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重新整理師昨晚的開示,感覺一樣的震撼,對公民意識無感,就不知如何建立一個懂得尊重倫理,懂得尊重人權的公民社會的國家。而這一些,以前讀書的時候,從來沒人教我們,而今受用師的教導,讓我們不再成為黨國體制下教育下的獃民,以前都呆呆的,不懂得分辨是非,各種世間關係,諸如家庭、同事、主僱,…都不懂得如何做到尊重,所以更別說幸福了~以下摘錄重點: 公民民族主義是屬於最有普世價值的,做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通常會希望有的國家叫做公民民族主義的國家。是建立在對人權的保障,建立再對公權力的限制,是保障基本人權,這樣的國家沒有設防(如免簽),國與國間建立一種信任。 美國對隱私權的尊重,比如一位18歲女孩子在美國南加州發生車禍(頭斷手斷),照片被加州公路局的警察洩漏給媒體,在網路流傳一陣子(一點點時間),就被告,罰了200多萬美金。但在台灣對隱私權的人肉搜索好恐怖,像林書豪在台灣的親人,被媒體騷擾,這就是一個不重視隱私權,不重視公民權利的一個國家。 我們要建立一個怎樣的國家,不要從藍綠的角度看,要從你是外國人來台灣,住在台灣,你想要有怎樣的社會的角度來看,從這個角度來思考,來建立怎樣的國家才算是一個健全的國家。建立的國家不是種族主義(基於血統)的國家,而是認同憲政,認同人權觀念所建立起來的公民社會及公民國家。沒有國與國界線的,走向大同世界的民族主義。這樣子的信仰叫做公民民族主義。 國家的存在是為了沒有國家,國家的存在是為了保障每個人基本權利,這叫做非國之國(國家界線模糊)。國家的意義在於關稅的談判、罪犯引渡、移民問題、有關勞動力與資本流動的談判俾保障市場的完整、防止侵略、侵權,以上是最低限度的。)國家的存在不是為了鞏固領土,國家的存在是為了保障公民社會,看228問題要從這個角度看,228事件違反了社會公民的基本價值。 學佛為何談這一些?談這一些是在談關係,談僧寶、談倫理、談價值(主體性),什麼是主體性的價值,每一個人都可以決定自己的前途和價值。每一個人都有不受侵犯的尊嚴,有自主性、有尊嚴就是主體性。 人與人要懂得尊重別人是義務,受人尊重是權利,這樣搭建起來的關係就是倫理。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叫做價值。提倡這樣的社會,建立這樣的國家。任何違反這個的,必須聲討,若不聲討就沒有是非,所以必須立法。 一個國家需要法律,法律是保障這樣的倫理和價值,司法真的要獨立,228沒有司法,我們還在供奉228當年迫害的元凶,把他當作神在膜拜,供奉在學校門口(成大、建國中學…)、慈湖、公園角落、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卻說他是歷史,這不是歷史,就好像將希特勒的像供奉在你面前一樣,這就是不認識法、倫理與價值。 前往慈湖謁陵蔣公,都是在宣告兩蔣的殺人者行為是對的,當時完全沒有司法都是對的,就是不承認犯下反人類罪的元凶。 也不能說元凶已經不存在了,幽靈還受膜拜啊,國民黨有那麼多人,深深的信仰兩蔣,那就是元凶主體性的存在,而且這是侵犯人權,根本不叫做信仰,信仰是不侵犯人的。 在中國人的觀念,對殺人是很輕忽的,認為中國歷史上死那麼多人,你死一點點算什麼?西方世界是無法瞭解這樣的邏輯,要瞭解台灣一定要跳出國民黨式的教育,所以要用外國人的身分來理解藍綠問題,不要認為參加228紀念都是深綠台派,無法影響深藍,藍的說都已經道歉賠款,你還要這樣搞,搞到什麼時候?這就是一個局中者迷的角度。 228不是政治活動,是公民民族主義---人權、價值、倫理的活動,有這麼多人犧牲得不明不白,我們要喚醒台灣人對公民社會,對公民民族主義的重視。 相對於公民民族主義,國民黨的叫做祖國民族主義,這是一種很荒唐的封建思想,完全沒有理想,沒有倫理,呆呆的被洗腦:他說祖國,我們也跟著喊祖國,他說內地我們也跟著說內地。在日據時代,台灣稱日本為內地,意思就是台灣是日本殖民地,我們卻稱中國為內地,就是承認台灣是中國的殖民地,若沒有這方面常識,教育是完全的失敗,所以必須學習從一個外國人的角度看台灣。這樣才看得清楚,若從台灣已受洗腦的角度看台灣,就會完蛋,因為台灣的教育就是黨國體制的教育。把我們思想弄壞了,根本沒有能力思考。 從公民民族主義的角度來看,這個角度完全跟一切宗教的根本價值完全相匯通的,這才是我們要的,這才是具有普世價值的國家觀念。 我們需要一個國家,而這個國家是非國之國,非國之國的要件,就是你對外沒有侵略性,對內非常重視人權;設法律是為了不讓人權被侵犯,提倡的自由是為了保障自由,侵犯自由我們是反對的。 建立尊重、人權,人民才有可能幸福。尊重倫理,用於各種關係上才有幸福可言。法官要懂得尊重犯人,法官不能跟檢察官同一國,要中立,以前審檢不分隸,法官與檢察官同一國,很可怕。像行政法院也都是不幸福的地方,十個案子九個都是人民的錯,這一些都是很黑暗的地方,有黑暗的地方就得不到幸福。 權力濫用的地方不可能幸福,台灣到處都是黑暗的死角,學校老師很辛苦,沒有生命力,為何?因為沒有幸福。 馬總統若想拿諾貝爾獎,一.要真誠對待228(真相公布,從小學開始教育),二.化解藍綠對立,促進團結。三.所有選舉規則要改。 對自己有利的選舉規則還敢玩,就像打籃球,遊戲規則自己定,然後說我贏了,這就是無恥,只有無恥的人才這麼大膽。有一點點羞恥觀念的人不可能做這種事。說我贏了,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這真的是太奇怪了~我們一定要呼喚全民覺醒。


    國民精神 / 三昧智

       

上一篇:這條莊嚴國土的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和平來自「公民民族主義」的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