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公園的小山坡打坐,下坐後要走回中心途中,見幾位阿姨圍著一輛貨車在挑選東西,一看是公園管理處的整理花草車,於是也就近挑了幾株花拿回來種,等紅燈時,一位阿姨說,你挑得好看耶~我說:這一些種在泥土裡,還是可以活的,於是阿姨說:是啊,真的是浪費我們繳稅人的錢。眼前的這一位近中年人的阿姨,對社會種種的不公不義也表達著一種關心。很多人不是無感,感覺對台灣更有信心了,就像有一位學者說,台灣領導人及政府體制改變,台灣就會活起來的。

    帶著微笑一路走回中心。

    感覺天空更藍,心更寬,因為身心經過師的洗滌,似乎更清更寬了。才深深的感覺原來校正可以是這麼神聖莊嚴。

    師深邃眼神中的那一份篤定,意味著就是要這樣,要那樣,其餘的都不是。因為你做任何事都是從自我感覺出發,從沒有從對方的角度來想事情,也從沒有在觸境當下從師的角度去看、去聽、去說。

    一.  用別人的心想事情,這是入眾生心。這就是你的罩門,因為你很少去感覺別人、觀察別人。講話要用心,看對方的需要。

    二.  做事要有方法。做事要列出清單,幫別人設想,瞻前顧後,事前列表,事後打勾確認。學習做事的管理,這才叫做體貼。

    三.  準備在一起,就是找新人,在一起就是要一起做事。

    自我中心的破除,下手處是?

    入眾生心行,做國王的廚師。多看對方的需要。

    看對方需要的練習?

    從一個眼神、一個語氣,去讀對方最真的心。

    不太會表達一個由衷的眼神、語氣?

    內心富有不會吝嗇,要慷慨的給。注意力都是別人的需求,多問別人的感覺。

    天生的眼神就不是很正,真的不是故意,有方法補救嗎?

    有。喜心要足。做事情時要更開心、更放鬆。這樣可以補先天不足後天失調。

    來往互動中,可以注意的是什麼?

    搭配呼吸,全身說話(由衷)。由衷是以對方的心為心,就會懂得是全身在說話,若只有以自己為中心,都是我在說話,只是局部,就容易緊,全身說話,容易鬆帶來流動,容易體會呼吸裡有空帶來感動,這就是由衷的說話。

    找到你的最好,你的最好是什麼?把新人帶到師面前。

    這就是師徒之間的道情。唯此是才是生生世世的因緣與承諾。

    這一番話師已經說了好幾千遍,每一次脫落一點,領悟一點,感恩師的不離不棄。

    今天在六樓的泥土堆裡,我感受著無比的鬆,如被翻攪起來的蚯蚓,在土堆裡依然的靈活。這麼有生命力。活著就是希望,這股力量更體會當下的陽光、水分、土壤的不是理所當然,這是千萬年來不變的真理,在微笑裡更覺慚愧與感恩。

    聞思師開示的這一段:

     人因為「有身」而有別,不只男女有別,還人人有別,本來「有別」是為了分際、知量,分別做過了頭,就造成莫名的距離與防衛。

    從結果去溯歷史的因,總是不滿意人類史上不斷上演的分合治亂,於是才有人性的探索,甚至想要返本還源,透過基因工程找出人類紛諍的線頭,想知道人類到底那根筋不對,有沒有一勞永逸的方法,把那根不對的筋(基因)抽掉,釜底抽薪。

    國際間巧取豪奪,國內公信力難以樹立,媒體不負責任的囈語,司法不公、城鄉差距、教育與行政資源的不平等、總統言而無信,人際間信任近乎匱竭。 

    無諍之道,荊天棘地,想要實現什麼理想,礙手礙腳。我們的心,觸到的是滯礙難行的境,境障住心,心生出礙,再也觸不到「天地之始,萬物之母」。

    科學研究,無可避免的會在基因裏找這根筋。宗教的方法,則直溯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透過信仰、透過淨心的直覺,探索人性的最暗處,在最暗處中赫然親睹生命圓湛湛的光!

    聲聲呼喚,直溯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找回本心,心地光明。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天龍國流行投名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跨時代的兩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