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家為何而存在?
    如果不是為了保障基本人權,限制公權力?
    如果不是為了防堵沒有人權觀念的國家對外侵犯、對內踐踏人權?
    如果不是為了建立「公民社會」,「非國之國」,走向理想的大同世界?
    一個沒有人權觀念的國家,是無法被信任的,就像美國科技公司員工或國務院官員去中國出差,事先清空個人電腦是標準步驟,因為,一旦進入中國領土,就立刻會被駭客入侵,商業機密、外交機密,無一倖免。
    世界各國互信的基礎,是「視人權為不可侵犯」的普世價值,所以,只有人權發展至一定水準的國家,才可能受到他國提供的免簽證待遇,其國民才能在世界上通行無阻。所以,當台灣人獲得了越來越多免簽時,要感謝的,絕對不是如劉珊珊之屬的外交官,或是把人權掛嘴邊卻從不真誠對待二二八的馬英九,要感謝的,應該是那些默默為台灣人權指數提升而努力的無名英雄,包括那些努力爭取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的人,包括那些人為了廢除死刑、推動司法正義、保護動物權利而奔走的人。
    然而,在台灣,我們仍舊看到國科會主委,公然主張把台灣人的健保資料當作可開發的商機,我們不禁懷疑,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人權國家?在美國,一個死去的18歲少女的照片在網路上短暫流傳,不小心將資料外流的員警,因為侵犯死者隱私權而被重罰,反觀,台灣人的健保資料未經本人同意就要被販賣了,民眾居然不聞不問?
    其實,台灣人欠缺人權觀念,其來有自,因為,我們受的教育,從來沒有教過我們正常的現代公民社會中,普遍接受的常識:
    一個國家的主體性建立在「每個人都有他不受侵犯的權利和自由」
    一個國家的價值在於「每個人都做他自己的最真」
    一個國家提倡的倫理應該是「受尊重是權利,尊重人是義務」
    我們從小耳濡目染的,是「祖國民族主義」,一種依大中華民族認同和虛幻不實的祖國情懷而生的民族主義,為了維繫此一祖國幻象,一切都可以犧牲。受「祖國民族主義」毒害者,完全不相信「主權在民」,認為民主只是「一人一票」,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全世界最讚,對西方社會的民主嗤之以鼻!代表人物有電視名嘴李敖,浄空法師,和《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
    李敖名言:「民主不重要,口袋飽飽最重要!」浄空法師名言:「我反對言論自由,贊成一黨專政。現在的總統四年一任,怎麼能負責?中國皇帝終身職最好!」王效蘭名言:「我同意他們在做什麼(天安門鎮壓),他們有紀律,在有法律之前,不用給人太多自由。」「你要教人尊重法律,即使是壞的。」
    一個學法的人,看到這樣的言論,就看到製造苦難的根源!
    那也就是為什麼,蔣介石的靈魂還飄散在台灣的空氣中,台灣各地,還有人繼續供奉著蔣的銅像,試想,有人會去瞻仰希特勒的雕像嗎?他的塑像可以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讓後人看清楚「屠殺猶太人的元凶」,同樣的,蔣介石的塑像可以繼續豎立的必要條件,就是必須註明「二二八元凶」。
    可以說信奉蔣介石或希特勒,是個人的宗教自由嗎?當此種信仰對他人具有侵略性,就不可以稱做宗教信仰了,而是對政治獨裁者的崇拜,此種信仰根本上違反了「個人主權神聖不可侵犯」的普世價值,必須聲討。法律的存在,就是在保障公民社會的憲政秩序,基本人權,以此精神立國,就叫作「公民民族主義」。
    若沒有把「祖國民族主義」徹底刪除,重新灌入「公民民族主義」的軟體,那麼,欠缺公民教育的台灣人,永遠會不在乎誰來統治,永遠只在乎「不要傷害我的家庭」,永遠會說:「我管不了,天高皇帝遠。」
    正如沒有跟世間對話的宗教,不是真正的宗教,沒有尊重人與人之間主體性與自主性來往的禮教觀念,只可能產出扼殺人性的政治壓迫與道德公審,沒有實際運用於政治經濟的道德理想,不僅是士大夫階級的自我保護,更是統治者利用來愚弄或恐嚇「臣民、子民」的工具。透過公民民族主義來建立一個正常的民主憲政國家,是台灣必經的路。在這條路上,我們必須以世界各國的經驗為鑑,探討:希特勒如何從「一人一票」而經營出獨裁政權?韓國如何在光州起義的16年後,完成轉型正義,走出白色恐怖的陰霾?我們更需要回頭看台灣的歷史,從中吸取養分,記取教訓,並且看到,在未經轉型正義的台灣社會中,二二八的割喉與噤聲,仍然是現在進行式!
    這條幸福的路,必須以恆心與勇氣來走,這條莊嚴國土的路,必定對土地有深澈的情感,對人類苦難輪迴是深深不捨,這條路,一定遍滿驚人的創意與生命力。直到有一天,台灣真正從被殖民的陰影與猥瑣齷齪走出,名符其實地成為了那座在婆娑之洋裡,美麗而自由的島嶼,那時,照耀所有台灣人生命尊嚴的,必將是普世而崇高的人性光輝。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這才像在唸大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對公民意識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