捕嫌疑犯的標準程序「你有權保持緘默」、法庭裡講求證據的無罪推定原則、重大案件由陪審團來判決…等等,似乎都只存在電影裡。

    回到現實生活,台灣人的參考值,頓時變成包青天、台灣霹靂火,看到警察會忍不住皮皮剉、看到司法官會下跪,若無緣無故惹上官司、被司法絞肉機凌遲,只好自認倒楣或求神問卜找道士做法事。換句話說,我們的物質生活水平跟歐美人相較,或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我們的人權常識,卻遠遠落後。

    政府動不動就以「國情不同」來剝奪人民在政治、社經、文化上的種種權利,雖然2009年底,馬總統宣布國際人權兩公約及施行法,在國內正式生效,但是違反居住正義的都更,違反土地正義的農地徵收,箝制言論自由的集會遊行法,NCC放任媒體巨獸壟斷…,都在在顯示,政府其實毫無使台灣人權與國際接軌的誠意,反而濫用公權力戕害人權。

    整個演講中印象最深刻的部分,就是我們現任的正副司法院長(也是大法官會議的正副主席)已經過期了一年多,嚴重破壞了憲法增修條文裡,大法官交錯任期制和繼任制相互配合、以防杜專擅總統主導釋憲方向的機制。

    針對洪法官和幾位學者聯合提出的糾正,大法官僅以書記處的一則新聞稿回應。法治時報抨擊說,當年蔣介石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讓自己做萬年總統,今天,司法院正副院長賴浩敏蘇永欽,用新聞稿就可以讓自己留任了!開口閉口依法行政的總統,竟然常常公然違法、嚴重踐踏憲法!然後,也平安無事!

    這也導出了另一個嚴重問題,中華民國的總統就職,依憲法需由大法官會議主席/司法院長來監誓,既然賴浩敏院長違法留任,資格不符,馬總統就職宣誓是無效的,必須盡快重新提名正副院長人選,並且,重新舉行宣誓就職

    洪法官說,當初開記者會時,雖然記者們很關切,但是,後來只有一兩家媒體報導而已。她坦承,這麼重大的議題,卻引不起迴響,她自己也覺很無力,她今天來演講,就是希望能和我們的能量交流。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09/1/20宣誓典禮上,誓詞中Faithfully這個字的順序錯了,隔天立即由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重新主持宣誓儀式,其慎重可見一斑。反觀中華民國的總統宣誓,簡直像是扮家家酒,兒戲一場。

    受中華民國教育、去哈佛念法律的馬總統,只會說空泛的「依法行政」、和「不動就是懶」這類似是而非的理論,從未提及憲法精神,更別說展現其法學素養。

    難怪,就算美國前司法部長克拉克親自前來關切陳總統案情,並呼籲「政府不應為政治謀殺者」,就算美國「人權行動中心」的代表團聲明,陳總統獄中待遇違反國際受刑標準,大多數的台灣人還是無感。 

    我在臉書上貼出聲援陳總統的文章,朋友直接回應「 貪污就是貪污,有這麼多理由嗎?」卻不肯細讀文章內容。其實,稍微用一點判斷力,就不難看出羈押、審判過程漏洞百出,但大部分人,還是被動地站在強勢媒體這一邊。

    洪法官說:我不敢說我沒有誤判過,尤其想到年少時的自己,更是汗顏。只有老天才有權利審判…。或許是因為我很龜毛,每次判決(量刑),為了一天或是一千塊,我都煩惱很久。但我想,煩惱是應該的。

    是啊,法官是人不是神,只有神才能給予最後的審判。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當身心貼近大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時間好像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