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到公司不久,想到策略採購對公司大團隊很有疑慮,期盼從樓下營運小團隊做起,前兩天心灰意冷,因為覺得熱臉貼上了其他人的冷屁股。就約了時間找其他三位同仁一起溝通。
    這時策略採購有事找我,我跟他談到有林書豪在的尼克隊,那種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無私精神。他很不以為然地說:「你說得很好聽,你的部屬在你面前不敢講,在背後說你變來變去,標準不一。」我聽了感覺慚愧,正知正念回答說:「謝謝你跟我說這些話。任何人有這種感覺應該要跟我講,我絕對可以接受。讓他們誤解,他們不敢跟我溝通,都是我的錯。我正想跟他們談一談團隊合作的問題。」
    在樓下會議室中,坐定後,開場白跟大家談到林書豪從消沉中走出來,是看到自己的定位不是NBA職籃球員,而是在基督裡,在神裡。所以他總是能把自己交出去給神。他無私、無所求的精神感染了全體隊友,所以大家在場上合作無間,也因此連戰皆捷。我希望大家能效法這樣的精神。
    「我聽說你們對我有一些不解,希望你們對這個團隊有甚麼疑慮,一定要說出來,即使不好聽,我都可以接受。」
    製造主管臉色一緊,他開口就說:「我們的目標不是就為了賺錢嗎?」
    我先回答說:「賺不賺錢不是我們能管的,我們能管的事做好我們的工作。就像林書豪打球一樣,他是無所求的,沒有一定要進球,沒有一定要贏球,他是為了榮耀神而打。」
    我接著說我們導師告誡我:「工作不是為五斗米折腰,工作是為了真正的愛。」
    「怎麼樣做到真正的愛?簡單的說就是慈悲喜捨。光是做一個慈心作意,就很不一樣了。慈是永遠只對別人好。也是永遠給出正面能量。」
    跟大家解釋慈心的功德,睡得好,不做惡夢,平安喜樂,並舉帝王蝴蝶的例子說明要對人不好,就會先對自己不好。我們要有正面能量,才能對人好。當沒有正面能量的時候,要能喜心作意,轉負為正。接著解釋喜心作意。
    製造主管問說:「為什麼業績這麼差,業務都可以不必負責任?他們為何不能公正一點?我們為什麼要受這些氣?」
    想到師開示:「所謂障礙就是說你不滿意另外一個自己。每個人都有兩個人格,一個是比較理想的,一個是現實的。現實跟理想的人格常常衝突,你不接受現實人格的你,展現出來就會是對別人的排斥、覺得是別人障礙了你,其實那個別人就是現實的你啊!」
    跟他們解釋我們都有理想人格和現實人格,我們要接受現實中不完美的自己。因為不接受自己,就無法接受別人
    「對方對我們不好是沒有能力,不是故意對我們不好。我們有能力對人好,當然要對人好。我們老師說『三人同心,其利斷金。』以前一直希望能有三人同心,卻不可得。現在我們有五個人,如果能夠同心,就很有正面的吸引力。可以主動帶路,也可以形成一股正面的力量。讓我們一起努力好嗎?」
    下午見到策略採購,他眼睛睜得雪亮,跟我說:「太奇妙了!製造主管竟然變了一個樣,很主動幫生管主管解決問題。生管主管都說不可思議。你早上跟他門開的會很有效ㄋㄟ!」
    午藥石時,遇到常在國際法律事務所的兩位律師,其中一位上次聊過,另一位是他特別邀約帶便當下來一起用餐。
    感覺他們很隨和親切,不像一般律師給人嚴肅的感覺。或許是因為他們要自行負責接洽業務吧!
    我問說:「為何不由專人負責接洽業務?」
    「因為客戶會問專業的問題。」
    「可是談業務也是需要專業的,不是嗎?」
    「我們覺得律師接案子比較沒有生意的考量,我們被限制不能做廣告,怕鼓勵興訟。」
    「如果你是客戶,你會把案子給甚麼樣的律師?你不熟悉律師,一定會透過比較可以信任的人。所以還是要業務或中間人。有業務專人談案子比較容易成功,需要專業的諮詢時就找律師。」
    「你說得有道理。業務的專業是甚麼?」
    「怎麼取得客戶的信任,讓他願意將案子託付給你。業務要很有正面能量,讓客戶喜歡你。」
    「甚麼樣才是正面能量?」感覺他們很謙虛,完全沒有律師的架子,不懂就問。
    「你讓人感覺很陽光,說話讓人感覺很舒服,就算有正面能量。」
    「了解。我有上你們網站去看,你們有人固定在網站發佈新文章。」他跟另一位提到我們的生命教育協會。
    「生命教育有聽過,不知道在做甚麼?」
    「簡單地說是要追求生命的最真最善最美。」
    「所以你們主張人性本善囉?」感覺律師都被教育說人性本惡的樣子。
    「比如說水的源頭,你們覺得水源是乾淨的,還是汙染的?」
    「應該是乾淨的。」
    「人性也是一樣。初生的嬰兒,哪一個不是單純乾淨如水源一般呢?」
    「是啊!所以不好的人性是後來養成的?」
    「貪嗔癡的人性是受環境污染的。」
    「你們都每天打坐嗎?」
    「我們每天做定課。定課是讓我們有定力的功課,有禮佛、經行和靜坐。」
    跟他們解釋禮佛,他們就又問東問西,感覺他們很認真在聽,很有學習的勁。
    「問題突然發生的時候,你們怎麼辦?」
    「你問到重點了。我們做定課就是在訓練定力。當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你不會慌亂。譬如說面對生死關頭,土石流漫天倒海而來,你還能靜得下心嗎?」
    「心靜不靜得下來,有甚麼差別?」
    「以寂靜的心或恐懼的心面對往生,何者會更好?相對於倉惶地逃,寂靜的應對,說不定有可能峰迴路轉!」
    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畫下句點,下次再談。他們也不忘了感謝彼此互動帶來的滿滿的豐收和喜悅。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每件事都是一個團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別做濫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