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的法會「兩性關係圓舞曲──愛與自在」,從小組分享開始。今天的小組交流,大家專注融入其中,沒有互相干擾的感覺。

    一綸這組是四五年級生,有不少是新面孔。談到愛情,大家都有過體驗或嚮往,因此交流起來非常踴躍、熱絡。概括而言,除了一位學員說和太太結婚二十多年了,還是很幸福外,大部分人在兩性的情字這條路,都走得很艱辛,充滿了坎坷、無奈、失望…。

    聽到「撒嬌」兩個字,很多人異口同聲說:「撒不起來了!」有離婚的太太沈痛地指出,婚姻對女人太不公平,不但承擔比男的多,且也失去了太多自由,她說往後寧可結交一些好朋友,也不願再踏入婚姻的死胡同;而一位於現在的婚姻飽受痛苦的男同修說,談起愛情,太沈重,年輕時談戀愛可以不顧一切,轟轟烈烈的,但現在對愛情已經完全麻痺了,不再有任何激情了,只要太太不要管太多,不要叨念、刁難,自己有騎腳踏車的運動自由就很感恩了。

    設計小組會前會的用意,就是透過生命故事的分享,互相激盪,也收集請法的問題,但沒想到大家年輕時對愛情的嚮往與熱情,已隨著走入婚姻而被澆熄了大半。難道這就是愛情發展到最後的結局嗎?對兩性關係,我們還能有什麼樣的期待?

    師一開場,就提到現在七八年級生,他們沒有長幼有序、男女有別的觀念,他們對愛情也很有自主性,不像四五年級生有那麼多的束縛和框框。他們寧可先透過約會、同居,憑著感覺,隨時在關係裡選擇進或退,直到互相瞭解之後,確定找到對的人了,再走入婚姻。

    輕輕鬆鬆的開場,卻感覺彷彿劇場開幕般的氣勢磅礡,宏觀的視野瞬間就呈現在眼前。的確就是這樣,這就是痛點!

    我們那一年代的女生,通常到了適婚的年齡,家長和親友會不斷的催婚,真是好大的社會包袱,也是很違反自然的社會文化。而自己一直活在別人的眼光,也覺得結了婚,人生才有個伴,生命才有保障,就這樣一頭栽進去,視婚姻為一種可依賴的對象(甚至發展到日後變成一種恐怖平衡),而不因為找到對的人,想要與他分享自己精神上的富足,也不是為了分享喜樂的靈魂結合。這樣的婚姻,缺乏真愛的中心線,很容易因為有所求而心灰、受苦。

    面對很多在婚姻中找不到出路的人,師說要懂得和自己相處,才能和別人相處,不要為了孩子、父母或任何人,而勉強自己去扮演不開心的世間角色,而是要讓自己安靜下來,給彼此空間,有了空間,才能清楚怎麼做才是活出最真的自己。

    愛情是一種信仰,兩個對的人在一起,完全不用假裝、修飾;兩個對的人在一起,會讓兩個人更加的美。真愛一定會有自信,一定可以激發生命的潛力。愛情,可以透過禱告,願意讓這個關係做世間的典範。

    從頭到尾,師的開示都精采極了!尤其在面對新朋友提出感情、婚姻的迷惘時,如異國婚姻的文化衝擊、姊弟戀相互依賴的糾葛…,師始終深情微笑聆聽、回應,那種入了心的接納、善解,和充滿能量的引出方向,讓人感受師的愛是如此的飽滿,聽法時,身心時而收攝悸動,時而歡喜雀躍,好開心的一場法會啊!

    最後玲真上台分享學她和先生一起學法後的轉變,看到鬆柔的身心,她好真好美,每句話都發自肺腑地讚歎師、讚歎法,她的見證,真的榮耀了師啊!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做國王的廚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話語的正向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