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法就是自然」,而修行,就是做自己的最真最自然。

    講到自然,很多人會聯想到動物的自然。其實,人性的自然,跟動物的自然,不盡相同,我們可以向動物學習「接受自己的自然」,但不應誤以為人性的自然等同動物的自然。

    師開示,人性的自然,是人人平等,而不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因為,當我們看到一場不公平的比賽時,不管誰贏了,都高興不起來,我們根本看不下去!

    在一個合乎人性自然的人類社會中,每個人至少享有起跑點的平等,每個孩子一出生,國家就會提供平等的教育資源,不因家庭背景不同而有任何差異,只要努力,就有機會出人頭地,社會流動性強。

    聽這段開示時,心底頗為感慨,因為,從小到大求學經驗順利的自己,一直認為是自己運氣好,加上一點小聰明,和後天的努力,我從來沒想過,我之所以會遇到好老師,之所以有資優班可以讀,之所以有機會拿到獎學金出國留學,都是因為,住在台北市的我,受用了比別縣市的孩子,多了太多的教育資源、社會資源。

    師說:「如果看到不平,而感覺不平,是自然的。如果看到不平,而無感,是不自然的。」天哪!因為習慣了台北就是擁有比較多的資源,我不但無感,甚至以為,那就是自然。

    師也說,能力分班是不自然的,因為,在真實的生活中,我們本來就應該學習跟不同的人共處,互相合作,互相幫助。從這裡,師切入「什麼是政治的自然」。

    政治,是資源分配的機器,政治的自然,一定是公共資源的平等受用。

    台北市的小學比雲林縣的小學,設備充足,是不自然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納稅收入,用在軍公教等特定行業族群,是不自然的…。類似此種資源分配上的不平均,製造了很多的苦難,我們卻都見怪不怪,更別說發出「不平之鳴」,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因為,我們文化中,還是有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依照家世背景把人分階級,迷信八字,相信家庭背景不同決定公共資源的受用不同,因而合理化了血統的尊卑。我們的教育制度,也是在複製階級,強化階級的觀念。為了少少的公職資源,我們會擠破了頭,只知道競爭,而不懂得合作,這不是自然的。不自然的社會,自然會產生不自然的政黨,於是,民進黨變成了小國民黨,國民黨變成了小共產黨。

    其實,真正的人類血統,是慈悲喜捨,只有當台灣社會從封建迷咒徹底走出來的時候,平等正義才有可能實現。

    當政治很自然的時候,是不需要管的;當政治不自然時,我們就必須好好監督、導正。因為台灣的政治不自然,所以,我們需要關心,因為台灣的政黨不自然,所以,我們要用生命教育催生一個真正合乎人性自然的政黨,叫做平等正義黨,來自未來!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正視身體的自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天地準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