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起床時,沒有什麼精神,天陰陰的。

    這樣的日子,有時會讓我想起媽媽憂鬱症最嚴重、臥病在床的日子。那時候的自己,感覺好無助啊,從小到大所學的知識,通通都用不上。有時,硬著頭皮,對媽媽說些連自己都無法被說服的話,說著說著,媽媽還是沒有反應,然後,我不是累得放棄,就是惱羞成怒。

    明明不是一個冷漠無感的人,為什麼,我面對失去生存動力的媽媽,會連一句愛的表達、一個溫柔的擁抱,都做不到?為什麼一味認為,責罵、說教,比愛的鼓勵、耐心的陪伴有效?

    今天,很清楚地看到,當時的我,不是沒有感覺,而是能量不足!不是喜歡說教,而是靜不下來!

    當時的我,絕對不會承認,那個能量不足、靜不下來的我,是真正的我。但要怎麼樣才能做真正的我?要怎麼樣,才能讓內心深處的愛與溫暖,自然而然地綻放?有沒有一條路,可以引領我,活得更真更無遺憾?可以引領我,去認識人性的最真與最自然?

    修行以後,以上這些問號,逐漸找到了解答。

    關鍵在於,我的一天,不再是從起床開始算起,而是,從我做完定課、吃完「法的早餐」算起。

    尤其,像今天早上這樣,陰陰的日子,自己的情緒,很容易被各種身體的僵硬緊繃所暗示,要不然,就是被過去的記憶綁架,或被種種對未來的臆測給迷惑,簡直像是六神無主的多頭馬車,不知道要駛向何方。

    我知道,得先「回神」,這一天才能開始啊。

    摺好被子,拉開窗帘,鋪開瑜珈墊,進入坐姿,一種祈禱的姿勢。

    念頭東一個西一個地來,提醒我,想要「回神」,不是呆坐著就好,而是要「邀請」,邀請天地間最正向的能量進來,而且,深深地相信,這一股至純至性的力量,時時刻刻在幫助我,做最真的自己。

    這是我每天的祈禱詞。

    當然,要稍微加強身體中心線的感覺──頭頂連天,骨盆雙腿接地。姿勢正了,最正的能量,才容易留住。

    接著,起身進入動態的定課。有意識地,讓呼吸與動作綿密地結合,就像樹根與大地的擁抱。穩定的身體,承載著流動的能量,如河床守護流水。在身體漸漸升溫後,流水就蒸散成了雲霧,回歸天空。

    我,是天空和大地最明覺的那個接觸點。

    我,是完整的身體、呼吸、心、共同成全的當下。

    我,是很謙虛很單純的零,又是孕含無限動能的圓。

    何其幸運,當自己真心找路時,遇見了傾囊相授、以畢生之力深情呵護弟子法身慧命的師。遇見師以後的每一天,都從這裡開始,從看見真正的我開始。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口是心非的華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建構生命的中心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