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郵局領回了71600元,這是二位女兒就讀私立大學的軍公教人員子女學雜費補助金,每人每學期可獲得補助35800元,直到大學畢業。事實上,孩子們從出生開始,軍中就發放所謂的生育補助費,小學、中學每學期各有500元補助,高中職、大學則依公私立學雜費分列補助金,大約是實際繳交金額的6成。

    當勞工團體向政府討一顆茶葉蛋時,軍公教(含已退休)不明白人們為何要為一顆茶葉蛋起爭執,在他們眼中,10元不到的茶葉蛋如同雞肋,根本就是可有可無。

    政府的民調一蹶不振時,這個族群仍堅持著忠黨愛國的信念,他們認為民調與不景氣只是一時,他們對政府有耐心、有信心,也相信政府是走在「對」的路上。

    當油電雙漲時,這些族群認為這屬於「完成大我」的必要犧牲,他們在這件事上稱許總統的氣魄,認為讀聖賢書者,就應該雖千萬人吾往矣。

    當人們指責官員的無感施政時,這些族群會跳出來教訓大家,說真正的禍害不是無感而是擾人的民粹。

    以前,台灣錢淹腳目,不容易看出特定族群佔據了台灣大部分的資源。當貧富差距擴大、當大家找不到工作、當財富急遽縮水後,所有不公平的資源分配,逐漸浮現於你我的眼前。

    原來,台灣從來沒有藍綠對決,有的只是權貴害怕失去政權,支持者害怕失去既得利益的階級保衛戰。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三.一九槍擊案真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聞思「看有不看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