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三介紹來禪修,找回感覺,從身體不動中,去感覺什麼在動?

    對自己沒感覺,對身邊的人也會沒有感覺,、、,從覺得自己是可造之材,相信自己是一個好人開始,才願意增加與身邊的人的感情。

    孔萍引領禮佛說,嚮往我是一個有能量的好人,讓生命重生,就從當下這一個動作、一口呼吸有感情(由衷)開始。

    帶體驗有感情(由衷)的呼吸,將雙手放在胸口、感覺心肝底,由衷的呼吸,吸氣讓能量進來,呼氣感覺愛遍佈全身,讓心打開。一如站在前面(準備示範禮佛),觸到煥銘認真的練習,面帶微笑,露出牙齒,很單純!

    孔萍沉穩清晰的引領禮佛,感覺兩個意象很鮮明,身體往下彎時,感覺身體謙虛的如蕨類往內捲曲,俯拜起身,膝蓋離地時,感覺身體彎曲如下垂楊柳柔軟承擔。

    提詞說到,我沒有心,我的心是天地的心,感覺鼻子一陣酸楚,有感動ㄟ!

    嬋娟引領經行,他自然循序漸進引領,從兩步經行,到四部經行,配合地水火風,加入呼吸,讓新學員慢慢適應,貼心的引領,但一次引領的內容稍多,不知道新學員是否可以消化?

     一脈清新明亮的聲音,讓人自然靜下來,跟著引領,調身如三角架,練習全身放鬆掃描,感恩身體,相信身體的智慧,覺得鬆柔。

     一賢引領藥石,用真善美來供養三寶:吸氣供養最真的心,最善的路,最美的關係,呼氣供養一切眾生。

    引領用感恩、慚愧的心,來受用藥石,感恩眾多因緣,食物來到我們面前,滋養,成全,供養我們色身的能量,、、,真的好感恩啊!

    玲真引領臥禪,邀請一脈示範,優雅的吉祥臥。說著這個是兩千五百年前,佛陀的睡姿。引領大家睡在大自然中,練習換鼻呼吸,帶我們入睡,提詞不多,但是很有功力,讓大家睡著了!

    事後一止玲真說,她臥禪很少睡著,今天睡著了。敲大磬時,感覺一個長長的吸氣,從腳底到頭頂ㄟ!

    分組互動,在一寂組(有煥銘、淑莉、世梅、阿復),阿復說他坐得很辛苦,沒有感覺到呼吸。淑莉則說平常工作忙碌,難得有空來禪修,很享受!

    煥銘世梅都有腰痛的問題,一寂帶大家練習感覺呼吸的韻律,

    如水母一收一放,收縮膨脹,練習完,淑莉說他上半身有感覺如水母的一收一放,雙腿就沒有感覺。阿復說他也沒有感覺,一寂再帶一次,這次一如有感覺了,感覺呼吸,下半身好像波浪,一上一下,然後往下沉,感覺臀部坐在座墊上,身體向上打直ㄟ!

    阿復說他這次有感覺了,一寂問他,為什麼要來禪修,他說來與內在的孩子相處,一寂說是啊,需要用愛來陪伴、含容這個躁動不安,調皮的小孩,阿復笑了!

    一三帶最後一支香的靜坐,引領大家禱告,面對靜坐時,種種不安,念頭想東想西,腿痛,靜不下來,…,都讓它交給天地來含容。

    靜坐中腿痛升起,想到一三的禱告,學習含容,安住呼吸,感覺痛的收縮膨脹,…。腿痛鬆開,往下沉。

    最後帶著丹田的呼吸,由衷地向每個人說Namaste,禮敬每個人最美麗的心的時候,覺得安穩,感恩!感恩簡單禪讓一如學習。

    大組分享,邀請新學員分享,阿復分享從靜坐很辛苦,到分組互動,找到方法,覺得開心。

    榮圳分享一賢引領藥石,將食物含在口中,發覺看到東西,自然想要吃東西的衝動,手會想要去拿食物,、、閉上眼睛衝動就可以減緩。

    珂珂在大組不好意思分享,只簡單說,覺得打坐很好。嬋娟補充說明,引領經行時,珂珂認真的一步一腳印的練習,讓她感動!

    小組分享時,她說經行時沒有起負面念頭,走的很慢,enjoy在其中。

    金蓮(心靈減重班學員)說,來禪修與腿痛,腿麻為伍,覺得禪修不說話很好,發覺平常話太多了。

    Parker 說禪修,發覺鼻塞通了,覺得打坐不錯。

    玲真說,一三開場說手錶可以拿下,發覺不看時間很舒服,因為平常在家是他在掌握時間,發號施令。

    一湛覺得禪修與自己在一起很讚,才能入別人的心。

    感恩禪修功德,感覺與呼吸更親密的接觸。有感覺、感情、才有感動。同時也學習如何引領新學員禪修(ps.今天約有二十六位參加禪修,新學員約有七、八位)。

    早上在報到處,孔萍帶就讀國一的佑佑來參加禪修,他說要在樓上寫英文功課,觸此說至少媽媽引領禮佛時,要下樓參加,感恩一止說,佑佑如果沒有全程參加,下次就不用來了,佑佑才接受,全程參加。

    榮圳報到時,看到佑佑來參加禪修,很讚嘆地說:哇!這是誰的小孩?榮圳就無法邀請他的孩子科維(大三)來參加。

    金蓮也說,下次想要邀請先生與女兒(小五)來參加禪修,女兒可以與佑佑一起做伴。

    佑佑雖然不是每支香都很認真,但是想到阿復說,靜坐很辛苦,單單看佑佑靜坐,願意乖乖黏在坐墊上(彎曲的身體,好像韓國卡通片中哆基樸,一坨可愛的狗大便),那是他的最真最好,就讓人很讚嘆了!

    經行時觸到佑佑走路的動作,單腳金雞獨立,好像屏東老頑童師兄(七十幾歲)經行,好像在跳芭雷舞的動作ㄟ!

    結束後請問幾位,是否有受到佑佑干擾?(ps.佑佑臥禪後,就坐在男眾區禪修)

    一賢說,不會,佑佑柔軟的像一條蟲。

    阿沐、Parker說,不會受到佑佑干擾。

    禪修回家,佑佑也讚嘆媽媽,今天的禮佛引領,很讚ㄟ!怎麼與她週五在家中聞思班的引領不一樣?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負面情緒的陰影反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遇到兩個菩薩