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南下參加老鄰居也是摯友母親的喪禮,因為昨晚的法會我非參加不可,決定今天一大早出發南下。

    太太擔心我一個人開車往返,本來勸我不要參加法會了,說法會不一定要有你!我回應太太「不是法會一定要有我,而是我一定要參加法會」,太太於是主動跟我南下參加喪禮。

    四點多起床,稍事靜坐,調整一下身心,感謝多年來的定課,讓身心能夠在短時間內,就從睡眠的昏沉中,恢復了能量與體力。

    這是我進入聖脈,最大的改變與受用處,未進入聖脈以前,睡眠的過患,一直是自己的死穴,當身心疲勞想睡時,想蘊卻無法讓身心很快的入眠休息。醒來呢,即使離開床舖,身心也無法在一個小時內清醒過來,這種情形,從別人的眼中看到我,總是一付沒精神的樣子。記得剛退休加入禪修生活,睡眠的調整,是我最不想去調整的最愛。

    但是,若不這樣調整睡眠,我就不能參加聖脈,不能以身作則。

    若是不這樣調整睡眠,修行只是嘴巴上的修行。

    經過痛苦的過程,從一天8~10個小時的睡眠,調整到6~7個小時。

    每天都要午睡的習慣,也能縮短午休時間(但大多數的日子,是不用睡午覺的)

    總之,從善知識的教導中,睡眠的調整與受用,是我最引以為傲的體驗。

    早上天未亮,開車南下,路上鮮少車輛,但我卻比平時更加注意。因為,按照過去自己的習慣,來看別人。瞭解到,早起的人,注意力都比較渙散。當別人渙散的時候,我更要集中注意力。

    在南下車程中,想到善知識開示,兩性關係的成立,必須有兩個基本條件:一,必須配對;二,兩個人都必須是精神上富有的人

    善知識又說: 配不對,也不是自己的錯!

    這是現代人的大問題,也是人類的大問題。對於那些配不對的人,而且只有進路,沒有退路,那真是一種苦!

    七~八年級的想法與觀念,真的可以彌補這方面的缺點。但仍無法解決兩性關係的苦。

    對比四~五年級有進無退的婚姻關係,當然是禮教觀念與傳統的束縛,產生的苦上加苦!

    愛情轉親情,好像無解! 愛情轉恩情,倒是一個能夠長長久久的好辦法。但是,沒有精神的富裕心,怎可能轉成恩情的對待呢!

    當我面對許多學員與同修,配錯對的婚姻關係,我也只能勸他們看有不看無,勸他們轉向豐饒自我精神的這一條路。

    在勸和不勸離的傳統禮教下,我是不吃這套的。也吃不下這套造作的大餐。

    在開車中觀呼吸,調整中心線,聞思善知識的開示,開車一點也不累。倒是坐車陪伴的太太,覺得頭暈了。

    在喪禮中,又見到老苦與無常苦! 很久未見的同事老鄰居,跟他們寒暄問候,突然發現,他們的身材都變矮了,轉頭看看哥哥與姐夫,怎麼大家都變矮了呢?

    這一觸之下,才發現善知識講的對。

    時時刻刻的回到中心線來,調整好自己的身體與呼吸。

    眼前的我,也將接近六十大關了,身材還未像同年齡的同事,倒抽!

    真是要感謝善知識的教導。

    善知識教導我們的,總是能在多年後,就能從無常觸境中,看到如法的好處。這個看到,也增添了對善知識的敬佩,更加相信善知識的智慧,是我這一生從未見過的生命導師。

    今天的喪禮,採用基督教主辦的儀式,在典禮中,我與太太,閉目觀息,以最寂靜的身心迴向亡者與家屬。

    基督教的告別式,總是帶給參加者不同以往的感受。牧師在喪禮中一再強調的天堂與永生,愛與信仰的力量,有別於傳統喪禮。

    在最後遺容觀瞻時,仍看到許多人,避開這一段儀式!鄰居老友對我說: 妹妹叫我不要去,因為,亡者的像,會留在腦中好幾個月喔!

    心想,她妹妹很適合來打坐,因為,只看一次,就能在腦海中停留數個月的人,太適合來打坐了。下次再遇到她妹妹,就要跟她傳法音了。

    喪禮結束後,跟老同事寒暄,這位同事似乎入錯行了,其實,他很適合當牧師的。我對他說:剛才牧師在台上講道,我還以為是你在台上演講呢!牧師跟你的聲音好像喔!

    希望這樣的提醒,能幫助同學找到日後生命的方向。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與天地準的欲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洪英花講台灣憲政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