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睡眠時段::11:30~6:40am

    定課時間:6:50~8:00am

    定課:

    身體在收縮,迎上去,能不能主動的「想」?

    感覺著身體僵硬如石,呼吸如微風穿透石壁間的細縫,感覺「相」有很大的吸引力,彷若眼前世界無限,呼吸一次一次的深入。

    ~~~

    藍天下,微風中,與師友同遊新店溪畔的自行車道,一止提議我來導遊,心中即興醞釀的是「我能供養什麼給最愛的世間?」

    今天的這條車道,對我而言,意義非凡;說話前,敬邀世間善人進入我的內心圖像,還原當年白色恐怖與二二八歷史場景。

    1950年代、60年代的新店溪畔,河水粼粼,芒草遍處,在清晨的微光中,是白色恐怖時期執行槍決的刑場。

    彷彿,可以看到~~

    人稱台灣四大才子之一的吳思漢,關在青島東路看守所,每天不到五點,就起身蹲馬桶、抹淨全身、換上潔白的內衣、襯衫,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著獄卒的唱名,日復一日,他虔誠寂靜地等候死亡的到來,無悔。

    彷彿,可以看到~~

    清晨,陳智雄被拉出青島東路的押房時,大聲喊著「台灣獨立萬歲!台灣獨立萬歲!......」,獄卒們用抹布塞到他的嘴裡,用鐵絲穿透他的臉頰,禁止他出聲,戴上手銬後,再以斧頭砍斷他的腳鐐,傷了他的雙腿。

    陳智雄拖著滴血的腿,負傷而行的背影,歷歷在目。

    彷彿,可以看到~~

    一名老者,每日清晨佇立馬場町,等待著為愛子收屍,送兒子最後一程;他的兒子叫王超倫,台大工學院四年級的學生。

    刑場父子相見,能有說話告別的機會嗎?愛子被槍決的一剎,老父可曾親眼目睹?此情此景,未見記載,想來卻是錐心,難以自己。......

    這塊土地,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

    而今,芒草被剷平,荒涼不見,刑場變成老少閒宜的休閒公園,變成自行車道,台灣歷史上血跡斑斑的一頁,被光鮮亮麗的地景覆蓋過去,執政者有意地抹滅這塊土地曾有的痕跡,故意忽視這塊土地的歷史記憶,並以此教育大眾。

    事實卻是不然。

    從永福橋下,沿著新店溪畔自行車道,單車俠客追風而過,我順路而騎,心中是芒草漫漫的河川地,槍決屍體橫臥,浩氣長存。

    一路北行至淡水河大稻埕五號水門,人群休憩匯集,嘻笑熱鬧;遠眺淡水河,心海浮現的是1947年3月8日以後,淡水河浮屍遍遍,多少菁英冤魂,那是二二八大屠殺的開始。

    台灣的歷史從未被遺忘,台灣的歷史一直留在有心人的心底,儘管地景物換星移,不滅當年先烈英靈愛台灣追求理想的精神。

    雖然,先烈英靈對台灣未來規劃未盡完全,而今有幸時至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迥異以往,在善知識的教導下,台灣的病灶清晰了,台灣的未來明確了,台灣可選擇的機會更多了,定將不負當年先烈英靈所托。

    回程騎車,天暗風大,專心的踩踏,內心迴盪著「天頂的月娘」,因為這首歌,連結著一段想來就很陽光很開心的話語:

    我們來自未來

    我們來自夢想的國度

    我們來自台灣共和國

    四族同心 台灣共和

    這個國度住的是228英靈轉世的人

    傳承的是最前衛、最浪漫的台灣魂!

    做世界第一等公民

    活出有尊嚴有價值的生命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洪英花講台灣憲政危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身心貼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