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了一寂寄來的白色恐怖被槍決的部分名單~從1949---1972年,約有八千多人在名單上,1949年12月冬天開始每天清晨,天未亮保安局司令部軍法局的牢房內,受到傳喚的受難者,拖著沈重的腳鍊,一步步走向馬場町…殘酷的政治屠殺,猶如把政權威脅者當雞瘟般撲殺

    最近進入秋天,這幾天陰天濕冷,清晨三點多出門,天未明,沒了之前抬頭總會看到天上的星星月亮,但這幾天外環颱風影響,天色幽冥,總會想起六十多年前,每天的清晨三四點就是這個時候,總有七八個,有的十幾個被帶往馬場町一帶,執行槍斃。

    一個人要如何能夠鼓起勇氣促使自己一步步的邁向死亡,又要如何能在槍決後的面容上留下微笑?

    這時心情些許沈重,一腳踏在摯愛的這塊土地,就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可以再踏第二次。對當下這一步感到特別珍貴。

    正下著雨,於是轉個彎來到瞭望台上,遠見一位男子,看當下身心有緊嗎?再一步步的爬上瞭望台上,對著其中站立第二層的年輕人道早,但對方沒回應,也或許燈光很暗,彼此都在試探來意。

    走上第三層的台上,看見地上鋪著紙片,猜想是有人在這裡過夜。原本想在這裡打坐,觀三個呼吸後,決定離去找涼亭打坐。因為或許這是他們暫時可以度過夜晚唯一的去處。

    「如果生命可以很美,為什麼它會那麼苦呢?因為我們有很多框框。生命本來就是很單純的,在單純裡面,我們真的看到由衷好美!天真浪漫好美!認真的生命好美!你不覺得嗎?

    什麼是活著的感覺?就是由衷的時候會有一種感動---

    感動,讓你覺得你真的活著,

    感動,讓你覺得心是流動的。

    流動的感覺,是活著的感覺;不流動的感覺,是死亡、生病的感覺。學習真愛,就是讓生命重新回到那種感動流動、回到那種深深相信的自在、回到那種對感情沒有害怕的放鬆。」

    「回到那種對感情沒有害怕的放鬆」,聞思到這一句話時內心一震,是啊!真正的感情一定流動、放鬆,怎會有害怕的不安。此時更愛上公園的寂靜,心鬆了,四下的風吹的好自在啊!雨下來了,有如打在脊柱上,不時校正當下的坐姿,吸氣拉向丹田圓心,呼氣推向百會到虛空,如是感覺著身體越來越靠近天空,嘴角也選擇微笑靠攏,越是如此,中空管子越明。一度離開現實來到呼吸奧妙的國度。看著自己總是微笑著.....

    我是即將送上刑場被槍決的那一個人,我要回向給世間的是什麼?微笑寂靜就是微笑.....

    腿痛生起,回到現實,感覺著吸氣拉向痛點,呼氣將痛點交出去,如是收縮膨脹的一層層化開痛結,結解開,心更明。

    願將這一支香功德,回向給白色恐怖的青年學子,一起守護台灣。

    希臘人說:「悲劇並非生於邪痞,而是脆弱與錯誤所致」──然則面對錯誤,應是遠離深淵、走出悲劇的開始。

    觸境:今天試做電子報,選好版型,已經做好,一個不小心按到刪除,消失了,重做。當下有緊觀呼吸接受當下因緣如是,做好後,寄不出去,有緊,觀呼吸後想到另一個方法,拷貝貼到信箱,重新組合。做好後,覺得不妥,想到另一個方法,用網頁形式來做,後貼到信箱,成功。

    體會學習是必然的過程,反覆重做,讓經驗更純熟,路多走幾步,越走越穩。

    感恩有師隨念,歸零速度加快。當一切搞定,感恩心油然而生。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瓶裝水瓶裝空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說出大家心中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